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2章 皇太女的后宫团三十一


小说:快穿之救赎男配  作者:雪儿格格
  银库的大门打开,里面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地下空间,出现在梓瑶面前。
  墙壁和顶棚隔着十米就镶嵌了一颗夜明珠,将这个地下空间照亮,所有的银砖和金砖全部是统一的规格,和普通的砖块长短差不多,全部被整齐的码在一个个巨大的铁笼子里面。
  看着铁笼子下面被压弯的金属轮子,就知道这些金银有多重,一笼一笼有几百笼,如此多的金银恐怕国库都没有如此存货,这些不单单是慕容珠贪墨的,应该还有谭家的手笔。
  正想着一阵声响从地下银库的最里侧传来,梓瑶闪身躲在银砖垛后面,繁杂的脚步声走远,看来是通风口的位置在不断被这些守军巡逻。
  梓瑶拍了拍银砖,既然来了就都带走吧,看到银子没了那慕容珠定然会疯狂的,虫蚁叮咬、与英华将军分别行乐、然后兵营被洗脑宣传、最后这些银两再没了,那么她和谭家也将走向灭亡。
  想及此,梓瑶一挥手,直接将这些金砖银砖收入玉镯空间,就在收起的过程中一个箱子引起了她的注意,梓瑶走到近前发现上面上了锁,银针一拨就打开了锁头。
  用力掀开这个巨大的红木箱子,梓瑶瞬间双眸紧缩,里面赫然是一套龙袍玉玺,看来谭家早就做了两手准备,或者是这位西川王慕容珠自己有了另一种安排。
  举起玉玺仔细端瞧,正面刻有“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字、环刻双龙戏珠图案、最下面有三道尖波浪线,如此寓意应该是:日照大海现双龙。
  梓瑶将玉玺放回木箱中,这些就是谋反的最好证据,无需赘述,挥手收起木箱,闪身原路出了书房。
  回到布庄,二平跪地汇报道:“禀报殿下,所有的传单已经发放完毕。
  属下观察了一个时辰才离开,整个军营全都轰动了,虽然对传单的内容有些质疑,但是很多事情她们大体是知道的,所以非常震惊。”
  梓瑶点点头,“一组二组的人到了吗?”
  “回禀殿下,都已经到了,四个组的人全部开始去各个县村去投放传单了。”
  “很好,大军已经快要压境,时刻关注郡守府的动静,如若看到送军报的人,能拦下的尽量在外围拦下,坚守五日本宫就可以破开防御。”
  二平叩首称是,梓瑶纵身投入夜色中,一张瞬移符咒返回大帐中,并未看到方翔远,她稍有疑惑刚想问八宝,听到里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纵身就窜了进去。
  内室的方翔远正在更衣,似乎听到有声音,他手上一急抱着的衣衫散落一地,身上的亵衣也松散开,梓瑶挑帘一进内室正好看到这样一幕,她本想要退出去,不过见到方翔远惊慌的样子瞬间改变了动作。
  口中不断念叨着,“快出来,告诉你一件有趣的事儿,慕容珠被我整惨了……”
  方翔远惊慌地背过身去,“你~你……”
  你了半天也没说出来下句,赶紧将松散开的亵衣裹紧穿再上朝服,回身见梓瑶疑惑地盯着自己看,他知道现在已经没有隐藏的必要了。
  一把抓起床边挂着的佩剑,拔下剑鞘横在自己颈间。
  “没想到竟然被殿下发现翔远的秘密了,多日共事,翔远求殿下开恩,不要将翔远是男子的身份告知皇上,一切都是我的错,与家母无关。
  今后不能辅佐殿下,请殿下珍重,翔远无颜再见!”
  说着方翔远就要自刎,梓瑶一惊这不玩儿大了,朝着方翔远弹出两道灵力,气流仿若实质般点在他的穴位上,瞬间无法动弹。
  梓瑶冷着脸走了过来,掰开他的手指,将宝剑夺下,丢在地上,发出‘哐啷啷’的声音巨响,外面几个守卫呼喊道:“大人,您没事吧!”
  梓瑶扬声说道:“都给本宫走远些,本宫要和方大人商议要事。”
  “是!”
  随着应答的声音,几人走远,方翔远原本闭着眼睛,听到梓瑶如此说,瞪圆了眼睛看着她。
  梓瑶走近方翔远用剑鞘挑起他的下颌,“本宫早就知道你是男子,只是不想你难堪,所以并未揭穿,可你倒好,发现本宫知晓你的秘密,竟然直接想要自刎?
  你就这样不信任我,还是完全无法体会我的心意?
  你死了,考虑过镇远候将如何吗?
  你的属下就跟了这样一个不负责任的人?
  你带领的军队就这样全都不管了,任凭那慕容珠谋反篡位?
  既然你是这样毫无责任感的人,你随意吧!
  算我慕容羽识人不清,错看了你。”
  一长串的质问过后,梓瑶抬手戳了方翔远身上几处穴位,方翔远浑身一松已经能够恢复行动了,梓瑶丢开手中的剑鞘,转身就要离开。
  方翔远一把扯住梓瑶的衣袖,跪在地上。
  “殿下!”
  很多话他说不出口,梓瑶非常清楚,如若不这样逼迫一下,此人一生都会将自己的情感藏在内心,这也是为何八宝看到方翔远在更衣,并不提醒梓瑶的原因吧!
  感受到梓瑶手指的颤抖,方翔远跪行了两步,发现一贯智慧过人的这位皇太女,竟然眼中噙着泪,如此发现让他大惊,心中的那份喜欢与关爱好似洪水决堤,一瞬间爬了起来。
  伸出手指想要擦拭掉那悬在睫毛上的泪,可伸出的手指在半路顿住,梓瑶在他退缩之前抓住了那只冰冷的手。
  “不要退缩,现在谈及一切为时尚早,我不逼你,我知道我在外的名声不好,骄纵奢淫的名号背了多年。
  给我一些时间,我会安排好一切的,也会保镇远候府平安,你可信我?”
  方翔远抬起头看着梓瑶的眼睛,虽然皇太女并未明说,但那份情感却是真情流露。
  他不是傻子感知得到,顿住的那只手,将梓瑶睫上的泪拭去,用力点点头,所有的一切无需过多的言语。
  梓瑶伸手拉住方翔远的手,二人就这样牵着手凝视了很久,之后梓瑶将自己在西江郡郡守府做的事儿一一讲述给方翔远听。
  八宝低声提醒梓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