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已发


小说:活在诸天  作者:你好再见见
  痛,全身上下无处不痛;冷,冷到身体发出无法抑制的颤抖;头部昏沉,好像宿醉,张亮挣扎着想要站起,可是全身无力,连这个简单的动作都无法完成,尝试了几次才得以成功。
  头昏脑胀,完全理不清头绪,张亮发现自己在一个巨大的原始森林里,之所以说巨大,因为他身边的树木都大的超乎想象,阳光都被遮挡,不见天日。
  最细的一株树木都起码需要七八个人才能够合抱的过来,天知道这片森林存在了多久。
  张亮觉得自己在做梦,有点搞不清状况,他记得明明是在家的,酒他早就戒了,不可能是喝醉。
  看周围的环境,无疑是原始森林,但他是在城市里生活的啊,之前还在重庆上班呢,一眨眼怎么跑到原始森林里了?难道是恶作剧?
  可转瞬他就排除了恶作剧的可能,这要是恶作剧的话成本也太高了,他不过是个普通的上班族,完全没有人有这个动机和实力这么做。
  张亮的头更痛了,仅仅只是短暂的思考就让他头痛欲裂,全身都没力气,越发的难受,感觉就像喝了两斤二锅头,头昏脑胀,完全提不起精神。
  张亮无奈,只得一屁股坐下,想要恢复点力气,准备趁早离开这片森林,谁知道这么大的森林里有些什么东西。
  这里的一切都好像放大了,只有他缩小,仅仅是那些古树暴露在表面的树根都比他的腰身还要粗壮,简直大得过头了,好像只有侏罗纪公园的恐龙才配得上它们巨大的树身。
  张亮甚至还看到更加巨大的树木,完全超出想象,简直不可思议,大兴安岭应该没这么大的树吧!难道是亚马逊?
  “吼……”
  一声巨大的怒吼撼天动地,让张亮耳膜都几乎被撕裂。
  张亮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瞳孔不住收缩,一股凉气从脚底升起,头皮都仿佛炸开,实在是是见到的场景太过于震撼。
  一头巨大的暴猿仰天长啸,发出震天怒吼,这里的树木已经足够高大了,百米的古树都是寻常,可这巨猿还要更高,比周围的树木还要高出一截,远远就能看到它那狂暴的身影。
  巨猿全身肌肉发达,粗壮的手臂像一根巨柱,胸腹之间八块腹肌分明,这样的体型简直让健美先生都要羞愧,其全身被银色毛发覆盖,威武如同一尊战神。
  两只硕大的拳头不断的擂着胸膛,展示其威武雄壮,肆无忌惮地展示其强大的威严。
  仿佛是回应一般,远处又传来几声兽吼,即使从极远处传来依然带着强大的穿透力,让山林都震动,张亮感觉这是要疯了的节奏,还能看到一头巨大的猛虎在林间飞跃,巨鹰横空,暴熊怒吼,而它们的目标似乎是巨猿。
  巨猿毫不退缩,在原地不断发出怒吼,像是在回应,可在张亮看来更像是挑衅,巨兽们变得更加暴躁,以更快的速度奔向巨猿。
  这似乎是一场兽王争霸赛,一群最为强大的猛兽在这里炫耀武力,争夺兽王之位。
  张亮觉得脑子不够用了,是这世界变得太快,还是他太无知,这简直不是他该呆的地方。
  平常在野外森林之中见到是的猛虎都要哀叹自身的命运,闭目等死,更不要说现在这种放大了无数倍的顶尖猛兽,完全不符合自然界的规律。
  不管张亮脑海中如何的呻吟,暴猿已经和新来的巨兽碰面,没有丝毫的试探,第一时间就发生碰撞,战斗震天动地,巨石横飞,老树断折,似两位魔神在战斗,几不似人间。
  张亮感觉太古怪了,头越发的痛了,几乎无法思考,可疑问还是不断从脑海中升起,无法断绝,几欲疯狂。
  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巨兽?这里到底是不是地球?是地球的话这里又是哪里?……
  无数的问题从他的脑海中升起,还没等找出答案,又不断的被新的疑问出现。
  张亮没有答案,头痛却已无法阻挡,几乎令他昏厥,他只觉得有什么东西要从他的脑海中蹦出,要将他到脑袋分成两半。
  冷汗不住从张亮头上流下,他青筋暴起,头部突突直跳,头部的剧痛让他无暇思考,而周围吼声震天,巨兽们的打斗越发的激烈。
  暴猿一拳将张着血盆大口想要扑击它的巨大猛虎打飞,却被巨鹰趁机偷袭,利爪在其背上抓出几道狭长的伤口,鲜血狂喷。
  暴猿暴怒,挥舞着其巨大的手臂还击,却被巨鹰敏捷躲过,趁机又在暴猿身上抓出几道巨大的伤口,让暴猿一时怒吼连连。
  “砰!”
