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着陆


小说:召唤我吧  作者:悦燃
  这份“诚意”到底接不接受,苏成陷入了沉思。
  就如玄月所言,即使获胜,即使获得最好的战果,最后又能怎么样?
  难道还能将修士世界连根拔起,将四大超级宗门一举平灭?
  不能!
  实际上,攻出千幻谷的范围,现在的道教都力有未逮。
  作战的主力还是兽潮,所谓教廷修士,完全是个打酱油般的存在。
  那这诚意的内容呢?
  至于什么御兽门的成例,苏成并没有看的过重。
  一个承诺而已,随时都可以根据情势变化,而否认。
  只有始终立足自身,才能保万世的太平。
  话虽如此,这诚意在苏成看来,也许已经是玄月能拿出的最终方案了。
  其中有一点,不得在修士中间传播信仰。
  实际上,即使玄月不提,他也准备做出适当的改变了。
  为何?
  前期太过于急功近利,导致现在的教廷修士全是因为利益驱动而来的“逐臭之蝇”,信仰驳杂不存,中间的冲突,还有其中过于强烈的个人欲望……让苏成完全无法利用。
  就算如此,也虚薄的让人恼怒。
  产生的信仰,完全与现在的人口基数和修士的身份不符。
  成神之处,是不得不如此。
  成神之后,就必须对此作出调整。
  再不能以赤裸裸的利益作为信仰的感召手段了。
  也不能来者不拒,不管是脏的臭的,都扒拉到碗里来,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吃的下。
  如此,到也恰巧符合这“诚意”的要求。
  其他都是细节,不足一提。
  当然,苏成也不可能就此全盘答应,既然玄月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而如此急切,不妨趁机多要一些好处。
  比如……通往其他世界的办法。
  计较已定,迎着玄月期待的眼神,苏成微微一笑,开始了讨价还价。
  ……
  从此刻起,开辟战争实际上已经结束了。
  但最高层的博弈和交换并不会适时的反馈到底层来,无数因此而生死相搏的人,丝毫没有感受到战争有结束的迹象。
  相反,他们已经因为战争的血腥和残酷而麻木,踏上战场之前,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返航的哪一天。
  就连被教廷“特殊照顾”的碧波门,也到了风雨飘摇的时刻。
  这天,芈玥从昏睡中苏醒,马上就听到震天的哭喊和喧闹声。
  大惊之下,她匆匆的掀开帐篷奔出去一看。
  只见,前线的灵舟已经返回来,运回的除了百余名狼狈凄惨弟子,还有上百具漆黑的棺木。
  船队周围,遇难修士的家眷和亲族哭天喊地,简直是闻着落泪,见者动容。
  如此打击士气的行为,要是以前,芈玥会在第一时间出面制止。
  然而……
  现在已经不同了。
  碧波门的壮大因道君而起。
  终其根本,还是应势聚合,因利而生。
  如今战场的残酷和损失,已经让门中暗潮汹涌,已经不能权威来压服了。
  “夫人!”,殷月华来到芈玥身边,悄悄的行礼,然后说道:“前线的局势不妙,兽潮已经无以为继了。”
  芈玥点了点头。
  这才是应有之义。
  兽潮再汹涌,也有力竭的一天。
  毕竟是畜生,就是再凶恶,难道还能比得过修士的底蕴和坚韧?
  只要顶住了前期,就等于挡住了洪水,剩下的就是慢慢的加固堤坝,一点一点的经营和消磨。
  “这十天,已经有多处坚守的战线失守,再这样下去,我们的防区可就要沦为最前线了。”
  芈玥脸色凝重。
  “你门中上下,就这么点损失,就已经……夫人,掌门师兄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夫君?
  芈玥一阵恍惚。
  她像是已经适应了独自挑起这幅重担,特别是“仙丹”粉碎,她克服心魔,成功筑基之后,已经有很长时间不曾想到他了。
  这终归是他的基业,自己只是他的附庸。
  醒悟到这一点,芈玥就有些怅然所失,再看眼前的一切,就觉得意味索然,远不如之前的焦虑和急切。
  “不要在意一城一域的得失,你还要做好弃手山门,退入谷中腹地的准备。”
  殷月华闻言震惊,喃喃的道:“何至于此,何至于此!”
