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7章 对游戏体验的一种补全


小说:全能游戏设计师  作者:青衫取醉
  
  在场的设计师们面面相觑,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这个计划还是让人有点难以接受啊……
  有个设计师举手问道:“那……如果这个计划真的达成,岂不是没有分段的区别了?那我们还怎么区分青铜跟王者选手?”
  陈陌笑了笑:“这个计划暂时不会引入玩家对抗类游戏和竞技游戏中,刚开始只会引入单机游戏。收藏本站”
  另一个设计师问道:“但是这样一来,这个计划最大的价值就很难体现了,虽然玩家们都渴望自己能变成高玩甚至是职业选手,但这建立在一个前提,就是90%的玩家都是菜鸡的基础上,没有菜鸡衬托,高手也就无法出众了。”
  “如果只是引入单机游戏,那其实跟全面调低游戏难度区别不大吧?”
  陈陌摇摇头:“区别当然大,因为这个系统只会赋予你天赋,而不会直接赋予你实力。也就是说,玩家在刚接受植入的天赋时,感受到的难度跟之前一样,但是通过他的不断努力和练习,他可以不断变强直至巅峰,这个过程本身是一个相对较长的过程,玩家可以好好地感受这种变化。”
  “全面调低游戏难度,玩家只会觉得是怪物太弱,但提高玩家天赋,提升他们努力所能达成的天花板,就可以让他们体验到高手才能体会的快乐。”
  一个设计师沉默片刻,说道:“陈总,我还是觉得,这个计划是不是有点费力不讨好啊?绝大多数玩家其实已经接受了自己就是菜鸡的事实,让他们体会到高手的感觉,会不会在某些方面起到反作用……”
  陈陌笑了笑,没有立刻回答。
  他看了看在座的众人:“人生中最大的不公平是什么?是你出生的家庭吗?是你的长相吗?是区别对待的政策吗?是运气吗?”
  “都不是,最大的不公平是头脑。有些人可以白手起家登上富豪榜,而有些人甚至耗尽心智却连一所重点大学都考不上。”
  “游戏中最大的不公平是什么?是充钱多少吗?是你在游戏中付出的时间吗?这当然也是不公平,所衍生出来的就是肝氪游戏。只不过肝氪游戏已经逐渐被玩家们所抛弃了,这两种不公平不再是主流。”
  “现在,游戏中最大的不公平就是天份。人人都可以努力,但有些人努力之后,变成了顶尖的选手,有些人努力之后,依旧是青铜五。”
  “‘成为高手’,这四个字看起来简单,实际上对于那些菜鸟玩家而言,有着很强的吸引力。”
  一名设计师若有所思:“陈总的意思是说,通过这个系统,让每个玩家都能在中体验到从受苦到割草的过程?让大家在中都能体会到从惊吓到跑酷的过程?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对于普通玩家来说好像确实是个非常有吸引力的计划……”
  陈陌点点头:“你可以这么理解。不过我要强调的是,我们赋予玩家的是天赋,而非现成的能力。玩家们到底能不能从菜鸟变高手,关键还是取决于他们肯不肯努力。我们要做的,只是保证玩家的每一分努力都能有所收获。”
  “本质上,是对玩家游戏体验的一种补全。”
  “每一份努力都有所收获……”提问的设计师把这句话低声重复了一遍,“听起来是个很诱人的说法。但是,这东西是不是就相当于官方外挂?”
  陈陌摇头:“当然不是。这二者有本质上的区别。”
  “外挂是破坏游戏规则、让玩家不劳而获,它既不会让玩家努力,也不会让玩家成为真正的高手。它只是相当于,给一个普通人一把枪,让他们可以虐杀武林高手,可实际上拿枪的人体验不到武林高手的感觉。这是对游戏体验的破坏。”
  “而我们要做的,是赋予每一名玩家成为武林高手的可能性。玩家需要努力,而且努力后他会成为真正的武林高手,而不是一个拿枪的人。玩家依旧能获得最佳的游戏体验。”
  提问的设计师点点头:“明白了。”
  陈陌看了看投影屏幕,上面的内容自动更换:“之所以告诉大家超凡玩家计划,主要是为了以后做准备。”
  “超凡玩家计划会登陆单机游戏,也会登陆中的一些特定副本。我们要做的是,不让超凡玩家计划影响玩家与玩家之间的竞争,但在某些单人体验的内容中,让每个玩家都能体会到变强的快乐。”
  ……
  开完会之后,陈陌回到监控室。
  “怎么样了?”陈陌问道。
  钱鲲非常无语地指着屏幕:“已经玩成一款单纯的解谜游戏了。”
  陈陌看了看屏幕上的画面,蒋焕已经在搜索各种解谜道具,往后推进剧情了。
  vr版的其实更像是一个庞大的鬼屋,不再有一成不变的固定流程,但也不是说怎么玩都行。
  这个庞大的鬼屋中潜藏着各种有威胁的敌人、各种资源,玩家虽然可以凭借聪明才智从一个场景直接跳到另一个场景,但归根到底,线索、出口这些要素还是不变的。
  比如某个门的钥匙就隐藏在一个特定的位置,如果玩家找不到,那这扇门就打不开。
  不过,这款游戏的解谜元素还是次要的,主要还是恐怖。
  但是对于蒋焕这种在极端情况下也能保持理智的人来说,这游戏已经相当于是一款纯粹的解谜游戏了。
  恐怖游戏对玩家主要还是难在恐惧感上面,当玩家在极度恐惧的情况下,动作会变形、观察力会下降、判断也会出现误差,在这种情况下才让恐怖游戏的难度飙升。
  可如果玩家能够预知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或者始终保持镇定,那这游戏的难度就要下降好几个档次。
  钱鲲有些担忧地说道:“店长,如果超凡玩家们都跟他一样,那我们这恐怖游戏还能卖得出去吗。”
  陈陌笑了笑:“谁告诉你超凡玩家都会跟他一样?超凡玩家的标准是我们定的,我们只是要补全玩家的短板,又没说让他们全都变成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