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零五章 故旧重逢人欢喜


小说:推棺  作者:离人望左岸
  朱翊钧的定陵位于北京昌平,北依大峪山,面对着蟒山,早在万历十八年就已经建成,前后约莫用了六七年的时间来修建。
  这也是明十三陵之中,唯一被后世发掘的一座帝皇陵墓,在那个特殊的时期,朱翊钧和皇后的尸骨都让人给毁了,诸多明朝皇帝之中,死后最惨的估摸着就是朱翊钧了,死后几百年还要被人挖出来羞辱。
  可怜可恨的是,这座陵墓没有被李自成的人挖掉,没有被后来的清人挖掉,即便是在战火纷飞的年代,日本人也没敢来挖,却被后世的人给挖了。
  而这个始作俑者,被誉为那段时期最有才情的文化人,某个被鲁迅先生骂成一条狗的人物。
  这里头的是是非非,也不想多提,只说这定陵除了地下宫殿之外,地表上还有非常雄伟壮观的建筑群。
  这座耗银八百万两的帝陵,陵区内有石桥、碑亭、陵门、裬恩门、裬恩店、明楼、宝城和地宫等等,主体建筑均坐落于一条中轴线上,除此之外,四周还建有神厨、神库、宰牲亭、祠祭属、神宫监等等附属建筑。
  人还没死,陵墓却已经建好,这在古代并不稀奇,只是李秘心乱如麻,在这定陵守着,也是心不在焉。
  守陵军都是受冷落的人,清淡出鸟儿来,对李秘这个国公爷,倒也恭敬万分,不少人急切想要离开这里,都想要来巴结李秘。
  李秘虽然被剥夺了所有官职,但仍旧是右柱国,仍旧是少保,仍旧是国公,而且大家都知道,李秘只不过是暂时被贬,迟早要回归到朝堂核心的。
  皇帝宾天的消息终于传来,礼部等各部有司,大批人涌入定陵来,为后续的工作准备着,清冷的定陵也热闹起来。
  人人服素,举国哀悼,仿佛天要塌下来一般,无论是真情还是假意,处处弥散着悲伤。
  李秘却仿佛被世界隔离了起来一般,或者说他把自己给隔离了起来,对这些后事没有任何的过问。
  与朱翊钧打交道也有好些年了,他仍旧忘不了第一次进宫时的那种不安和战兢,同样忘不了朱翊钧对他的信任与不信任。
  人死之后,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可以被原谅,也可以用来缅怀,回想起来,朱翊钧算不上伟大,但绝不是一个昏君,起码这是李秘的个人见解。
  他的心中存在迟疑,在考虑是否该放下所有,与家人一走了之,从此过着逍遥快活的日子。
  毕竟朱常洛已经成长起来,不缺能臣辅国,又有干将保疆,人心所向,众望所归,帝国该是可以平稳发展下去的。
  反之想想,朱常洛已经长大了,不再是那个跟在李秘屁股后头求教的少年人了,他有了主见,要建立自己的威严,甚至开始挑战李秘。
  急流勇退谓之知机,这也是李秘该去做的事情了。
  只是如今皇帝大丧,京城戒严,若李秘此时离开,便与逃走无异,这也是李秘不愿去做的。
  即便要离开,也要堂堂正正地离开,要好聚好散,否则他就会落得与郑贵妃和朱常洵的下场,即便离开,也只能隐姓埋名,后半生不得安宁,要一直警惕着,以免被朱常洛的人给暗杀了。
  他不希望李轩妁,还有往后更多的孩子,遭受这样的生活,所以他终究还是留了下来。
  朱翊钧的大丧仿佛与他无关一般,而朱常洛的登基,也同样没有李秘甚么事。
  直到这一天,朱常洛终于派人过来,向李秘宣读了圣旨!
  新君封授李秘为特进光禄大夫,依皇帝诏命行事,进封昭国公,甄宓和张黄庭升授一品诰命,女儿李轩妁进封安平郡主!
  朱常洛此番表现,也让李秘感到安心,虽然他仍旧时常想起,临出宫之时,朱翊钧对他的提醒,但此刻,李秘到底是安心了下来。
  家中也派人过来通知,相关的册封也都已经进行,李秘一家算是恩宠备至,再也找不出第二家来了。
  大太监田义估摸着承受不了朱翊钧驾崩的现实,主动退出了秉笔监,整个人消瘦下去,没了活头,内宫是王安和陈矩在管着,除此之外便是魏忠贤说话算数了。
  今番来传旨的正是王安,他还带来了超品的蟒袍,因为衣服太过繁复,还留了两个小太监下来,专门为李秘穿这身衣服,打算待得第二日,便领着李秘上朝谢恩。
  李秘终于离开了定陵,临走之时,李秘回望夜色中的陵区,仿佛前朝的皇帝们,英灵就在头顶,就这么看着他远去。
  因为新君登基,事情也多,王安连夜赶了回去,李秘慢了半拍。
  毕竟与甄宓等人分别也有一个多月了,李秘心里也是焦急,只是到了半路,马车却是停了下来!
  李秘可是见惯了风雨之人,当即摸到了刀柄!
