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4章 安抚聂刚


小说:定位寻宝系统  作者:沐雪沉风
  珍宝阁两百年开业庆典,也有点像是散伙饭的感觉,鲁冠将不少事情了,直接就安排了下去。
  本来当初天幕传来消息的时候,就应该启程了,可是鲁冠要将北寒极地彻底梳理清楚,才会安心离去,这事儿他们也没有什么可说的。
  毕竟鲁冠的一家老小,所有产业都在这边。
  虽然说他们完全可以自己离去,但是如果没有鲁冠的荒天戟这事儿,恐怕朱雀早就离开了。
  鲲鹏自然不会离去,他得在鲁冠身边才行,和尚就更不可能了,而且鲁冠在无妄海,还打听到了玄武的消息,这也是朱雀一直没有独自离去,去东方神界的原因所在。
  如今鲁冠总算是决心离去了,而且已经是定下了时间,这边的事情,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让他担心的了,鲁冠放心离去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不过晓欣,伽娜,还有父母闺女等人,他们都不用跟着去,毕竟那边情况比较危险,也很是复杂,这事儿还是鲁冠去合适。
  就在开业庆典之后半个月,鲁冠将一些灵宝,交给朱雀个大白他们。
  这边妖族族人如今有数十万之多,既然妖族要离开,那北寒极地这边就不应该有什么遗漏的。
  当初在坤莱山降伏的那些妖族强者的神魂,如今还在鲁冠的轮回之中,他们想要重现神界,恐怕还需要很久一段时间。
  “还有什么遗漏的吗”晓欣在鲁冠一旁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背着鲁冠轻声说到。
  “我知道你担心,但是这事儿早就跟他们说好的,况且天幕的人,在那边很有势力的,他们能在那边传承数百万年,怎么也有点底蕴,我去就是个收账的。”鲁冠笑着说到。
  “到了那边之后,我就会和鲲鹏联手,打造一个传送阵,地方还是在荆棘城哪里。”鲁冠走上前来,抱着晓欣说到。
  “哦对了你当初进入死域,聂刚他酒后胡言差点坏了大事儿,我让人将他关起来了。”晓欣要不是鲁冠提到荆棘城,都快忘了这事儿了。
  “嗯这个我亲自去一趟,那家伙是个直肠子,没啥太多心眼,不过做了那么久的土皇帝,恐怕也有点不是曾经的他了,这一次你杀了梁才,将他压入神域大牢,处理的倒是没错,不过荆棘城怎么说,也是重中之重,我亲自去放他出来,还是更好一些。”鲁冠听了晓欣所说,也是觉得这事儿自己跑一趟合适。
  这边个晓欣作别之后,又去了伽娜那边,虽然两人已经关系亲密了不少缺还没有正式大婚。
  鲁冠跟伽娜道别,不同于上一次,去死域的时候,连一个道别都没有。
  伽娜作为无妄海皇族唯一的血脉,对于鲁冠要去给妖族打江山,既不能说支持,也不能说反对,毕竟鲁冠这跟妖族的关系实在有点复杂。
  况且她自己对无妄海,更多的还是一些畏惧,毕竟她努力逃出那个地方,为的就是拜托自己的命运。
  妖族个无妄海的事情,她是真的没有什么可说的,对自己的血脉这事儿她不能选择了。
  鲁冠和伽娜道别之后,这才个鲲鹏他们起身,前往荆棘城。
  这作为周转中心的地方,作为这城里最大的掌权人聂刚,鲁冠对他还是很放心的。
  聂刚这家伙自从跟鲁冠混了之后,不仅日子过得安稳不少,而且修为也是突飞猛进,更是还有不小的势力建立了起来。
  所以对聂刚这家伙,鲁冠是得好好的处理处理。
  “老板”
  “嗯聂刚那家伙没自杀吧”鲁冠笑着说到。
  “没”
  “那家伙不是都盼我死呢嘛,我都活着呢,他怎么还没死。”鲁冠有点调侃的说。
  冲守卫摆手,鲁冠和鲲鹏两人踏进其中,在这里也就鲁冠可以驾驭神力,就连鲲鹏都是普通人一般。
  看到聂刚的时候,鲁冠和鲲鹏站在那里,鲁冠什么话都没说,就那样安静的看着。
  “主主上”聂刚抬头看到鲲鹏个鲁冠站在面前的时候,有些哆嗦的说不完一句完整话。
  “哎呦你能看见我”鲁冠很是惊讶,回头看向鲲鹏说“鲲鹏这家伙竟然可以看见我们。”
  鲲鹏眨了眨眼睛,有点不解鲁冠这是说的什么话。
  “我们不是都死了吗你这是活见鬼了吧,你真的可以看到我吗”鲁冠蹲下之后笑呵呵的看着聂刚说。
  “主上我错了,我不该听别人乱说,更不该胡言乱语,主上我”
  “行了行了废什么话,你是什么人我能不知道吗,梁才那家伙死了你应该知道吧,老板娘脾气不好,你也是活该倒霉。”鲁冠拍了拍聂刚说到。
  “走吧当初我就说过,你跟我混,我保你吃香的喝辣的,称王称霸,兄弟们有安稳日子过,不会再有什么颠沛流离,也不会再被人白眼,你可还记得”鲁冠走在前面说到。
  鲲鹏在一旁,聂刚在后面自然听得到,听到鲁冠这么说,聂刚较忙应声。
  “小的不敢忘”聂刚较忙说到。
  “那现在也兑现我说的了吗”鲁冠轻声再问。
  “兑现了”
  “那聂刚啊,你还记得你当初说过的吗”鲁冠难得回头,看着后面的聂刚询问到。
  “记得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聂刚脱口而出说到。
  “嗯记得就好,荆棘城这里有多重要,你应该很清楚,我让你一直镇守在这里,虽然没有让你做城主,但是你自己也清楚,你的权利可以说比城主可是要大的多了。”鲁冠沉声说到。
  鲁冠带着聂刚走出神域大牢,走出这关押了他好些日子的地方,聂刚重见天日,却没有什么庆幸,而是一脸凝重。
  “聂刚你要是想走,我不拦着你,这次老板娘发火只能算你活该,你要是还想继续留下,那就得乖乖受着。”鲁冠一脸认真的说。
  “主上都是我自己的错,老板娘惩罚我也是应该,聂刚不敢有怨言,你对我有知遇之恩,我聂刚这条命就是你的,不会忘恩负义。”聂刚吧嗒跪下郑重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