  这个决定可不容易下。
  芈玥之前还顾虑重重,主要是舍不得这份好不容积攒的家业。
  现在嘛,得失之心大大的减弱,自然要采取最合理也是最有利的决策。
  “不仅是我们,教廷也要转进。”
  “那刚刚分封出去的领地呢?”
  芈玥冷冷一笑,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殷月华张了张嘴。
  芈玥眼神一转,露出一丝笑意,“倒是你,天资不算出众,还有这么多的琐事烦恼,六十岁不到就进阶为筑基后期……我还没恭喜你呢。”
  殷月华却没有多少欢喜之色,“就像夫人刚刚说的,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宗门不好,我一个人好又什么用,还有石头,他大道艰难,虽然一心一意的勤练苦修,可……唉!”
  芈玥心道:傻瓜,宗门再好也不是你的,宗门的作用还不是为了你的修行?
  再说石敢。
  按理说,石敢的三灵根资质,虽然不能称为惊才绝艳,但起码比殷月华要好到天上去了,但世事境遇之奇,就在于此。
  夫妻二人,朝夕相伴,一个资质好,还勤修苦练,一个资质差,本来已经不抱什么希望,谁知道,资质差却在这些年突飞猛进,资质好又努力的那个呢,困顿在筑基初期几十年不得寸进……
  这其中是什么道理?
  芈玥寻思,可能与两人的心性有很大的关系。
  资质的好的那个,自觉大道有望,所以一刻都不敢松懈,这样一来,得失心就重,压力就大,在心境上就比不上得过且过的那个了。
  这心境一落下乘,就事事不顺,感悟天机、道法,就着重与刻意,进度一慢,就焦躁急切,远不如迷迷糊糊、心思单纯的那个。
  至于殷月华最后的叹息……
  芈玥在心中也是一叹。
  曾经亲密无间的夫妇二人,因为修行的境遇天差地别,而日生间隙,说什么天长地久,道什么海誓山盟,都经不过岁月的蹉跎,还有大道的无情。
  大道无情!?
  想到自己毁去的那枚“仙丹”,芈玥不禁有些迟疑。
  原来的大道是无情,现在呢?
  有这么一个代表,有这么一个大能。
  某种程度上,大道已经“有情”,这“情”就是道君的喜好。
  想到这里,刚刚滋生的倦怠和松懈就一扫而尽。
  谁知道以后呢。
  说不定,我也有结丹的那一天。
  前提是,宗门——道君!!
  芈玥心中一烫,对夫君的迟迟不归也变得分外焦急起来。
  再和殷月华交代几句,就匆匆的找到宗门的随军祭祀。
  这名祭祀原是个凡人。
  原本,芈玥对她并不在意。
  可现在的神职人员不同了。
  以大预言术为代表的神术异军突起,借道君的意志与力量而行,芈玥虽然不敢苟同,却再不敢等闲视之。
  两人相互行礼寒暄过后,芈玥就道出自己的目的。
  “吴掌门!?”高级祭祀若有所思。
  “还请牧者助我!”芈玥求道。
  “吴掌门是该回来了……”高级祭祀点头答应,“夫人请稍待,待我沐浴更衣后在祈祷。”
  “有劳牧者!”
  半个时辰后,高级祭祀庄重的进行了祈祷仪式,得到的神谕却莫名其妙,芈玥与她仔细参详很久,都没有得出一个确切的结论。
  “神谕确是是一只“鸿雁”?”,芈玥有些焦躁的说道。
  高级祭祀有些不悦,“确凿无疑。”
  “鸿雁南飞……何意?”
  “夫人别急,待我联络教廷,分析其中的神谕。”
  芈玥连忙道:“有劳,有劳!”
  如此就折腾了一天。
  一天后,教廷传来的解读是:大约在春季。
  “这春季又是何物?”,芈玥被云里雾里的绕晕了。
  通玄界的四季不是那么的分明,要说气候,绝大部分地区,常年都笼罩在春夏交接的那个节气之间,只有在一些特殊的地域,才有夏与冬的分野。
  一般的修士,根本就没有季节的概念,只有在中,才有明确的四季轮替之说。
  这不知道春季,就代表对的研读是何等的稀松,就能从这个细节看出她的“虔诚”!
