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二郎初劝


小说:洪荒二郎传  作者:言归正传
  李府大堂内,杨戬看着满桌酒菜,当真有点难以下嘴。
  倒不是酒无好酒,也非菜无好菜,实在是……桌前,一群膀大腰圆的武将,正在那舞剑弄刀为他们助兴。
  李靖时不时抚掌叫好,兴致十分高涨;但杨戬确实没经历过这阵仗,只盼殷氏早点带哪吒前来相见。
  先前那小娃回府,杨戬的神识自然捕捉到了。
  见哪吒此时尚年幼,而且并未闯下什么天大的祸事,心中安稳了许多。
  而他又听见哪吒和殷氏说的那番话,心中更是五味陈杂。
  哪吒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绝对是被太乙师伯给惯出来的!
  “李总兵……”
  “哎!”李靖竖起眉头,“不是都说了,喊我李靖便是,什么总兵不总兵,当真折煞于我!”
  杨戬笑道:“李总兵不也称我做真君?我当与令子平辈论交,若不让我喊总兵,那就只得称呼一声叔伯。”
  李靖哑然,苦笑道:“那还是喊总兵吧。真君,可否与我说说我那幼子前世之事?”
  杨戬心中略微迟疑,突然冒出了些许念想。
  哪吒的故事,在后世算是家喻户晓;而在这段故事中,李靖的形象并不光彩。
  虽李靖是站在‘道理’一方,但他并未做好一个父亲的职责,对哪吒的种种行径斥责、怒骂,让哪吒寒心,以至于剔骨削肉,酿成惨剧。
  哪吒身死之后,太乙真人先是用了一法,让哪吒给殷氏托梦,在陈塘关外翠屏山修建一处行宫,供奉哪吒之灵,只要供奉三年,自可反死还生。
  可此事被李靖发现,李靖竟以‘此子为祸害’之由,打碎哪吒金身,扫平了翠屏山的行宫,另哪吒功亏一篑。
  那是哪吒命中的劫数,也是他成就莲花宝体的机缘,可哪吒成就莲花身后,对李靖多是恨意,甚至曾追杀李靖。
  父子反目,终非幸事。
  杨戬早就想着前来干涉一番,不敢化解哪吒的劫数,以免毁掉他的机缘,但起码要让哪吒心中无恨,也不必太过悲凉。
  念及于此,杨戬心中已有了定数,当真要从李靖这下手。
  他双目绽放神光,审视李靖;后者双目之中露出些许茫然,迟疑的问了句:“真君,怎了?”
  “在说哪吒往事之前,李总兵可否为我解答三两疑问?”
  “自然,”李靖连忙点头,正襟危坐,等杨戬发问。
  杨戬道:“哪吒性情洒脱不羁,平日里活泼好动,难有定性,也经常在府内府外惹是生非,李总兵如何觉得?”
  “这……”李靖苦笑道,“我儿顽劣,又有他母亲护着,我训斥无果,又打骂不得……”
  “是打骂不得,还是从未管过?”杨戬目光逼人,李靖皱眉,低头避开杨戬的目光,沉吟几声。
  “平日里,我事务繁忙,陈塘关百姓的生计、陈塘关的防务军情,皆需我去主持,”李靖叹道,“确实也是疏于管教,让真君见笑了。”
  杨戬笑了声,端起酒杯饮了一口,道:“李总兵定然知道,令子天生法力高强之事吧。”
  李靖缓缓点头,面色有些难看,“此事,在陈塘关人尽皆知。”
  杨戬嘴角含笑,但言语却如同利剑一般,直戳李靖心防。
  “那李总兵到底是对令子的仙缘有些嫉妒,还是觉得,我这师弟乃是投胎转世而来,不算你的子嗣,故而亲情淡薄?”
  李靖面色一变,颇为难看;桌前舞剑的两位武将对视一眼,低头退走。
  “真君,这怎么也算是李某的家事……”
  “这是你家事,也是我师门之事,”杨戬起身,在桌旁负手漫步,淡然道,“李总兵也曾修道,当知幽冥地府,也应知六道轮回。”
  李靖别过身去不看杨戬,面色难看,只是点头应了句‘不错’。
  杨戬道:
  “六道轮回不可乱,人书生死簿乃是天道至宝,记载三界万灵的生死命数,此事谁也改不了,谁也定不下。”
  “你心中之芥蒂,或许便是因,哪吒未走六道轮回之关,而被仙人施法,直接降生到府上?”
