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上门要钱


小说: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  作者:柳川羌
  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正文第一千零二十一章上门要钱赌坊管事的脸色一沉,“这赵明安还真是一个能够惹是生非的主儿。”这赌钱也就罢了,怎么还失手将人给打死了。
  “管事,那咱们应该怎么办?”赌坊人问道。
  赌坊管事略一沉思之后,道:“咱们现在就去玉河庄。”虽然说自己借给赵明安的那一万两银子最后还是进了自己的腰包,但赵明安写给自己的那一张玉河庄抵押的借据也是真的,如果自己现在不拿着赵明安写给自己的借据去找玉河庄的人,只怕等到赵明安被那嘉和郡主给带走以后,自己即便是找去了,那玉河庄的人也不会认账的。
  赌坊管事点了十来个打手跟着自己一路前往玉河庄,他这一趟前去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能够将玉河庄要到自己的手里,而不是去跟人打架的。所以要是人带多了,反而还会引起人的误会。
  只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才刚到玉河庄的门口就被人给拦住了。
  “我是来找赵明安的,他借了我银子,我来找他还钱。”说完还将有着赵明安亲手画押的借据给守门人看了一眼。
  “那也不行,现在郡主正在里面,怎么能随便放人进去?”守门人很是坚定自己的态度。
  “小哥,这赵明安借了我不少的银子,我家里还等着这些银子买米下锅呢,当初是他跟我说让我到玉河庄来找他要钱,这我好不容易来了,怎么这玉河庄还不让我进去?”赌坊管事将自己说的很是可怜。
  “那也不行,你想要找赵明安还你钱,还是改天再来吧,反正他也跑不了。”他们郡主如今人在里面呢,那赵明安还能当着郡主的面跑了不成?
  “难道你们是故意包庇赵明安,就是不想还我钱?”赌坊管事气势一变,他是先礼后兵。要是好好说依旧还是不管用的话,那么他自然也有他的法子。
  “小哥,当初赵明安可是用玉河庄作为抵押我才借了银子给他的,怎么难道如今玉河庄的人还想不认账了不成?”赌坊的管事道。
  原本守门人是直接打算赌坊管事给轰出去的,但赌坊管事的话却让守门人知道事情绝对不是这么简单的,如果真的因为不放这人进去而惹出了麻烦那可不是自己能够承担的起的。
  “那你现在这里等着,我进去通报一声。”
  赌坊管事心中暗骂守门人不见棺材不掉泪,脸上却一副十分恭敬的样子。
  “那就多谢小哥了,这些小意思不成敬意,还请小哥收下买杯茶水喝。”赌坊管事掏了二十文钱递到守门人的手里。
  虽说是守门人,但其实也就是刚刚才被林舒给安插的,自然知道在林舒的手底下做事的规矩,第一个就是不能随便收别人的赏钱。
  “茶钱就不用了,你在这里稍等片刻,我这就进去给你问问。”
  林舒万没有想到这赵明安竟然还在外面借了账,而且还是用玉河庄作为抵押的。更好笑的是人家如今还真的就拿着赵明安给人家签下的借据上门来了。
  “那人还说什么了没有?”林舒问道。
  守门人摇头,“只说是来问赵明安要钱的。”
  其实赵明安用玉河庄作为抵押跟人借了一万两银子,如今人家拿着借据上门来。哪怕是个傻子也知道人家是冲着玉河庄来的,什么要钱那都是骗傻子的话。
  “让人进来吧。”林舒忍不住冷笑,看来这赵明安还真的是胆大包天,真是什么事情都敢做出来,简直就是要上天啊。
  林舒让人将赌坊的管事请了进来。
  赌坊的管事本来就是想要趁机将事情给闹大的,一旦将事情给闹大以后,那么这赵明安用玉河庄作为抵押跟赌坊借了银子的事情也就隐瞒不住了,那么对自己绝对是有利而无害,不管是让赵明安还钱还是将玉河庄给自己那都是理所应当的。
  只是当他进去之后,去发现赵明安并不在其中。坐在首位的而是一位夫人,身边还跟了好几个一看就是经过调教的丫鬟。
  “听说你是来找赵明安要钱的?”阿莲接过林舒手中的茶杯。
  “是,赵明安在赌坊里输红了眼,最后用玉河庄作为抵押跟我们赌坊借了一万两的银子。如今期限已经到了,所以我们特意来跟他要银子的。”什么期限已经到了,这也不过才过去半天的功夫而已,之所以这赌坊的管事会这么快就上门来,还不是因为担心真要是出了事,只怕是落个人财两空吗?
  “可有借据?”林舒问道。
  “有的。”赌坊管事将借据掏了出来,阿莲从赌坊管事的手里将借据拿了过来,呈到林舒的面前。
  林舒只是粗略的扫了一下借据的内容就知道其实赌坊的管事所说不假。
  “难道你不知道这玉河庄与他赵明安毫无关系?”要说这赵明安是狗胆包天也不为过了,竟然敢跟赌坊的人用玉河庄作为抵押来借钱。
  “有没有关系不要紧,这借据是赵明安他亲自签字画押的就行。当初是他跟我们赌坊的人说,一天之内就会换上钱的,如果还不了钱就拿玉河庄作为抵押给我们赌坊。这位夫人,我们开的是赌坊不是善堂,他赵明安是个什么样的人不重要,但如果谁要是借了我们赌坊的钱不给我们的话,我们自然有的是办法将这钱给要过来的。”这就是威胁的意思了。
  “欠债还钱这是应该的,不如我将赵明安找来,你们二人好好说清楚?”想要玉河庄?那是想都不要想得了,是绝对不可能将玉河庄给他的。
  当然林舒也不介意看一看狗咬狗的架势,反正她一向都是很喜欢看热闹的。
  赵明安被林舒的人从赌坊里给带回来以后,就没有一刻是心里舒坦的。他拼命的想着自己的脱身之策,但是却偏偏什么都想不出来,这会儿更是又突然之间被人给带了出来。
  当他被带到赌坊管事的面前时,整个人更是彻底的呆住了。他怎么会在这里的?
  “将他嘴上的布给取了。”林舒吩咐道。
  “你怎么在这里?”赵明安是惊慌的,他跟赌坊借钱的事情可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如今这赌坊的管事出现在这里,难不成是已经被人知道了。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