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 道藏宫冲突


小说:伏天氏  作者:净无痕
  
  通天塔通体金光闪耀,璀璨的金色光辉从上往下垂落,随后朝着四面八方流动而去,叶伏天站在边缘之地,便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压迫力量。
  尤其是当那金色的光幕在他身上划过之时,似有一股可怕的力量在他身躯之上游走。
  道法区域有六属性遗迹,唯独却金属性,想必金属性伴随着这通天塔一起,即可感悟金属性意志,同样可淬炼武道肉身。
  宝塔下方是开放的,一扇扇塔门宛若一个个洞般,在叶伏天前方,一道身影安静的站在那,笑看着叶伏天走来。
  “七戒师兄。”叶伏天喊道。
  “叶师弟是个猛人,怕是很快便要扬名。”七戒笑着说道,不愧是道战第一,初入道宫便欺负师兄,厉害。
  他以前可是听说,新人都是被欺负的。
  “怕是名声不会很好。”叶伏天耸了耸肩,不过他并不在乎。
  初入道宫,境界地位,嬉笑怒骂,使用些手段方才化解困局,虽诸人对他这道宫第一回颇有微词,然而那些人又岂会理解他的处境,被巅峰王侯追杀,诸多中等王侯境以上的道宫天骄围住,难道要义愤而战,而后被虐一番便显天骄风华?若那一战败的是他,结局会是如何?
  同样少不了一番羞辱,道战第一,仅此而已,浪得虚名。
  若能一棍一人,他也懒得和那些人废话。
  至于如今,修行提升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名声,那是什么?
  圣路闯荡,道宫之战开启,一路的鄙夷可曾少过,站在巅峰之后,谁还有半句废话?
  如今道宫之中,有一日道榜第一,入圣殿,谁敢质疑一言?
  “改天能打赢他们所有人,名声自然便好了。”七戒笑着道:“对了,刚才那女子乃是道藏贤君门下弟子相芷琴,名门之后,州路而来的相国公主,漂亮吗?”
  叶伏天看了七戒一眼,这家伙真的是僧人吗?
  “红粉骷髅,我岂会在乎皮囊。”叶伏天淡淡开口,相芷琴是美人,但她那盛气凌人的性格,叶伏天可没半分兴趣。
  “师弟与我佛有缘。”七戒笑道。
  “师兄怎么在这?”叶伏天步入塔内,宝塔下方,一股无形的压力落在身上,极为恐怖,抬起头看向宝塔内部上空,宝塔有十八层,每一层宝塔边缘都有许多位置,凹陷入宝塔里面,此刻,有许多人坐在里面感悟修行。
  “战圣宫的人在这片区域最常来的便是这座通天塔了,可淬炼肉身武道,同时磨炼精神力,十八层通天塔,师弟可以试试自己能上几层。”七戒笑着道。
  “嗯。”叶伏天点头,余生、易小狮和猿战,也在上面修行。
  “最上面那层,压力最强吗?”叶伏天问道。
  “嗯,感受过后,你便明白了,战圣宫弟子,要踏上这座宝塔第十八层后,老师才会传授真正顶级的炼体功法。”七戒道。
  “明白了,七戒师兄,我去修行了。”叶伏天直接迈步朝着第一层的宝塔走去,来到一处无人的位置,坐入里面,顷刻间,一道道金色光辉从他身上划过,叶伏天竟生出一种感觉,仿佛有一座宝塔压在他身上,无比沉重,而且,那一道道金色光辉,像是有着可怕的穿透力,击在他的躯体之上,给人的感觉便是,无时不刻不在承受着这种力量的打击,而且那股恐怕的压迫力挤压着肉身,像是躯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在承受这股压力。
  “第一层的压力竟然就这么强?”叶伏天心中暗道,感受到了一段时间之后,他踏上了宝塔第二层,随后第三层、第四层……当他到第七层的时候,便已经感觉到了一股极可怕的力量,不仅仅是来自肉身,同样来自精神力层面,那种感觉无法言明,就像是灵魂被镇压着,无尽的光华洞穿一切轰在其上,要让身体和灵魂都击穿,没有多久,叶伏天便感觉自己像是已经千疮百孔,筋骨断裂。
  仅仅承受了半个时辰,叶伏天便下了第七层,他的身体,仿佛已经不属于自己,和意志脱离。
  “余生这家伙,竟然已经到了第九层。”叶伏天抬头看向上方,易小狮和猿战在宝塔第八层,不过他们都修行了一段时间,自己那时候在那片寒冰世界。
  休息了一段时间,叶伏天感觉身体恢复,便又继续踏上宝塔修行,渐渐适应第七层的压力。
  叶伏天体内,像是有声音传出,时而便会有一道光幕贯穿身躯,自上而下,就像是一座宝塔直接镇压在身躯之上,若是肉身薄弱,根本承受不住,若精神力薄弱,意志一样承受不了。
  一段时间后,有一道身影出现在叶伏天身前,淡淡开口:“你便是道战第一人,一棍击败严新?”