  李靖沉吟几声,轻叹不语。
  杨戬却冷笑了声,道:“李总兵委实不知,那是他师父用大法力,在六道轮回中护住了他的魂魄,才让他带着仙根降生。”
  杨戬这些都是不知的,随便扯的罢了,为的便是告诉李靖——哪吒是你的三子,此乃天地定数,也是你之命数。你认也好,不认也把,他骨子里留着你李家的血,哪吒二字之前,也当有个‘李’做姓氏。
  李靖闭上双眼,并未说什么,嘴边胡须却轻轻抖动着。
  李靖确实不喜这第三个儿子。
  最初时,哪吒三年零六个月未降生,出生时却只是生了一肉球,若妖怪一般。
  李靖怕妖魔作乱陈塘关,用剑劈开肉球,哪吒这才从中蹦了出来。
  这些也就算了,毕竟是自己的骨血。
  可李靖并未想到的是,孩子刚出生不久,那红衣道人便寻到了府上;言语轻慢,口气高傲,似乎对自己颇有敌视。
  而在这道人口中,李靖听到的,是这般意思——
  ‘你这幼子,不过是我徒儿借你夫人的肚皮转世重修,不必沾沾自喜。’
  自那日开始,李靖看哪吒,就仿佛是看自己夫人与旁人诞下的逆子一般,哪怕碍于夫人之请,勉强教导一二,却也并未如何上过心。
  他不是有个厉害师父吗?还要我这父亲来教甚?
  这些念想,李靖从未对旁人说过,甚至连自己夫人也未曾提起过。
  今日,杨戬戳到了李靖的心事,倒也并非阴差阳错,而是杨戬琢磨了许久,方才意识到的一种可能。
  太乙师伯太过高傲,而李靖表面看起来一团和气,心中必然也有些刚强。
  哪吒得到的宠爱太多,本性应当还是当年的灵珠子……
  “唉,”杨戬突然长长的一叹,面带正色,注视着李靖,先做了一道揖。
  李靖虽心中困顿,但见杨戬行礼,连忙起身还礼,有些不解的看着这个年纪轻轻却在洪荒扬名的二郎真君。
  杨戬叹道:“李总兵若真是介意这些,我当为我师弟言说几句。”
  “真君说便是,”李靖苦笑道,“今日真君前来教训于我,我当听着。”
  “并非教训,只是替我师弟有些不值,”杨戬道,“我师弟名为灵珠子,原本乃是瑶池中的一块灵石,素得王母娘娘喜爱,日夜相伴,诞生灵智,又拜入我师伯太乙真人门下,在乾元山修道数千年。”
  李靖神情有些震动。
  若说圣人弟子如何如何,李靖虽说懂那是不可招惹的存在,但并不知具体为何。
  但只要一提到统管三界的玉帝、王母,李靖心中就有了概念——那是高高在上的天地主宰,非凡人可及。
  杨戬继续道:“我这师弟,聪慧灵秀,悟性颇高。但无奈先天有损,难以得道修得大罗金身,又念及自身无根、无凭,故想转做人身,再修行。”
  李靖皱眉,看着杨戬,不知杨戬说这些是为何。
  杨戬又道:“他来南洲寻自己要转世的人家时,我便陪在一旁,这陈塘关,也是我带他来的。”
  “他在云上,见后院尊夫人正陪两位公子玩耍,心中羡慕,便驻足在此,一直看着。”
  “李总兵带两位公子习武,尊夫人为两位公子做衣,一家其乐融融,坐享天伦之乐,这是何等的幸事!而我那师弟,却是灵石悟道,从未见过这般生活。”
  “他心动了,央求着他师父,历经周折,也是命数如此,降生在了贵府。”
  杨戬长长的叹了口气,“李总兵今日或许嫌他是仙家子弟,无亲情之念。实不知,他从未有过父母,也从未体会过父母之关爱。正是对李总兵与尊夫人的向往,他降生于此,开口喊李总兵一声父亲,称尊夫人一句母亲。”
  “如此,总兵当真忍心,只是将他生而不养,放在一旁?父为天,母为地,李总兵当真忍心,让他暗无天日,不见天明?那我这师弟,也未免太可怜了些。”
  李靖手一颤,缓缓闭目,站在那许久未言语。
  而杨戬掐算的刚刚好,待他话语落下,不过几个呼吸,在大堂后门便传来一阵欢快的脚步声,那童稚的嗓音在那高声喊着:
  “爹爹!谁来看我了呀爹爹!”
  李靖身躯轻颤,想应答,但嗓子却莫名有些沙哑……
  “是这位,过来吧。”
  杨戬瞧那跑来的孩童,和刚才穿肚兜的样子又不一般,身着华服锦衣,朝天辫也输成了小道箍,两缕长发垂下,粉雕玉琢的惹人喜爱。
  他跑到李靖身前,打量着杨戬,还颇为老气的问着:“就算你来找我吗?”
  杨戬轻笑了声,对哪吒招招手,哪吒却有点警惕,靠的离李靖更近了些。
  “爹爹,他是谁呀?”
  李靖似乎想明白了什么,展演一笑,坐回座位上,看着刚比桌子高一点的哪吒,双目有些泛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