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九 杀不死的皇子


小说:大道诛天  作者:热乎冰棍儿
  余寒张口喷出一口鲜血,身形踉跄着后退了出去,那股力量实在太过巨大,让他经脉一阵激荡,真气久久不能平复。
  等到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夏桀重伤的身躯已经被一团金色的光芒包裹,朝向天穹之上飘飞而出。
  他不由得咬牙切齿,果然不愧是大夏皇朝的皇子,身上保命的手段实在太多,看来想要杀了他,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做到的。
  余寒双目微眯,看着坍塌下来一大片的山峰,有的直接化为糜粉,没有大块的巨石出现。
  妖族皇族扶苏也在这个时候不知去向,丁进和许飞却已经斩杀了其他三人,就站立在之前扶苏所站立的位置,一脸的沮丧。
  看来他们两个遇到的情况和自己相差不大。
  皇子,果然是杀不死的。
  余寒心中叹息,身形闪烁了几下,落在了往生池的旁边。
  被石块碾压,往生池几乎被填满,连同妖生莲也都一起被压在了里面。
  余寒掌心光芒涌动,将周围构建了一座防御大阵,隔绝了周围的一切。
  许飞和丁进就守在了他的身侧,外面不远处,南宫瑾萱似乎依然没有回过神来,就那么看着眼前的一切,还有阵法守护之下的三个人,心神一阵摇曳。
  余寒将碎石全部从往生池中清理了出去,妖生莲也因为石块的碾压,完全折断、损毁,瘫痪在了往生池中。
  好在小兽的尸体似乎没有受到伤害,被余寒再次从往生池水中捞了上来。
  生命之晶如今已经耗尽,一方面支撑自己的修为直接突破到了神劫第五难的后期境界。
  另一部分还是适才那一场激战,自己借助了它的本体力量,抽取了大部分用来催动左手天雷和右手轮回,所以想要凝聚,也不可能凝聚出来了。
  他右手灰芒闪烁,轮回之力注入到了小兽的体内,它腹部的那道巨大的伤口,直接被轮回之力缝合,贯穿着一道灰白色的丝线。
  “就在这里安息吧!”他轻声道,浸泡在往生池中的那些瘫痪坏掉的妖生莲,此刻渐渐融化在了往生池水当中,彻底的消散。
  余寒再次将小兽放入到了池水之中:“我会再回来看你的,不过下一次,一定带着他们两个的头颅!”
  说完这句话,他单手一挥,上官英雄三人的头颅同时飞起,被他摆放在了往生池的旁边。
  然后,陆续有石块飞旋而出,余寒的道图也在迅速的凝结,将石块都黏合在了一处。
  最后,化为一间完全由碎石堆砌而成的石屋,将往生池覆盖住。
  同时,他屈指弹出,一道道光芒从掌心激射,一块块通体晶莹的玉简也随着他指尖的跳动,插入到了石屋周围的缝隙当中。
  然后,他再次动作,百余幅道图凌空飞舞,阵道的力量直接灌注到了玉简之中,构建了一座完美的阵法。
  “先用这三人来祭奠你,另外两颗头颅,不会太久!”余寒轻声说道。
  然后转身看向了身边的丁进和许飞:“武试应该也快结束了吧?”
  两人相视一眼,然后笑着
  点了点头:“这一次我们杀了人,违反了规则,估计会被淘汰了!”
  余寒微微一笑:“淘汰就淘汰了吧,能够走到这一步,我们已经很顺利了,如果大夏皇朝会任由我们这样瞒着身份继续隐藏下去,那就不是大夏皇朝了!”
  他再次看向了两人,深深叹了口气:“这或许也是命运吧!”
  “这几个人,杀了其实也无妨,真正让他们忌惮的,是我姓余,而你们两个,一个拥有镇道印,一个则是拥有世界珠!”
  “就冲着这三点,外面的世界,或许等待我们的将会是更加严峻的形势!”
  余寒看着对面的两位从微末之时就与自己一路并肩杀到此刻的兄弟,眼中满是炙热。
  丁进和许飞同时踏前一步,看着他道:“我记得,我们也不知道经历过多少这样的时候,不还是一路闯过来了吗?想要了我们三个的性命,还没有那么容易!”
