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7章 找死


小说:重生星际之凤九娘  作者:顾念
  凤殊抱着儿子,与弟弟朝着清澈的河水磕了三个头,这才开始当着野炊似的玩闹与吃东西。
  原本她是不可能这样做的,祭拜先祖应当是悲伤与肃穆的事情,但如今这个时代却早已经不兴这一套了。
  人们信奉往前看,即便是祭拜逝去的人,也该是轻松的,完事后更可以像郊游一样,继续高高兴兴地过日子。
  “哎,宝宝,那个不能吃!”
  凤圣哲爬到垫子边缘,手里捏着几根刚扯断的草,听到小舅舅喊他,赶紧转过头来,傻兮兮地笑,一边把草往嘴里塞。
  “傻小子,你是鲁鲁兽吗?怎么可以吃草?快点吐出来,吐出来,啊,别咬,痛死了!你个臭小子,要舅舅揍你屁屁吗?”
  凤昀将他嘴里的草扒拉出来后,也不管他笑得多欢实,就去挠他痒痒,凤圣哲躲不了,被挠得笑个不停,在垫子上滚来滚去。
  凤殊在一旁看着,抓拍了好几个瞬间,最后又打开了摄像功能,开始实时录制。
  欢快的时间总是特别快过,临近中午的时候,凤圣哲玩累了,吃饱肚子就睡着了,凤殊便把他背起来,准备叫车来接。
  凤昀却突然肚子痛起来,急着如厕,凤殊便带着他找到一个偏僻的角落,让他蹲下来上。
  “姐姐,你能不能走开一点?你在这里我拉不出来。”
  尽管已经憋得满头大汗了,但是凤昀还是满面通红地要求着保留最后的体面。
  凤殊哑然失笑,叮嘱他不要走远,好好用力,便走到三米开外的地方站定,背朝他挥挥手,表示自己不会回头偷看的。
  凤昀这才放心地一泻千里起来。
  因为到了新地方,所以难免嘴馋了一些,昨晚逛街的时候,吃了不少武毓城有名的小吃,可是当时吃得是爽快了,现在却拉得痛苦万分。
  “呜!”
  他使劲地用力,即便是忍着要小声一些,最后也还是让凤殊听了个正着,她忍笑又往前走了几米,见树下开了一束花,认出来是一种无毒的,便俯下身子采了一朵,别到儿子的耳朵上,然后拍照留念。
  “臭小子,怎么可以长得这么帅?果然是娘的儿子,越来越有魅力了,别上花后比娘见过的最美的探花都要美。”
  凤殊难得幼稚,玩得兴起,便采了一整束五颜六色的花回来,娘儿俩插了满脑袋的鲜花,像是头顶彩虹,鲜艳极了。
  她换着各种角度拍照,笑得灿烂无比。
  “笑得真傻,喂,你成年了没?该不会是七岁吧?”
  树上突然跳下来一个年轻男子,笑嘻嘻地看着她,“喂,那个真的是你儿子?跟你长得一点都不像。”
  凤殊冷眼看去,发现是一个年轻人,唇红齿白的,比女人长得还好看。
  她将头上的花摘下来,从随身兜里取出一个袋子,装好,放回去,然后转身就走。
  “喂,我在跟你说话呢。怎么这么没礼貌?好歹要回一句话啊,怎么可以一走了之?”
  年轻人跑过来要拉她的手,自然是不可能拉的住,凤殊看着走得不快,但是却在不经意之间就避开了他的动作。
  年轻人见状还非得要拦住她,冲到她前头去,伸开双手,“喂,叫的就是你,就不能停下来好好说话?”
  凤殊站定,抬眼看他,却没开口。
  “我叫薛东镇,你叫什么名字?”
  “与尔何关?”
  薛东镇没有听明白,便掠过了这句话,重复问道,“问你名字呢,刚才还听见你说话,又不是哑巴,干什么不回答我?你的名字是什么?还有,这小胖子不会真的是你儿子吧?你看起来不像是成年人啊,难道长了一副娃娃脸?”
  凤殊听出来了,这人要么就是闲着没事干,要么就是天生的话唠,随便见到一个陌生人都要上前搭话的人,便又开始往前走。
  “哟,投怀送抱啊?正巧我还差一个女朋友,我看你身材长得不错,脸也好看,正好是我喜欢的……喂,怎么又逃啊?我话还没完呢,你,啊,啊,啊,放手,放手!”
  薛东镇的手被凤殊反折到背上,痛得生理泪水都掉了下来,“真的要断了,别用力,别用力,算我怕你了行不行?”
  凤殊冷眼见他额头上冷汗直冒,才松开手,继续往前走,没两步侧身,长腿凌厉后劈,想要从后头抱过来的薛东镇直接被踢到边上的一棵树木上,随着树木的应声而断,人也直接掉到了地上,一瞬间痛得连声音也发不出来。
  “呀!你谁啊?干嘛打我男朋友?”
  一群人快跑过来,其中一个女孩子迅速跑到薛东镇的身边,将人抱起来大哭。
  “怎么了?伤得很重吗?我看看。”
  “滚,金宝宝、金娃娃,我还没死呢,你们姐弟两个咒我干什……呕……”
  薛东镇话还没说完,便吐了一口血,吓得金娃娃哭得更厉害了,勒得他都快喘不过气来,还嚷嚷着不要死不要死。
  “你死了我都没死!”
  他站起来,把两人挥开,又往凤殊冲过来,不过这一次不用她挡,也被人拉住了。
  “罗尔你干什么?放手。”
  “你过去干什么?那是罗志明的前女友,没看见他们气氛诡异着吗?过去找打?”
  薛东镇哪里是那么容易说服的人,身体被人拦住过不去,嘴巴却没有被堵住,“喂,罗志明,前女友跟现女友可不一样,你可不能跟我抢!”
  罗志明没看他,像是没有听见一样,只是眼睁睁地盯着凤殊,以及,她怀里的孩子。
  “你的亲生儿子?”
  凤殊不明白,为什么这群年轻人要拦住自己,因为时间有点久了,所以她不是很耐烦。
  “麻烦让让。”
  “喂,我们罗哥在问你话呢,怎么不回答?!”
  “不敢回答了呗。都还没有成年呢,居然就和野男人上床,还整出一个私生子来。我杨明熙早就说过了,凤殊这人看着是个乖的,内心里可坏了,表里不一的贱|货。还好明哥你早就甩了她,要不然头上就该绿油油的了。”
  “闭嘴!”
  罗志明突然就朝杨明熙吼了一声,吓得对方当场掉下眼泪来。
  “我问你,他是不是你的儿子?跟谁生的野种?你哑巴了?凤大宝,你是不是耳朵也聋了?!”
  罗志明阴着一张脸,大步流星地向她走去,凤殊终于耐心告罄。
  前男友什么的,那不就是过去式吗?一个过去式,还义正言辞地要来打扰她现在的生活?还敢骂她的宝贝儿子,简直是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