  高级祭祀淡淡的瞥了芈玥一眼,道:“就是一年之内。”
  芈玥不知道自己在无意识中露出了些许马脚,闻言庆幸的说道:“如此就好,如此就好!”
  目的达到,心里踏实了许多。
  本来她是准备告辞的,不过想起昨天和殷月华的那番对答,就说道:“牧者可知,前线的局势着实有些不妙,不知教廷有何应对?”
  “困难是暂时的。”祭祀对芈玥的观感已经大变,但表面上还没有什么异常:“胜利终归是属于我们的。”
  芈玥眉头一皱,还想说些什么,高级祭祀却已经起身。
  再说分身。
  巨大的飞船,已经脱离地球引力,向那颗妖异而陌生的星球极速接近。
  分身看着全息投影,指着笼罩在星球表面的那层淡蓝色的薄雾,问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身边的一位高阶异能者引擎的回答:“一种富含能量因子的气体。”
  “什么?”分身眉头大皱,说道:“月球也要有大气层了?以它自身质量和引力,如何留的住?”
  异能者耸耸肩膀,“阁下,现在是奇迹时代。”
  鬼的奇迹时代。
  知道的会说我回的地球,不知道也许会说我又穿越了,这那里还有记忆中的样子,什么都变得面目全非。
  地球如此,月球也是如此。
  难道异能者还不够,还要在月亮上多此一举干什么?
  因为这颗魔月,地球的夜晚以近鬼蜮。
  多少人异变,又有多少人在承受极致的痛苦,并在痛苦的辗转和绝望中死去?
  即使死去,也不是终点。
  肉体,灵魂……
  他为何如此无情!?
  自己原来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保留这一方净土,有个追思和休息的地方不是很好嘛?
  分身的心情就此大坏,看这颗红彤彤的星球就越发的不顺眼。
  “阁下,还有一个小时我们就要登陆了。”
  飞船的最高指挥官进来,恭敬的对分身说道。
  “生命信号检测的结果如何?”分身问道。
  “有大量的生命特征反应。”
  “那就好!”分身这才露出一丝笑意,“登陆的时候注意安全。”
  “是!”
  飞船进入减速阶段,并逐渐的进入月球的引力场,船身微微有些颠簸,飞船上的三千六百人,纷纷进入防护装置,等待这划时代的一刻真正的降临。
  分身回到炼紅裳身边,在强大的磁约束中,像她通报了这个好消息。
  “不对!”炼紅裳睁开眼,神色的凝重的说道:“我有不好的预感。”
  分身眉头一皱,道:“什么预感?”
  “说不上来……”
  “那我们小心就是。”分身不以为然。
  能有什么危险。
  那可是道君的地盘!
  再说,此行虽然是为炼紅裳重塑肉身,却也是计划中的一部分。
  “还请神主信守承诺才是。”
  炼紅裳的眼睛一翻,“放心,你的本命之物跑不了。”
  “那芈道陵呢,神主可有了决定!?”
  “哼,你不用多管,这是我和道君之间的事,知道太多,对你没什么好处!”
  分身耸耸肩膀,注视全息投影,看这颗妖异的月亮在视线中越来越大,最终占据所有视线空间。
  “准备着陆!”
  就在这时,呜呜的警报声毫无预兆的响起,红绿光线的高频闪烁刚刚出现,巨大的船身就已经失控。
  一同失控的,还有分身和炼紅裳周围的强大磁约束。
  “不好!”分身刚刚发出这道惊呼,磁约束就攀升到一个飞船所无法承受的高度,两人所在的舱室首先粉碎,一大巨大的洞口出现,分身和炼紅裳就直接暴露在无处不在的宇宙射线之中。
  危险!!
  “神主快走!”分身高呼。
  但炼紅裳已经走不了了。
  此刻她正在“窒息”,就像现实宇宙俘获的一只蝼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