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极乐天、照


小说:巫夏  作者:炎鸦皆烬
  金刚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有云: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
  这部佛经就是周天万界凡智慧生灵皆耳熟能详的金刚经。
  不负卿作为小雷音寺佛子,会诵这部佛经一点不奇怪。
  可是奇怪的在于这么一部最基础的释门入门经文,却在佛子的念诵中,多了一副就连大多佛门大德都不能带出的异象。
  从第一个“观”字开始尚未看出什么,可是当“在”字从佛子嘴中吐出之后,一朵儿玉白色的莲花几乎同时从他嘴中喷出。
  到了“深”字,再喷一朵莲花。
  却是金色的。
  舌绽莲花!
  这明明是佛门那些最顶尖的大德高僧,即将要成就释门神圣果位的存在在念诵佛经时才能够带出的异象。
  可是不负卿却能够做到!
  一部普普通通的金刚经的第一、第二句就在佛子口中变生如此神通。
  所以不负卿所念诵的金刚经,却又不是一部普通的金刚经。
  那边的九欲的感受又更加深刻。
  这种深刻的感觉来自于某种未知的危险。
  没错,他感觉到了危险。
  这种情绪让万欲台雄主心中都有些感到不可思议!
  一个佛门的小秃驴,就连金仙都不是,不!就连真仙等级都不算太高,顶多算个刚刚踏入真仙境界的存在,居然仅凭两句佛经,一个佛印就能够让他——万欲台雄主九欲,感觉到危险!
  这是何等荒谬的事情!
  这是何等让人愤怒的情况!
  要是换了其他任何时刻,九欲的第一动作绝对是抄起魔器直接诛灭这个弱的可怜的死秃子。
  可惜,比之从不负卿身上散发的危险感觉,实实在在的危险却正在对着这位万欲台大魔迎面压来。
  天齑九九雷劫——这种大罗突破准圣修为才会引发的雷劫如今正在以泰山压顶之势从天顶压下。
  雷球不仅只是从上压下而已,这种程度的劫雷自一出现就已经开始了动作。
  排斥一切的非劫雷的力道,任你魔气也好还是九欲扇出的风火也罢都在雷球慢吞吞下压的那一刻,统统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直笼罩天际的黑暗。
  阳光被吞噬。
  如同末日来临。
  已经被锁定的九欲心知,他怎么也逃不掉的,因为这道劫雷锁定了他的气息,哪怕他瞬息万里,劫雷也都会追着他屁股后头。
  眼看着还隔得老远,劫雷的威压就让他全身的骨骼都咯吱咯吱开始作响,九欲根本容不得一丝一毫的轻视,大魔一手捏着折扇,另一手扬手抛出一管玉萧。
  这玉萧通体粉色,萧管上满是密密麻麻的凹进去镌刻的魔纹。
  那萧从九欲手中抛出来之后,打着旋儿迎风就涨。
  从起初的尺把长直冲冲的长到半里宽、十来里高!
  九欲站在这管顶天立地的玉萧旁边,跟这管变得如此大的玉萧比起来,九欲看起来好似只蚂蚁那样小。
  小蚂蚁一样的九欲伸手拍了拍那玉萧的管壁,整管立在地面上的玉萧顿时震了一震,轰隆隆的回音扩散四周,带起一阵儿嗡嗡的音浪。
  “极乐天,去吧!”九欲伸手恋恋不舍的摸着那玉萧的管壁,嘴中淡淡的道:“去吧!”
  那玉萧陡然往上升起,一股子火星从九欲的手与管壁接触的地方扑簌簌的直冒了出来,只过了四个呼吸,那玉萧就带起十六股音爆,直上云霄。
  每一股音爆都宛如雷震,震的整个天空都直晃。
  至于大地上的河流、山川、生灵?
  不存在的——
  早就枯竭干涸了。
  早就夷为平地了
  早就死绝了。
  以玉萧为中心,方圆四十里,已经彻底没了活物。
  只不过无须担心,盘界天地元气如此浓郁,过不了多久,这方天地就会自动修复,一旦山川复原,再过不了多久,就又会有生灵继续存活在这片土地上。
  至于智慧生物,一般不会在这种地方的。
  这也是盘界非人者人口发展一直滞留不前的关键因素之一!强者的破坏力太大,一个真仙能够糜烂百里。
  金仙拼命可以荼毒千里。
  一个大罗能让万里之地寸草不生、生灵涂炭!
  亏得九欲是魔族,还不敢明目张胆的胡来,否则的话,换了其他十类中那些跟九欲同等修为的存在,符夏他们五个,根本敌人的面都见不到就直接给诛灭了!