  张亮觉得的头像西瓜一样爆开,剧痛终于离他而去,他终于解脱了,可是他发现还能思考,他还活的好好的,甚至脑海中还出现了一株小树,张亮一时以为在做梦,出现了幻觉。
  小树不高,不超过一米,却在他的脑海虚空中扎根,张亮看去只觉得小树高耸入云,看不到顶,这奇怪的感觉让他越发觉得诡异。
  小树树枝上都是青翠欲滴的树叶,树身却布满老皮,在树身上勾勒出纵横交错的痕迹,便如大地上一道道巨大的裂缝,这使小树充满了历史的沧桑感。
  张亮却汗毛直竖,这诡异的小树出现在外面,他要夸一声好,古意盎然,说不定能卖个好价钱。
  可是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表示不能接受,有种看恐怖片的诡异感。
  暴猿与巨兽已然进入生死搏杀,到了最后的地步,暴猿全身鲜血淋漓,雄健的身躯满是伤口,鲜血不住往外流淌。
  它的对手也同样不好过,甚至比他惨的多。
  巨鹰已不复之前矫健的英姿,在之前的战斗中它被暴猿狂暴一拳击中,还能在空中飞翔已然表示它不愧为兽王了,可它现在也很危险,在空中飞行都极为困难,在暴猿的攻击下苦苦支撑,随时都可能继续被暴猿从空中一把抓下。
  好在它还有几位帮手,让它不至于那么被动,巨虎和暴熊在旁边不断伺机攻击,暴猿身上多数伤口便来自它们,很多肉被直接一口撕下,鲜血狂喷。
  可它们同样是强弩之末,被暴猿攻击的苦不堪言。
  猛虎的尾巴被打断,身上也伤口众多,额头上威猛的王字都消失,那一块皮被暴猿直接撕下,露出鲜红的血肉。
  暴熊同样不好过,左臂断裂,完全提不起来,一条后腿也有些跛,在刚刚的大战之中被暴猿捶了一拳,可是三头巨兽却坚决不退,让张亮看着很是疑惑。
  这样疯狂的战斗比好莱坞大片不知劲爆的多少遍,现场观看的张亮目眩神迷,简直不能自已。
  而观察了半天之后,他有了惊人的发现,暴猿看上去似乎被打的很惨,全身都是伤口,不时发出怒吼。
  可实际上目光清澈,没有丝毫慌乱,闪动着智慧的光芒,这头暴猿像是拥有了智慧,让张亮有种不妙的感觉,这莫不是一个玄幻的世界?
  暴猿虽全身伤口,鲜血直流,可张亮留心观察时发现,伤口虽多,可都不在要害,而且很多伤口都在那暴猿强健的肌肉之下收缩,并没有多少鲜血流出。
  虽然看上去鲜血将这头暴猿的皮毛都染红,但实际上它受到的伤害并不是多么恐怖。
  反观其他兽王大多被打的很惨,没有还手之力,都是骨断筋折,令张亮疑惑的是,即便是这种状况依然没有一头兽王退走,这很是怪异,完全不符合自然界的规律。
  “唳!”
