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章 瞎子的眼,哑巴的锤


小说:牧神记  作者:宅猪
  秦牧长长舒了口气,只觉浑身自在。
  从太虚归来后,云初袖便一直腻着他,让他根本没有时间为云天尊招魂。
  而且在天庭中招魂的话,实在凶险,十天尊都在天庭,为云天尊招魂根本无法瞒过他们。
  现在云初袖被打发了,秦牧才松了口气。
  “都天,起驾。”秦牧返回宝辇,声音带着喜悦。
  天龙宝辇顿时启动,九条天龙奔腾,沿着涌江一路向东而去。
  宝辇中,阆涴神王问道:“圣婴不见开皇?”
  “不用见他。”
  秦牧张开眉心竖眼,云天尊的肉身落在云毯上,阆涴神王神识绽放,笼罩宝辇,让外人无法看到宝辇中的景象。
  秦牧神识和元气涌出,化作诸多符文,道:“他这次出来,是来看延康变法成果的,想看看延康的变法如何。我去见他也没用,只有他亲眼所见,才能打破他心中的妄。而且,现在晓天尊只怕正在用神器御天尊监视着这里,我还是安分一些比较好。”
  叔钧冷笑道:“圣婴,你这也叫安分?”
  元木上空,神器御天尊收回目光,缓缓闭上眼睛,而元木天宫中的泥人则是沉吟了片刻,走来走去,喃喃自语道:“秦天尊比当年更强了,但是距离天庭境界还很遥远。他的开皇时代,支撑不起天庭这个境界。不过他的剑法,的确恐怖。还有便是牧天尊,真能惹事,走到哪儿惹到哪儿!”
  “但我也没有料到,地母居然还能兴风作浪!了不起,实在了不起,想要除掉地母,必须要先除掉天公和土伯,废掉牧天尊的复活法术……”
  天龙宝辇中,秦牧立刻作法,念诵法咒,催动神通,为云天尊招魂,过了片刻,他停了下来,微微皱眉。
  “圣婴是否无法感应到云天尊的魂魄?”阆涴神王问道。
  秦牧点头,思索道:“哪怕是灵魂破碎,我也能召来灵魂黑沙。即便是帝后、元姆这样的存在,没有死却装死,只要我为得到她们的肉身,便可以查到她们魂魄的下落。我的神通可以搜天索地,神通施展,诸天万界,乃至天庭、玄都、幽都、天阴界,统统都要受到我的神通召唤!然而,我却感觉不到云天尊的魂魄,仿佛云天尊的魂魄从来便不存在一般……”
  “这是太帝出手。”
  叔钧神王思忖道:“太帝有这个本事,能够让魂魄完全消失,再也找寻不到。云天尊是死在太帝之手罢?”
  秦牧面色凝重,轻轻点头,询问道:“灵魂即便破碎,也会化作黑沙,被天阴界吸收。太帝有什么本事,可以让云天尊的魂魄完全消失?”
  他颇为不解。
  他的牵魂引是幽都的法术,经过他的改良之后,可以说无论藏在何处都难逃他的追踪。对于这门法术的信心,他还是有的。
  “这世间能够让你寻不到其魂魄的,共有三人拥有这等本事。”
  叔钧沉声道:“第一个便是太帝,另外两人便是古神中帝后娘娘和元姆夫人。帝后娘娘和元姆夫人拥有归墟,粉碎一切,毁灭一切,她们当年启动归墟,埋葬了我族不知多少高手。我族另外两位神王中的一位,便是葬身在她们姐妹之手。别说灵魂,即便是神识也完全湮灭,不复存在。太帝也做不到这一步。太帝的本事是神识无比强大,他的神识叫做大罗无上神识。”
  秦牧点头,太帝的大罗无上神识无比精妙,天庭一直在等左少弼闫少青开创神识帝座功法,然而太帝早就将帝座境界的神识功法开创出来。
  “大罗无上神识为何叫做大罗?”
  叔钧道:“其实他的神识早在太古年代,便已经凝聚,形成了神识大罗天。那是完全由无上神识架构的虚空世界,别说你的法术,世间任何法术都不可能在神识大罗天中奏效。那里的大道规则,完全是太帝定下的。我觉得,云天尊的魂魄,应该是被太帝流放到神识大罗天中。”
  阆涴神王对此并不了解,询问道:“叔钧神王是否可以详细说一说神识大罗天?”
  “对于神识大罗天,我也所知不多。”
  叔钧道:“当年太帝还没有那么强的时候,我与他交锋,争夺第一强者的名头,曾经听他提及过。他的功法大罗无上神识修炼到极致,开始触摸到终极虚空。他的神识在终极虚空中凝聚,千变万化,永恒不灭。或许,只有将神识修炼到他那个层次,才能在终极虚空中寻到神识大罗天。不过,我生前最为强大的时候,也没有修炼到那一步。”
  他看向阆涴神王,道:“你的神识比我当年更强,是否触摸到终极虚空?”
  阆涴神王摇头:“我现在的神识强度,只能到达第三十五虚空,距离终极虚空还差一步。”
  叔钧露出羡慕之色,叹道:“已经比我最巅峰时强了许多。”
  阆涴神王淡淡道:“这是自然。”
  叔钧闷哼一声,冷笑道:“别得意!我现在是重头来过,我只要修炼天河神藏,便胜过你的神桥神藏,将来的实力,超过你不知凡几!前些日子,我便向齐九嶷请教,学习开辟神藏,比无忧乡的土鳖高明太多。”
  秦牧惊讶道:“神王寻找齐九嶷,是去学习开辟神藏?你为何舍近求远?”