  玉萧冲天而起,直直的撞在了劫雷之上。
  粉红色的萧身表面带着一层厚厚的粉色雾气,这雾气一碰到劫雷就被滋啦滋啦的黑色电弧给驱散干净。
  可是说来也奇怪,明明这雾气被劫雷不停的电解,但是雾气却始终不见减少,反而越发的多了。
  雾气悄无声息的继续弥漫,玉萧死死的顶着劫雷,但是劫雷依旧冒着电弧慢吞吞的坚定的往下压。
  玉萧也在劫雷的动作中不由自主的慢慢往下退。
  可是随着雾气越来越多,那粉红色雾气完全包裹劫雷之后,那雷球的速度顿时就慢了三分。
  然后是一阵儿无数美人儿嬉笑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这些甜美的声音密密麻麻,一个接一个的,连绵不绝。
  甜美的声音回荡在雾气中,带着一股子摄人心魂的靡靡之音,而后仙乐飘飘。
  随着这乐声一起,自那萧管最上端顶在雷球前面的半里许宽的大洞中呼啦啦的飘出无数身着薄纱的美人儿。
  这些美人儿,初看如十三四岁稚嫩丫头。
  再看如十八九清纯豆蔻。
  仔细品你会发现其时是二十多岁青春少女。
  可是你真的去看,你又会发现,其实她们都是三十多岁妖娆绝色。
  自稚嫩到清纯再青春终至妖娆,这女人不同绝美的阶段,都在这群美人儿身上完美的揉在一起。
  所以她们稚嫩也清纯。
  清纯亦妖娆。
  而且个个都长的倾国倾城,美的不似凡间女子。
  薄纱近乎透明,根本遮不住丝毫,反而更能勾起雄心心中的暴虐。
  这群美人儿抱着琵琶、捧着琴、吹着箫、奏着笛,也有箜篌、编钟、各色鼓、各种锣等等等等不下百十种乐器。
  她们脸上带着无忧无虑的笑容,分列六排一个连着一个从那萧中飞了出来,娇笑连连的围在了那个被罩在粉雾中的雷球边上。
  这群妖娆密密麻麻的围住劫雷之后,开始拨弄手中乐器,自那密密麻麻的美人儿的乐器中,密密麻麻的射出无数道粉色光芒。
  粉色光芒射中劫雷之后,便看见那劫雷噗的缺了一点点。
  无数密密麻麻的粉色光芒不停的闪烁,在闪烁过程中,那劫雷就噗噗噗噗噗噗的不断缩小。
  可是那玉萧也开始黯淡。
  粉色雾气终于开始减少。
  偶尔有娇媚的少女惨叫一声,被那劫雷的电弧炸开粉雾之后击中,黑光一闪便没了踪影。
  可惜那萧中也不知有多少这样的女子,排着队的一个个等待,消失一个就立马填上去两个,竟是死活没让电弧有机会突破。
  九欲见状,松了一口气,万欲台的雄主这才暂时放下心,任由速度比最开始慢了三倍有余的劫雷慢吞吞的落下,他已经看向不负卿。
  九欲从抛出玉萧到玉萧异变,其中说起来复杂,实则也就只过了数个呼吸。
  可惜那厢让九欲产生危险感觉的不负卿没有抓住机会给他来一下狠的。
  不是他不想!
  而是——不能!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
  和尚已经念了头两句,可是第三句的第一个字他就直接卡主了,竟是念都念不出来!
  不负卿一张烧得跟无数蜈蚣脚重重叠叠在一起的脸上露出了纠结之色。
  佛子知道第三句字是什么。
  佛子知道第三句字该怎么念。
  甚至他在心中一直在念那第三句,不停地——疯狂的在念!
  可是——
  他的嘴在哆嗦,他的全身开始颤抖。
  他的头在冒汗。
  他的身体开始痛。
  这种痛不是由于大日宝光袈裟的灼烧带来的,而是第三句话的第一个字在不停的敲击不负卿,在不停的撼动不负卿的心。
  即便是他已经舌绽莲花,可是他始终——不是佛!
  所以他错过了补刀的最佳时间,而当他看见九欲已经暂时控制了局面之后,心中焦急的和尚猛地张嘴直接咬下了自己的舌尖。
  和尚飞快的将碎掉的舌尖在嘴中嚼碎,然后猛地喷出。
  这一口舌尖肉和血,不负卿直接耗掉了自己好些天道功德之力!
  借由这一个动作,他终于喷出了那个字。
  “照!”
  一朵似实似幻的莲花从他嘴中飘出,舌尖碎肉夹着金色血液形成一个释家梵文准确的贴在了那莲花上。
  冥冥中一股子磅礴的奇异力量从不负卿身上喷出,和尚大喜,掐着佛印的手狠狠一推。
  九欲大惊,手中折扇“阴阳和合”正要挥动,却陡然发现自己被定住了!
  那股磅礴的力量带着的威势竟然不在“天齑九九雷劫”之下!
  这是——
  九欲因为惊讶和恐惧,整张脸都扭曲了,万欲台的大魔在被定住的一个眨眼的时间里,心如同被百十条大汉排着队轮流糟蹋了三五天的小娘一样,绝望而崩溃。
  空气中发出一声奇异的低频音波。
  不负卿伸手一推。
  扑簌簌——
  湮灭。
  不过不是九欲。
  而是不负卿的手!
  一个眨眼的时间——九欲被定住,不负卿推手,然后不负卿的手如同不存在一样凭空消失。
  不——!
  不仅是手,还有肩膀!
  似乎虚空中有个无形的大嘴在不停的吞噬不负卿的身体,佛子面目狰狞的骷髅一样的脸上露出了疑惑。
  而后恍然大悟!
  “佛法反噬么?”
  “切——!”
  不负卿张嘴,无力的吐出这句话之后,已经再没力气作出更多的动作。
  他只能无力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好似腐朽的陪葬品一样,慢慢不断连绵的化成灰飞。
  而大日宝光袈裟,已经在佛法反噬的第一时间就自己化作红光回到佛子的须弥空间了。
  张神经没了不负卿的力量维护,小道姑打着旋儿从天空坠落。
  如同一只死亡的鸟儿。
  镇山河的力量恰在此时消失,半截身子的纯阳道士和只剩脑袋的两个巫也好似三只死鸟一样,滴溜溜的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