第一千零四章 开皇的剑,秦牧的嘴


小说:牧神记  作者:宅猪
  
  涌江便是天河,天河从其他诸天流出,来到这里落在地上,江水奔腾不休,流入元界的大海。收藏本站
  涌江壮阔,江面之宽完全可以与大海媲美,倘若把江水抽干,甚至可以看到不知多少水族的诸天藏在江中。
  此刻,两岸群山波浪般抖动,那些神山高大巍峨,竟然像是波浪的浪头,可想而知地下的庞然大物是何等可怕!
  云初袖脸色微变,悄悄躲到秦牧的身后,喃喃道:“地母元君……不对,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叔钧也是脸色微变,看着涌江两岸起伏不定的山川。
  “神王放心,有我在,地母看不到我们。”阆涴神王传音道。
  叔钧稍稍放心。
  那九条天龙也不寒而栗,急忙停下脚步。
  江中波涛汹涌,江水几乎断流,显然是有庞然大物从岸边潜入江中,因为体魄实在太大,阻断了涌江的水流。
  轰隆!
  剧烈的震荡传来,一口巨大的石棺从江心冉冉升起,挡在天龙宝辇的前方。
  秦牧将玉瓶收了,取来元木之芯当成一根竹杖走出宝辇,抬头仰望那口巨大的石棺,石棺下巨型的根须仿佛触手,正在江面下蠕动。
  “牧天尊,十年之期,还有五年!”
  棺中传来嘶吼声,滚滚尸气流出,很是惊人,应该是北上皇的帝尸:“你现在归来,是准备复活地母元君了吗?”
  江面上漂浮着不知多少大鱼的尸体,过了片刻,尸体突然动了起来,却是被尸气所感染尸变。
  秦牧笑道:“还有五年,上皇不必着急。”
  “那么你唤醒元君做什么?”那石棺中帝尸震怒。
  “我现在有难,需要地母元君相助。”
  秦牧正色道:“地母知道元界曾经埋葬着一位天尊吗?”
  那石棺中的帝尸沉默,水下传来地母元君的声音,忽左忽右,飘忽不定,幽幽道:“元界埋葬的天尊?你是说四万年前被埋在天尊岭的那个天尊?”
  秦牧笑道:“应该是他。地母,此人是太帝,前来杀我,还请地母替我挡下他。”
  “他就是太帝?太帝竟还活着?”
  地母元君闷哼一声,带着怒气道:“你可知道,我已经死了,让我去挡太帝,你想让我彻底死亡不成?太帝的力量,没有人比我更清楚!”
  秦牧耐心道:“太帝也死了,地母只管放心,他在四万年前的肉身,实力不会太强。”
  “那也比现在的我强上许多!”
  秦牧瞥了一眼石棺,笑道:“还有令郎相助,应该可以挡下太帝吧?”
  那石棺震动,显然棺中的北上皇帝尸对太帝很是惧怕,或者说,他惧怕的是天尊。
  “太帝的本事无以伦比,你可知道当年为了杀他,死了多少古神?”
  地母元君愤怒的声音从水下传来:“你老老实实呆在元界,安心修炼便是,偏偏要去撩拨他。你死定了,没救了……等一下,我看到他了,好多白骨在抬着他的棺椁飞来,速度很快……”
  秦牧心中微动,只见涌江水面突然平静下来,如同一面巨大的镜子,镜子中折射出许多白骨神魔抬着一口巨型铜棺向这边飞来的情形,速度很快,几乎不逊于天龙宝辇!
  “阻截他,我可能会真的死亡。”
  地母元君道:“当年为了除掉太帝,发生的战斗不下十场,哪怕是终极之战,也没能将他彻底斩杀。太帝有办法让我永远也不能复生,而今的我没有与他硬撼的实力,除非你将我复活……”
  秦牧淡漠道:“我若是死了,你永远也无法复活。”
  涌江剧烈震荡,江水冲天,显然地母元君极为震怒。
  秦牧不为所动,道:“他现在也是一个死人,我需要你将他挡住,就在这里挡住他,决不能让他再东进一步。地母,你能办到吗?”
  “你敢威胁我?”
  地母愈发暴怒,那口帝棺中也传来阵阵摄人心魂的嘶吼,帝棺打开,污浊的尸气弥漫。
  “孩儿,随我去截杀太帝!”
  地母怒吼一声,那口石棺闭合,凌空飞起,与此同时大地震颤,地母的根须从地下穿梭而去,震得大地和涌江不断抖动。
  秦牧翻身回到车中,云初袖战战兢兢,拉着他的袖子道:“相好的,何时离开这里?”
  叔钧神王也有些不安,尤其是叔钧,太帝是见过他的,地母也曾经见过他,很容易暴露他的身份。
  阆涴神王的神识能够让地母元君看不到他们,但是却无法瞒得过太帝。
  “再等等。”
  秦牧眉心的神眼张开,向远处看去,沉声道:“太帝不死,我心难安。我决不能将他带到延康去。”
  他皱了皱眉头,道:“古怪,为何晓天尊到现在也没有出手挡下太帝?按理来说,他应该要出手了。他按兵不动,否则我也不会呼唤出地母元君……”
  他的第三神眼看向遥远之地,那里上皇石棺正在贴着地面沿着涌江呼啸飞行,而江面上波涛翻涌,逆流而上。
  终于,秦牧看到了天空中飞来的铜棺,百十尊白骨神魔穿着破破烂烂的衣袍,扛着那口巨大的铜棺凌空飞行!
  石棺和铜棺的距离还有千里,就在此时,秦牧看到了一个中年男子,不由怔了怔。
  “开皇?”