  叔钧不解其意,道:“你天天与阆涴和元姆腻在一起,无暇教我,我自然只能去求教齐九嶷了。”
  秦牧笑道:“齐九嶷固然是开辟天河神藏比较早的人物,但并非是最早的。虚生花与我是开辟天河神藏最早的,但是第二个开辟天河神藏却不是齐九嶷,而是龙麒麟。他是得到我真传的。”
  叔钧瞥了瞥正趴在那里睡懒觉的龙麒麟,不禁瞠目结舌。
  龙麒麟懒洋洋的抬起头来,瞥他一眼,露出鄙夷之色。
  “龙胖追随我最久,对延康变法了解得也是最深的几个人之一。”
  秦牧笑道:“当年我开辟各种神藏,游历各大学宫,他都在身边。无论武道还是神通,或是剑法、战技,他都很了解。你何必去请教齐九嶷?齐九嶷当年在延康,偏居西土,所知的不多。”
  龙麒麟打个哈欠,伸出大舌头,舔了舔嘴唇道:“齐九嶷,我三弟,我是他哥。”
  叔钧愈发瞠目。
  天庭,一个青春明媚的女孩两条马尾辫在身后荡呀荡,两条马尾辫很是俏皮,女孩快步向造父天宫的灵能对迁桥走去,正是另一个云初袖。
  “这坏小子竟然让地母把我擒走,我的那具化身是活不了了,非被地母玩坏不可!当年地母是被我得罪惨了,她盗取天公精气的时候,是我告诉了天公,让天公打她一顿……”
  她向灵能对迁桥飞奔过去,两条马尾辫拍着屁股,低声道:“不过坏小子想要甩掉我,却也没那么容易!他不想我去元界,那么我先去延康京城等着他!只是我不知道他竟然修成了尊神境界,上次的身体吃了亏,被他一把抓住竟然动弹不得,这次老娘弄一个天神肉身,见到这小子便先暴打一顿出气!”
  她正打算钻入灵能对迁桥,却见怜花魂也在向这边走来,两个女孩相逢,各自停下脚步,警惕的看着对方。
  “初袖妹子不是与牧天尊离开天庭,前往元界了吗?”
  怜花魂目光中有憎恶也有好奇,道:“你怎么还在天庭?”
  云初袖抬起双手,把马尾辫顺到胸前,笑道:“我又回来了,不行吗?怜姐姐这是要到哪里去?”
  怜花魂盯着她,柔声道:“你这又是要去哪里?”
  “你不打算做我姐了,打算做我娘了?”
  云初袖冷笑道:“管得这么宽,你管得住我吗?姐夫都被你管得爬到我的床上!”
  怜花魂轻笑道:“你毕竟是我妹妹,我岂能不关心你?你去哪里,我自然也去哪里。”
  云初袖转动眼珠,甜甜笑道:“你既然要来,那么就来罢!”
  她走入灵能对迁桥,怜花魂微微一笑,也跟着她走了进去。过了片刻,一只白猫纵跳如飞,也钻入造父宫的灵能对迁桥。
  下一刻,她们出现在延康京城外的灵能对迁桥边,云初袖蹦蹦跳跳,向延康京城奔去,惊叫道:“这株元木更大了!”
  怜花魂皱眉,仰头看着扎根在延康京城的那株小元木,冷哼一声:“大逆不道。”
  而在此时,一个中年男子来到延康京城外的涂江督造厂。
  而今的涂江,大大小小的督造厂数不胜数,各个督造厂建造得极为庞大,沿江而立,远远看去,如同一片神城。
  督造厂中神光冲霄,一口口巨大的神炉日夜不停运转,各种复杂的机械巨人在神通者的操控下正在锻造神器部件,还有不计其数的神通者夜以继日的绘测烙印各种符文,打造神兵利器。
  又有不少楼船飞上空中,载着锻造好的神器飞向灵能对迁桥,准备送往天庭。
  这里热闹非凡,开皇秦业从一个个督造厂旁边经过,打量这些督造厂的布置,却见有些督造厂还生产一些冰鉴风车之类的古怪玩意儿,将各种神通烙印在这些工具之中,方便民生。
  “瞎子,神金是微观术数的单晶序列吧?”
  开皇秦业突然听到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却见一个提着箱子的老人正在与一个拄着竹杖腰缠黑龙骨的老人说话,那提着箱子的老者道:“玄金是多晶序列,神金是单晶序列,倘若把玄金的多晶序列调整为单晶,那么玄金是否便能变成神金?”
  “理论上是这样。”
  那个被称为瞎子的老人眼神无比明亮,取出一块神金和一块玄金,猛地开眼,但见神光四射,玄金和神金的微观结构被他看得清楚分明,道:“怎么改变微观晶体序列,这才是大问题。哑巴,你的锻造法,很难精确到微观结构中的最细小的晶体。”
  那个被称作哑巴的老者声音震耳欲聋,冷笑道:“我新开创的天元洪炉铸炼法,便是为了针对微观铸造,在最小的晶体上烙印符文,主要是我的眼神没有你的眼神好……”
  突然,这两个老者注意到开皇,齐齐转头看来。
  那个哑巴咧嘴一笑:“阿巴,阿巴阿巴?”
  瞎子拄杖笑道:“这位兄台,哑巴问你从何而来?”
  开皇走上前去,笑道:“两位兄台,我从无忧乡而来,见你们讨论得热烈,便不觉偷听了两句。你们适才说改变玄金的微观晶体构造,便可以将玄金化作神金,可否细说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