  外头噗噗闷响,该是车夫和小太监等人倒地的声音,他们甚至没有发出任何一丝声音,足见来人手段!
  来者要么武艺高强,眨眼间放倒这么多人,要么就是有着特别的手段,不过李秘更倾向于后者。
  因为即便是李秘自己,想要短时间内放倒这五六个人,而不引起任何叫声,也是不太可能做到。
  所以来者应该是用了药包之类的下三滥手段。
  也果不其然,李秘掀开车帘子来,便嗅闻到一股药香,赶忙便屏住了呼吸。
  不过李秘很快就皱起了眉头来,因为来者并没有藏头露尾,他便这么站在马车前头,等待李秘下车。
  “是你?”
  “是我,大哥,好久不见了……”
  多年不见,青雀儿已经与李秘一般高,身段颀长挺拔,脸面清瘦,竟与李秘有着五六分相似!
  自打为周瑜替死,被李秘放过之后,青雀儿便销声匿迹了一般。
  李秘希望他能够洗心革面,从头开始,只是这么多年没有他的消息,也不知道他如今是何等样的一个人。
  青雀儿走上前来,朝李秘道歉:“大哥,我也是情非得已,有些话必须跟你私下说,所以才拦了下来……”
  李秘扫视了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那些人,朝青雀儿苦笑道:“多年不见,你在牙行学的本事到底是没落下……只是有甚么急事,不能到我家里说?”
  听得李秘此言,青雀儿也是眼眶湿润。
  因为李秘这是在邀请他去家里,也就是对他不计前嫌了!
  可事情太急,他也不得不半路拦车!
  “大哥,若新皇帝让你入宫,切记前往不要答应,回去了便跟嫂子走得远远的!”
  李秘不知道青雀儿这些年经历了一些甚么,但听到这话,李秘心头仍旧免不了揪痛。
  青雀儿不会骗他,连青雀儿都劝他不要入宫,说明朱常洛是起了杀心了。
  表面上虽然册封李秘,但只怕是在麻痹李秘罢了!
  他想起了朱翊钧的提醒,李秘觉得浑身发冷,他仍旧还记得,那个畏畏缩缩躲在母亲背后的小男孩子,仍旧还记得整日活在恐惧之中的那对母子。
  然而眼下,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李秘一点也愤怒不起来,只是感到心寒,他不想成为第二个张居正,他想要体面地退场,可朱常洛终究还是着急了,这么急着把李秘除掉!
  “你还知道甚么?”李秘朝青雀儿如此问道,他倒是希望青雀儿的消息来源是错的。
  青雀儿的消息来源并没有错,但能知道的也就只有这么多。
  “大哥,我只知道新皇帝要对你不利,具体有些甚么阴谋,我也不太清楚……”
  李秘点了点头:“你又是如何得知的?”
  青雀儿迟疑了片刻,朝李秘道:“是……是魏忠贤,巴巴姑娘估摸着得知了些甚么,让魏忠贤出宫来报信,只是魏忠贤半路让人截了下来,便派了惜薪司的一个小太监出宫,结果小太监被杀了……”
  李秘闻言,却没有惊讶,也没再追问,而是深深地看着青雀儿,朝他问道:“也就是说,你一直盯着?”
  青雀儿没来由红了脸,朝李秘道:“是,这些年我一直……一直在叔父家中,从辽东回来之后,本打算去找大哥的,只是发现一直有人暗中窥视国公府,我便没有露面,这两个月来,便暗中盯着……”
  李秘也是恍然大悟,难怪猿飞佐助等人总是不放心,原来果真有人盯着国公府!
  猿飞佐助等人一直想要将这些人挖出来,引蛇出洞甚么的也都用过,可惜一直没能抓到,如今想来,若这些人都是朱常洛的人,也就很好解释了。
  太子妃隔三差五便来国公府,早已是常客,若探子混在东宫的队伍之中,猿飞佐助等人自是无法察觉的!
  “你本事也不小啊,盯着国公府两个月,竟然没人察觉……”李秘也朝青雀儿调侃了一句。
  青雀儿也是讪讪一笑,仿佛忘记了所有的苦大仇深,忘记了曾经追随周瑜的那些不堪过往,仿佛又变成了那个牙行的少年人。
  他朝李秘道:“大哥之所以没发现我,是因为我有帮手……”
  “你还有帮手?可是戚楚大哥的人?”李秘想了想,若是戚楚手底下的戚家军,倒也有不少高手了。
  然而青雀儿却摇了摇头,朝李秘道:“若没有这些帮手,我是没法子放倒六七个人的……”
  此言刚落,道旁的暗处,渐渐浮现出一个个身影来。
  为首一人,身穿黑衣,身材痴肥高大,如同相扑手一般,可不是九桶么!
  这么多年了,这些牙行的孩子王们,已经一个个长大成人,李秘差点就认不出来了!
  李秘已经是国公,是右柱国,是特进光禄大夫,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蟒袍加身,无人能及。
  然而九桶等人一个个走出来,却不似青雀儿,而是摸着李秘身上的蟒服,拍着李秘的肩头道:“冤大头,你真的发达了!”
  李秘一时没忍住,湿润了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