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消陨


小说:新之剑解  作者:上帝是个神豪
  持续了好一阵,终于是所有人都集中在十山之下,那开阔的剑斗场。
  展新之这里聚集了一帮熟人,展子风,展星瞳,文曲贤。
  加上新认识的黄泉寺,倒是形成了一个小圈子。
  “本次三年一度的论剑大会,由本宗三长老主持。”
  这时一个内门弟子,声音夹杂着剑气能够传的更远,让所有人都能够听见。
  然后一道中年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这人五官线条轮廓十分清晰,双眼有神,一身白色锦袍,环顾周围众弟子,脸上带着随和的笑意。
  不过这可不带表,这人是什么善茬。
  李心园,剑魂境七阶,前一阵因为后背之间的纠纷,击败剑魂八阶五长老安烈阳。
  因此即便是众长老之间,纯粹的修为并不是衡量战力的唯一尺度。
  “没想到聚集了这么多人,今年还真是人才济济啊!”
  不过说是这么说,心里却升起一丝异样的感觉。
  目光从那十山的十人的身上一一扫过。
  “此次十山之上,被誉为十妖可以无需论剑,进入内门修行。”
  他宣布这样的事情的时候,心里也有所考量,毕竟这十个人,都是已经进入剑师九阶,并且在同辈之人中凶名赫赫。
  “当然,不并不是不可以挑战,十山之内的人可以有十人出街挑战,由本山长老批准,便可挑战,败则不影响论剑会参与,盛则取代十妖之名。”
  他这么一说,很多人都跃跃欲试,毕竟很多人都没见识过所谓的十妖到底有多厉害,所以想要亲自求证一下,也不足为奇。
  不过当李心园说下一句话之后,一些人望而却步了。
  “允许死伤!”
  青松山,李青松看到周围那些,心中战火熄灭的人,脸上尽是鄙夷之色。
  怕死?
  人在死亡面前,多少会理智一些。
  面对十妖,想点到即止?
  如果那样,这里十万人,是不是都可以一试不论输赢,那这论剑会也不知道会进行到猴年马月没完没了了。
  然而在这种的尴尬的氛围之下,亦有艺高人大胆之辈。
  “死伤不论?呵呵,正合我意。”
  场中人群分开,走出一道壮硕的身影,身高两米开外。
  这人浑身散发着暴戾之气,面部线条菱角分明,十分刚毅。
  双眼中,时刻间凶光绽放,与之对视的人纷纷感觉如芒在背一般浑身不自,不由自主的避开这骇人的目光。
  “不古峰弟子,王岩,讨教白鸟山首领白血瞳。”
  众人目光汇聚白血瞳,此时白血瞳脸上神色淡然,并未把他放在眼里一般。
  “死了,的话不会,怪我下手太重吧。”
  这白鸟山的长老,是一名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
  白血瞳这么一说,所有人都看向她。
  这小子说这种话,就是堵住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三长老不待她说话,然后略有深意的看了眼白血瞳。
  “死伤不论,这是我说的,这论剑会我说了算。”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很少露出这种,咄咄逼人的姿态。
  白血瞳,点了点头。
  “那就好。”
  人群中众弟子自觉得让出一片足够二人施展的区域,供两人比试。
  王岩怒喝一声冲上去,而白血瞳看着他目光淡然,有中心如止水宁静致远的意境悄然流淌。
  剑术,霸道声势浩大,这是一种以绝对力量压倒对手的做的做法。
  而王岩本人,也是十山之外下一代十妖呼声最大的人之一,不过此时真的与白血瞳对上之后,很多事情让周围的人都感觉心里没底了。
  那是留下赫赫战绩的十妖之一,白鸟山首领白血瞳。
  另一个称号,或者更让人容易记住,那就是——血妖。
  在那霸道的剑术剑影降落已然将白血瞳的身躯洞穿,的时候那血气四散,身影虚幻,剑影破碎,剑术已解。
  大部分人已经没看清,那白血瞳是如何闪过的,而那身躯本就已经被穿透,却渐渐溢出了血气将剑影破碎,这一切显得如此奇幻,不过却又切实的发生。
  王岩,已经感觉一股危机感渐渐在心间蔓延开来,冰凉的水滴声,那是他的血液滴落地面,他感觉不到自己血液的温度。
  为何,这么快?
  身躯一动,已经闪退,一个强行转身一剑斩出,将那如影随形的白色身影阻下,伤口鲜血潺潺流淌。
  与白血瞳的对战太过紧张一刻都不能大意,所以也没能处理伤口,任由鲜血流淌,却也显现一丝真男儿的豪情,让人被一种若隐若现又不可名其状的东西感动,触动了心灵。
  忽然,感触到那种让人心神不宁的锋芒,转过头才发觉这是白血瞳的目光。
  “你准备好,迎接死亡了么!”
  剑术,血影剑乱阵。
  顿时血色剑光将他与白血瞳笼罩在其中,那锋利的剑影,带着毁灭一切的感觉,将王岩的身躯通通透的透过。
  就在剑术消散之后,那浑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口,不断的有血液溢出。
  他已经败了,而且众目睽睽败得如此狼狈。
  眼前的一切已经模糊,本想劝他手下留情的中年妇女,此时也是欲语还休如鲠在喉。
  血液流入眼眶之中,心里一种苦涩感蔓延。
  原来,证明的只是,我是个跳梁小丑么?
  白血瞳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他的想法。
  “羞愧难当么?”
  这一句看似嘲讽之言,却在此时配合着他的神情,给了他一些暗示。
  身躯中再度涌现一阵澎湃的剑气,剑术,天罡镇杀。
  蓝卷高级的剑术。
  霸道的剑影错乱,从王岩的身躯周围开始凝结成阵错乱,掠动撩杀。
  那看似无法跨越的剑影壁,白血瞳身躯却离奇的穿梭过去,一剑封喉,一剑消陨。
  在白血瞳的术之下,那具壮硕的肉身渐渐消散。
  最后一眼,还是那平淡的目光,至始至终都未曾掀起丝毫波澜。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啊……
  李心园倒是没有太多意外。
  不过这一战,也足以震慑那些抱有侥幸心理的弟子了。
  目的是达到了。
  白血瞳,回到原来的位置静静的伫立着。
  可能是巧合,目光竟然与展新之对上。
  一瞬间,一种奇特的感觉蔓延开来。
  有些特别,倒是有些想与你一战呢!!
  转而,他感觉到一股敌意,注意到另一边陆海尘的存在。
  看来,这一波新人中,也有几个够看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