  “运气,仗着法器之威而已,不登大雅之堂。”叶伏天睁开眼眸,青年一愣,外界传闻叶伏天卑鄙,怎的如此谦虚?
  他刚想开口,便听叶伏天道:“我认输。”
  “…………”那人愣了下,随后笑着摇头离开,无趣。
  叶伏天在宝塔中修行一段时日,有数人前来找过他,他都是同样的话语,随后,叶伏天从宝塔消失了,去了道法区域。
  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这道战第一人的名声,在道宫中有些差。
  但诡异的是,和他的名声相反,他在道榜上的排名,却反而提升了几位,上升至九十七位,紧随在云峯背后。
  …………
  至圣道宫,道藏宫。
  恢弘的古殿前,此刻有许多弟子前来,道藏宫诸天骄弟子,仿佛都停下了修行,回到了道藏宫内。
  今日道藏贤君亲自开设讲坛,为道藏宫门下之人解惑,传授修行之道,这样的机会非常难得,一年难有几次,道藏宫弟子自然珍惜。
  而且,道藏贤君乃是六宫宫主中讲课最多的宫主,道藏宫弟子也是最多的。
  恢弘古殿,数百弟子到来,一片盛景。
  甚至,还有其他宫的弟子前来听讲,道藏宫也不会忌讳,至圣道宫弟子皆可前来。
  此时,在古殿的一处蒲团上,两道身影安静的坐在那,这两人来的比较早,因此坐在最前面的位置,许多人目光望向那二人,眼眸中有着淡淡的倾慕之意。
  道藏宫新入门的弟子,花解语以及凰。
  两人有个共同点,修行刻苦,容颜绝色。
  道藏宫出美女历来有着这种传统,但从来没有和如今这样,宫主亲传弟子中,有四位顶级美女,除了两位新人之外,还有云水笙以及相芷琴。
  四人中,花解语如精灵般,仿佛集世间所有美好于一身,令人怦然心动,乃是最完美之人。
  凰的气质卓绝,身上透着超然出尘之意,像是不属于尘世间,清丽脱俗。
  云水笙冰山美人,让人不敢亵渎。
  相芷琴高贵美丽,同样是美丽至极,四人,如今已是道藏宫一道风景线。
  而如今,四人都到了,令人赏心悦目。
  此时,不少人聚在一处,在那里,有一道身影正在认真的作画,乃是云峯。
  他画的很慢,时而目光望向前方的两道身影,不少人在此围观,看着云峯画中的两人,只是侧颜,便令人怦然心动。
  “神韵天成,似画似梦,云峯的画道造诣果然精湛,将来怕又是一代画匠。”
  “云笙,传闻你早已让云师姐以及相师妹入画,如今花解语和凰两位师妹入画,又准备作为收藏?”旁边有人含笑说道。
  “人为尘世仙,若入画中,便完美无瑕,不染世间尘埃。”云峯含笑说道,他停笔,看着自己的化作,颇为满意。
  “这尘埃二字,是指叶伏天?”有人开口问道,云峯没有回应,却也像是默认。
  有人目光朝着旁边一处方向望去,在那里,云水笙也在,冰清玉洁,容颜惊艳。
  如此女子,却似遭叶伏天亵渎,偏偏如今他们见到花解语,容颜冠绝道藏宫,有这样的女友,却亵渎云师姐,可想而知道藏宫弟子对叶伏天是怎样的评价。
  如此之人,简直禽兽不如,对云师姐,怎么下得了手,有花解语这样的女友,他怎么忍心下手。
  就在这时候,前方蒲团之上,花解语缓缓站起身来,随后迈步转身,来到这边,她目光落在云峯的画上,淡淡开口:“能毁了它吗?”
  “如此画作,怎狠心毁掉。”云峯道,花解语看了他一眼,道:“那我来吧。”
  说着,她美眸看了一眼那幅画,便见有火起,直接将画焚烧。
  许多人目光看向花解语,还真是……一点不给面子啊。
  云峯在道藏宫好歹也是颇有名气,而且长辈乃是道藏贤君好友。
  “师妹何必如此,即便毁此画,我难道不能再画?”云峯抬头看着花解语笑道。
  “那便你画一幅,我毁一幅。”花解语目光看向云峯,那含笑的眼神却让人感觉到了淡淡的冷意,显然,她对此事很在意,非常不悦。
  云峯看着花解语,想到了在道榜前见过的一位青年,笑着道:“因为叶伏天吗?”
  “师妹这又何必。”此时,相芷琴走向这边,目光落在花解语身上,道:“那人虽天赋出众,但品行不端,不过卑鄙下流之辈,并非值得托付之人。”
  “与你何干。”花解语目光落在相芷琴身上道,神色有些咄咄逼人,这些日在道藏宫安静修行,她听到了不少关于叶伏天的坏话,所谓人言可畏,然而嘴长在他人身上,她自然管不了。
  但如今当着她的面如此说,无论是谁,都不行。
  两人目光相对,这神圣之地,竟有一缕硝烟弥漫!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