  三只手臂,就在前方紧紧的交叠在了一处。
  南宫瑾萱握紧了拳头,三人能够想到的,她自然也能够想到。
  而且对于三人的秘密,她所知道的应该是最多的,即便不杀了上官英雄他们几个,他们的身份,和手里持有的宝物,也会让他们十分危险。
  所以接下来,他们真正要注意的,并非是其他,而是来自大夏皇朝的阴谋。
  违反了武试规则,失去了下一轮比试的资格,同样也失去了前去书院的资格。
  可以说,这一次他们三个是彻彻底底的将自己送入到了无底的深渊之中。
  然而又能如何呢?与扶苏和夏桀之间的战斗,即便此刻不爆发,后面也会爆发。
  他们两个绝对不会让余寒三人活着从这里走出去。
  所以这一次武试,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死局,一个专门针对他们三个的死局。
  如今更加没有回旋的余地。
  “那接下来的路,我们就再拼一次吧,这么早对上了大夏皇朝,实在有些郁闷,不过早晚都要经历这一劫,就当是时间提前了吧!”余寒道。
  光芒扭曲,天阳秤下达了最终的指令,代表着武试的结束。
  弟子们多多少少都显得有些狼狈,尤其是他们的数量,甚至只有方才参加武试时候的一半。
  这已经是殊为不易的一个数量,同时也证明着,他们的时间也在迅速的变少。
  最后一关只是悟性的测试,不会有太大的危险,他们中的一千人,将会获取进入第三关试炼的资格。
  众人纷纷感觉到周身有气息锁定,然后不得不停止手中的战斗,朝向外面走去。
  余寒四人,是最后一批离开这片古林的。
  等到他们重新出现在试炼广场的时候,夏桀和扶苏也全部都在那里,远远投递过来的目光,带着几分杀机与怨毒。
  这一次,两大皇子可以说是在整个大罗天域众人面前丢尽了脸面,被一个名不见传的小子险些打爆,乃至击杀,对他们来说无疑是莫大的耻辱。
  两人咬牙切齿,偷鸡不成蚀把米,这或许就是他们此刻的情况和状态吧。
  各方势力的积分均已经出现,天阳秤悬浮在广场的正中心位置,光芒摇曳。
  主考官青龙一脉长老身形浮现,目光在所有人身上一一扫视而过,当落在余寒身上的时候,一抹阴冷的杀机一闪即逝。
  “这一次武试已经结束,很遗憾,你们损失了大量的师兄弟,我们也损失了将近一半的天才弟子,这对于我们来说,都是难以估计的伤害!”
  “这些天才弟子都是人族和妖族的未来,更加是战场上能够与魔族决一死战的希望,可是他们,都陨落在了这里!”
  主考官微微开口:“然而,为了接下来的道路,他们死的,也并非没有价值,试炼当中,有人陨落也不在少数,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但我唯一感到难过的是,我们当中,竟然有三个害群之马,出手伤害自己的师兄弟,使得他们的尸骨,永远留在了那片古林当中,无法出来!”
  “方才参加试炼的时候我便说过,试炼的规则就是,不允许伤害自己人性命,然而他们依然毫无顾忌的出手,还利用镇道印阻挡住了天阳秤的窥探和审查!”
  “这是试炼中绝对不允许出现的事情!”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声音逐渐转冷:“你们三个,是自己走上来谢罪,还是要我来请你们?”
  余寒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纷纷露出一丝笑容,大踏步的朝向中心走去。
  试炼的众人,也只有三分之一左右的弟子们见到了那一场大战。
  然而也有很多人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看到余寒三人踏步走到前面的时候,也忍不住交头接耳,询问事情的原由。
  南宫瑾萱也想跟着他们一起走出去,却被余寒伸手阻拦住。
  这些本就不关她的事,没有必要牵连进来。
  三道身影,径直走到了主考官的面前,然后微微行礼。
  “你们三个,可知罪?”主考官质问道。
  “不知!”余寒抬头,眼神分毫不让的与之对视。
  “你们无视规则,伤害同门性命,还不知罪?”
  “敢问主考官,何为同门?”
  “何为同门?还轮不到你来教我,我只是知道,你违反的规则,伤人性命!”
  “我从不滥杀无辜,杀了他们,只为自保!”
  余寒的回答很是从容淡定,他伶牙俐齿,论到道理,还鲜有能够与他媲美之人。
  几番对话理论下来,那青龙一脉长老也忍不住有些语塞。
  余寒继续说道:“我们兄弟三人联手试炼,从一开始到现在,从来都没有主动攻击过任何人,是那些人看我等好欺负,便不断出手想要镇压我们!”
  “难不成,他们踢到铁板踢断了腿,也要我来负责吗?”
  “你——”主考官被他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脸色一片苍白。
  方要指着他怒叱几句的时候,忽然有一道声音从远处传来。
  “牙尖嘴利,不过,即便这一次试炼规则的事情即便揭过,你也没有活下来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