  那中年男子腰间佩剑,像是一个经历了长途跋涉普普通通的行人,显得很是孤寂。
  开皇秦业的脚步虽然不快,但是要比扛着铜棺飞行的白骨神魔们快了很多,很快接近铜棺。
  铜棺和那些白骨神魔猛然顿下,青铜的棺材盖呼啸飞起,从棺中飞出一尊高大的身影,衣着华贵,只是年月太久,衣袍已经破破烂烂,迎风飘展,笼罩天空!
  这尊身形从棺中飞出,竟然比铜棺大了不知多少倍,衣袍罩下,铜棺还不及他的千分之一大小!
  他的气焰滔天,身后重重叠叠的天宫飞出,宫阙相叠,惊人无比!
  那是一尊天尊的尸体,在天尊岭盗取地气阴气,吸食地气阴气四万年,早已化作尸妖。
  他的眼眸像是天空中的两轮月亮,静谧而幽幽,目光无比寒冷,让天空飘雪,水汽凝结成霜。
  一时间,秦牧看到万物凋零,草木枯蔽,甚至连涌江也被冻结,天河结冰,飞速向远处蔓延。
  “秦业,又见面了!”
  那尊天尊尸身张口大吼,恐怖的神识席卷四面八方:“当年开皇时代,你曾经屡次进入天尊岭,想要探我的宝藏,几次三番险些死在我的手中。而今,你又出现了!”
  开皇拔剑。
  秦牧看到无忧剑化作漫天剑光窜动,形成纵横交错的三十四重诸天。
  “好久不见。”
  开皇秦业还剑回鞘,无忧剑发出铮的一声轻响,这中年男子双臂交叉抱在胸前,似乎感觉有些寒冷,继续前行。
  他的头顶,那尊天尊尸身缓缓裂开,被切成无数尸块,巨大的尸身崩塌下来,从天空坠落。
  而在远处,涌动的涌江突然停顿,而飞行的石棺也猛地顿住。
  秦业遥遥看到石棺,露出疑惑之色,摇头道:“牧天尊夸他的延康建设得如何如何好,怎么这元界却这么多妖魔鬼怪?”
  他不禁摇了摇头。
  那石棺猛然坠地,咚的一声插入大地之中,大地涌出无数触手般的根须,飞速将石棺缠绕,接着缩回大地深处。
  秦业取下腰间佩剑,连同剑鞘一起掷下,无忧剑插入地面半尺。
  地底传来剧烈的震动,一道道沟壑纵横,却是剑气深入大地,切出的陡峭山崖壁垒!
  那些山崖壁垒的断面上,出现一道道粗大无比的根须断面,还在流淌着神血,在峡谷中化作一道道血河,惊心动魄!
  “跑得很快。”
  中年男子眉头紧锁,抱着膀子继续向东方走去,无忧剑飞起,依旧落在他的腰间。
  远处,涌江上,秦牧闭上眉心的竖眼,突然涌江大水弥漫,无数断掉的根须飞出,冲出水面,根须交织,将天龙宝辇困在其中,那些根须还在流淌鲜血,将涌江染红!
  地母元君的声音从水下传出,怒不可遏:“牧天尊!”
  秦牧连忙从宝辇上站起,高声道:“不干我的事!”
  “放屁!”
  地母的声音愈发愤怒,厉声道:“不干你的事?你糊弄三岁小孩呢?你让我去挡太帝倒也罢了,却埋伏了秦业在那里等着我!秦业是你祖宗,你们爷儿俩合起伙来暗算我!今日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秦牧连忙道:“真的不干我的事,我倘若知道秦天尊到了,便断然不会求你出手了。苍天可鉴!地母,你知道我的,我一向是有一说一,绝不糊弄人!若非万不得已,我能请你出手?”
  地母元君闷哼一声,虽然很想干掉这小子,但自己也的确需要他为自己重聚魂魄,只是让她就这样吃下这个亏,她却也不甘心。
  秦牧笑道:“地母,我让你帮我挡下太帝,你却没能办到,反而要迁怒于我,这是什么道理?你先别走,我还有一件事要你做。”
  他探手一抓,将云初袖从宝辇中抓出,高高举起这个少女,问道:“地母,你认得她吗?”
  “绝无尘!”
  江水翻滚,一朵大花冉冉升起,高过宝辇,大花徐徐绽放,花中露出一只眼睛,骨碌滚动一下,注视着云初袖,冷笑道:“帝后,咱们许久不见了!”
  云初袖面色苍白,蹬着双腿,却无法从秦牧手中挣脱,回头怒冲冲的瞪了秦牧一眼,又转过头来,甜甜笑道:“地母元君,本宫见你落得如今的下场,真是唏嘘不已,当年雄霸元界,独力对抗天庭三十万年的地母元君,而今竟然变成了丧家之犬,连秦天尊也能轻易拿捏你。”
  秦牧笑道:“地母果然见多识广。只是你却猜错了,绝无尘并非是帝后娘娘,而是元姆夫人。”
  江水动荡,显然地母元君听到这个消息很是震动。
  她一直以来都以为绝无尘是帝后,没想到却是元姆夫人。
  “你没能处理好太帝,那么帮我把她处理了。”
  秦牧笑道:“太帝很强,而这个绝无尘却只是一尊小小的神桥境界的神通者。处理她对你来说应该不难吧?”
  一条根须飞来,将云初袖裹住,花中传来地母的笑声:“处理元姆,我自然乐意。元姆,咱们之间的旧账……”
  大花缓缓沉入涌江,地母元君的笑声从水下传来:“……该好生算一算了!”
  云初袖挣扎不休,被拉入涌江中,怒叫道:“秦牧,老娘不会放过你的!”
  秦牧松了口气,心道:“总算送走这个瘟神了。她离开之后,我便可以为云天尊招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