  那头狂暴的巨鹰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之后从天空俯冲而下,速度极快,如同一道闪电,简直不可阻挡。
  尖锐的鹰爪瞄准暴猿那巨大的眼睛,要给暴猿以重创,暴熊仰天怒吼,直扑而上,巨大的熊掌猛地击向暴猿的胸前。
  猛虎獠牙外露,悄无声息的从暴猿左侧发起攻击,毫无万兽之王的霸气,被暴猿打残,它吸取教训,犹如一头狼王,瞄准了暴猿的喉咙,要一击必杀。
  三头兽王突然间联手进攻,像是演练了无数次,将暴猿所有的退路都封死了。
  在这样的攻击下暴猿似乎毫无生还的可能,要被几头兽王联手击杀在此。
  张亮一直觉得暴猿不简单,一直都在藏拙,应该不至于被这么简单击杀,可现在也有些失去信心,暴猿似乎就要死了,毫无反抗之力,之前暴猿闪动着智慧光芒的眼神似乎是错觉。
  张亮目不转睛,虽说暴猿难以幸免,可他还是想看到结果,可局势变化之快令他目瞪口呆。
  暴猿一声怒吼,声音之大,简直是撼天动地,让张亮几乎昏厥。
  之前的战斗中这头暴猿从来没有发出过这般巨大的声音,三头兽王都愣了一下,动作不由缓慢。
  暴猿钢铁巨柱一般的兽爪将直扑而下的巨鹰一把抓住,犹如抓住一只小鸡,双手发力,竟然将巨鹰撕成了两片,恐怖滔天,怪力惊世,鲜血狂喷,像是下了一场血雨。
  张亮脑中的小树这时突然有了动作,张亮只感到一股巨大的能量突然注入身体,全身剧痛。
  在这种时刻痛苦反而使他昏沉的大脑清醒了一点,躯体却在不断被强化,连身高都在发生变化,可痛苦也无比剧烈,全身骨骼肌肉都在被改变,都在蜕变之中。
  而被暴猿随手丢下的巨鹰尸体却不断干瘪,转眼就消失不见,注入张亮体内的能量越发的巨大,像是有一根无形的丝线将那头巨鹰体内的能量全都吞噬注入张亮的体内。
  “啊……”
  张亮的牙齿都几乎咬碎,想要怒吼,但全身蜕变的肌肉让他的声带都无法发声,只能蜷缩成一团,在地上不断的挣扎。
  虽杀了巨鹰,可暴熊和猛虎的攻击却转瞬即到,暴猿也极其惊人,面对暴熊的巨掌,不闪不避,直接一掌还了过去,直接将以力量著称的暴熊击退,另一只巨掌横扫,将扑击而上的猛虎击飞。
  暴猿钢铁一般的拳头疯狂捶胸,宣誓他无上的威严。
  之前一直示弱,为的就是此刻,恐怖的不只是它的力量,暴猿的智慧更令人惊讶。
  那头暴猿不给另外两头兽王机会,直扑而上,简单而直接,将猛虎压在身下,猛击猛虎的头部。
  钢铁记住一般的兽爪每次砸下都让大地震动,几下就将猛虎打的脑浆迸裂,没了声息。
  暴熊摄于这凶猿的凶威,一时之间竟是不敢上前。
  小树却再次发出波动,死去的猛虎便如那巨鹰一样,肉身不断干瘪,转瞬消失,同时一股更加巨大的能量注入张亮的身体,躯体被更加强大的力量强化,两股力量之下,痛苦更加剧烈,他一时如坠地狱。
  暴熊也为这变化所惊,竟转身而逃。
  暴猿仰天长啸,虽鲜血淋漓,但却霸气无双,强大到恐怖。
  手机站: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