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杂事2


小说:献祭之光  作者:心驰神往之
  第二百零七章:
  绯红荒野地处偏僻,除了大片荒地和野兽外,几乎没有人烟。
  就如同一片布满石林的戈壁,在那里试验新式的巫术或者是武器再合适不过了。
  而在两人谈话的时候,甲板上的其他巫师也都陆续回到船舱中。
  虽然其中一部分人对仅凭一己之力便将双足翼龙群驱散的凯恩感到好奇,但不知什么原因却没有上前搭话。
  不一会儿,整个甲板上便只剩下凯恩和洛兰两个人。
  扫了眼略显冷清的空艇甲板,凯恩微笑道。
  “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回房间聊,我那里有一些尼加尔红茶,而且按照空艇的航线等下就是雷暴地带了,呆在这里可能会不安全。”
  对于凯恩的邀请,洛兰却也是露出一丝笑容道。
  “当然,乐意之至。”
  。。。。。。
  十五分钟后。
  凯恩的房间中。
  将手中猩红色的饮料放下,凯恩带着好奇的神色看着坐在对面沙发的洛兰。
  “按你这么说,幽影之塔抛去外表来看和我们总部更像是合作,并非是从属关系。”
  “是的。”抿了一口尼克尔红茶,洛兰点头道。
  “据我父亲说,幽影之塔从一百三十年之前就想独立出去,不过因为长老院的存在一直都没有成功,毕竟,幽影之塔现在的势力与实力,其实已经和我们总部不相上下了。”
  “长老院么?”
  听到这,凯恩对于这个真实掌控黄金之眼总部的核心,感到衷心的佩服。
  据伊诺特说,长老院中总共只有十三位长老大人,分别掌控黄金之眼的一片固定区域与相关部门。
  他们最低实力也有四级大巫的层次,大部分黄金之眼的重要决策几乎都是出自长老院。
  不过,或许是黄金之眼的其他高层并不希望长老院一家独大的意思,黄金之眼周边区域的负责人经常会因为长老院的命令爆发一些矛盾。
  甚至有的偏远地区,直接出现了抗拒长老院命令的现象。
  这些地区,名义上虽然也是黄金之眼的区域,但实际的管理者却变成了个人。
  虽然凯恩对于高层与长老院的纠葛没有多大兴趣,但这次幽影之塔后,他便会成为密务部的人。
  从本质上讲,也就是长老院的爪牙。
  提前了解下长老院与其黄金之眼总部高层的关系信息,也算是知根知底了。
  接下来,两人除了谈了会儿关于幽影之塔的情报外,接着又聊了一会儿其他话题。
  从这次的接触中凯恩赫然发现,洛兰这名死灵系女巫竟然属于外冷内热型,而且极度八卦。
  黄金之眼总部大大小小的事宜与人物,她都知晓一二。
  纵然真实性因为种种原因不可考据,不过却也让凯恩有种大开眼界的感觉。
  良久,当红茶全都喝完,时间不知不觉间竟然快要接近中午了。
  洛兰看了下窗外的天色,站起来微笑道。
  “凯恩大人虽然我很想再和您聊一会儿,不过我的冥想时间快到了,那么我先离开了。”
  听到对方的话语,凯恩也站起来道。
  “既然这样,我送你吧。”
  “那就先谢谢了。”
  “不用客气。”
  打开门,目送着洛兰走出自己的房间,凯恩顿了顿,随即也轻轻关上房门。
  重新坐回到沙发上,他看着对方喝完的茶杯,微微摇了摇头露出一丝莫名的笑容。
  “阿尔杰大人竟然是第四长老的私生子,这种秘文竟然也能说得出口,真是令人难以信服...”
  当然,虽然不确定洛兰所说的八卦到底是不是真的,但从平时的情况来看,凯恩隐隐感觉,阿尔杰大人即使不是长老院某位长老的私生子,但两者的关系也肯定不一般。
  不然的话,阿尔杰也不可能不到八十岁的年龄便达到这种层次。
  即使是天才也不可能有这么恐怖的进度。
  心中胡乱思索着洛兰所说的各种八卦,凯恩顿了顿也闭上眼睛进入每日的冥想。
  。。。。。。
  三天后。
  当空艇驶过一道低凹的盆地后,一片暗红色的荒原渐渐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荒原中到处都是干枯的树枝和风化的灰白巨石。
  一些体型庞大形态却各异的兽群缓慢的行走在这片荒原之中。
  站在船舷边的凯恩,神色平静的看着船下的景象,眼中不时闪烁着淡蓝色的流光与黑纹。
  在他的视野中,这片荒地中到处都是暗红色的斑块。
  这是代表着能量重度污染的迹象。
  虽然之前就听洛兰所说这里存在很浓的能量污染,但真正看到,凯恩还是感到淡淡的震撼。
  良久,他收回迷惘之眼与暴风眼的扫描。
  “这个地方...如果不是持续被能量力场包裹的话,时间长了正式巫师都会受到一定影响,更不用说普通生物了...这种高浓度的大范围能量污染难道都是幽影之塔搞出来的么?”
  从扫描的结果来看,凯恩也不难想象这片区域中肯定会充斥着大量的污染者与畸形变异生物。
  这无论对哪个巫师组织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不过,既然幽影之塔伫立于这里这么长时间,肯定也有着对应着方案。
  只是不知道,具体方法是什么。
  就在凯恩观察下面的环境时,洛兰不知什么时候悄然来到他的身后。
  看着凯恩凝重的神色,洛兰忽然轻声道。
  “凯恩大人,想必您也发现这里的恶劣环境了吧,有什么感想么?”
  听到身后的声音,凯恩没有回头而是沉声道。
  “一个文明的发展从来不是在安宁和平中进行的,这种区域的出现,或许这也是我们巫师进步的代价,而且,即使这里没有幽影之塔,也会有相同的组织出现,这是无法避免的事。”
  “是啊,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洛兰轻轻叹了口气。“虽然知道这个道理,但具体看到却又是另一回事。”
  “是你太善良了。”凯恩回过头面无表情道。“世界每时每刻都会发生着难以想象的改变,而我们要做的,仅仅只是引导世界让其变成我们所想要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