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605章 完结章


小说:大昏君  作者:笑轻尘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 
  卢高斯帝国的突然不宣而战,对曼德帝国可是一大沉重打击,国王希勒下旨,全国紧急总动员,征召大量青壮,组建军队,又从东部战场抽调几个精锐师,以抵御卢高斯帝国的入侵。
  陆军元帅芬贝格很无奈,他构筑的紧密防线需要大量的军队驻守,可北部战场情况危急,国王从东部战场抽调几个精锐师也是无奈之举。
  如此一来,芬贝格元帅的兵力严重不足,除了死守,他再也没有能力发起反攻。
  在几个精锐师被调离不久,原本在圣彼德郡的宫棠枫部利用夜急行间,来了个大迂回,大军突然出现斯德曼郡,与常鹏所部强攻斯德曼郡防线,并于次日凌晨突破斯德曼防线,占领了斯德曼郡。
  宫棠枫和常鹏的大军向利比斯郡推进,那是芬贝格元帅的大本营,同时,狐啸云的皇家近卫骑兵师千里奔袭,从斯德曼郡穿插到高奇镇,炸掉了所有的桥梁,只剩下高林根大桥,并在大桥两端筑起了数道防线。
  高林根大桥是芬贝格元帅的大军后撤之路,也是后勤供给的生命线,得知高林根大桥失陷,芬贝格元帅大惊失色,急忙抽调两个师的兵力去夺回高林根大桥。
  狐啸云的皇家近卫骑兵师只配备了二十几挺机关枪,无法配备榴弹炮,双方为争夺高林根桥展开了惨烈的争夺战。
  经过两头极其惨烈的激战,高林根大桥桥头的五道阵地失守,狐啸云集虽中兵力固守大桥的另一侧,同时,他还要承受来自高奇郡守兵的压力。
  似乎与此同时,牧淳风率部强行突破纳比奇郡的正面防线,直逼利比斯郡,郑之侠也率部突破曼德帝**的防线,四大主力集团军群对利比斯郡发起总攻,芬贝格元帅率军拼命抵抗,面对帝国大军的猛烈进攻,曼德帝**全线崩溃,芬贝格元帅率残部投降。
  帝国四路大军同时向曼德帝国皇都匹兹德郡挺进,用了近半个月的时间方攻陷匹兹德郡,匹兹德郡的沦陷,也宣告了曼德帝国的灭亡。
  随后,帝国四大主力集团军群扫荡曼德全境,随后在埃比郡和卢高斯帝国的军队发生冲突,双方兵戎相见。
  依旧两国签署的协议,曼德帝国的北部一带应该属于卢高斯帝国,但牧淳风等四大集团军群统帅早得叶大天子授意,根本不理形同废纸的协议。
  双方的大军在埃比郡展开大战,面对帝国四大主力集团军群的猛烈攻势,卢高斯帝国的七十万大军全线溃败,牧淳风等四大统帅穷追猛打,不仅把卢高斯帝国所侵占的曼德帝国国土尽数占领,还侵入了卢高斯帝国的境内。
  到了这一刻,已等于是东西大陆最强大的两大帝国的最后生死决战,卢高斯国王阿曼达全国总动员,而同样,叶大天子也倾尽帝国之力量,不过,兵力方面,一部份是从占领地征召,五十万伪军被武装起来,投入战场,充当炮灰。
  大量的兵力也从国内征调,源源不断的穿越大沙漠,进入斯洛克帝国,投入到各战场中。
  帝国将士在前方浴血奋战,而此时,叶大天子正在帝都陪着后宫诸妃风花雪月。
  在征服曼德帝国之后,叶大天子便起驾回帝都,随行的有索菲亚女王、维多利亚女王,还有已被册封为皇妃的嘉宝公主。
  斯洛克帝国的实际掌权人是首相米纳斯公爵,索菲亚女王在与不在都无法影响他的权势,而米纳斯公爵深知,再无任何帝国可以阻挡大皇帝陛下一统天下的野心和脚步,倒不如尽心尽力辅佐大皇帝陛下,不仅能够在政治舞台上尽情的展现自已的才华,更能为家族谋取一定的利益,为原雅尼加帝国人争取到更好的待遇。
  帝国,皇都。
  经过多年反复的征战和休养生息,昔年年青一辈的人物都已老去,自有新的年青一辈子弟涌现。
  曾经威震皇都的母老虎谭君绮谭大皇妃已经被人遗忘,取而代之其赫赫威名的是江雪莹江大小姐。
  说起这位江大小姐,年青一辈的世家纨绔和衙内们都头痛不已,论打架的功夫,不及江大小姐一根手指头,要论靠山,人家是东宫娘娘最得意的弟子,根本没得比,见着这只母老虎,最好的办法还是躲得远远方才安全。
  当然,万物相生相克,这位威名赫赫的江大小姐也有克星,其克星就是不食人间香火一般存的王小月仙子。
  据传,两人曾经在皇宫的禁城之巅较量了一天一夜,至于谁胜谁负则无人知道,江大小姐在皇城之内仍旧横行无忌,月仙子也如平时那般继续潜心修道。
  帝国倾全国之力,花了将一年半的时间,方全部占领卢高斯帝国,治理、消化这些占领地则要花上好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这些都已经是后话。
  帝国一统天下,举国欢庆,叶大天子自然被颂传英明神武,千秋万载,前无古人,后无来的千古第一帝君。
  叶大天子封赏有功将士,大赦天下,帝国统治下的西大陆虽还未如东大陆那般的富裕,但没有了帝国之间的纷争,百姓安居乐业,也许再过几年,一个中华盛世将出现。
  二十年之后,初秋。
  皇宫,乾清宫。
  仍旧仪态万千,母仪天下的瑾皇后一脸的愁容,“妹妹,你说,这如何是好?”
  丽妃苦笑叹气,她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万般风情,尤胜年青时候。
  据前身由黑衣卫改编而成的帝国安全内务部禀报,皇城之内出现了一个非常厉害的采花大盗,内务部的高手出击,都没法把人抓获。
  当然,这只是传闻,因为没有苦主报案,警方等也没有发现作案现场,更没有人脏俱获,自然也无法立案侦察。
  对于这个传闻,没人当一回事,不过,瑾皇后、丽妃、仍统掌内务部的凤大妃等却知道,这个传闻可是真实的存在,那个大采花贼就是……
  夜幕降临,城西五巷顾氏大宅,顾家五千金的香闺内,顾夫人正在仔仔细细帮女儿妆扮。
  “女儿啊,要是那个人从窗门爬进来了,你可千万不能喊,但也不能……”
  顾五小姐苦笑道:“娘,女儿知道了,这些话,你都说了几百遍了……”
  顾夫人不厌其烦道:“娘这也不是为了你好嘛,要是怀上了龙种……”
  “娘,那个人真的是……是……”
  “嘘!此事不可乱说,心里知道就行。”顾夫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压低声音道:“这还是你爹费了不少周章才买通了六公公……”
  夜深人静,一道黑影从敞开的窗门爬进了顾五小姐的香闺,借着朦胧月光,依稀可见帐幔内侧卧的顾五小姐。
  黑影早已是个中老手,一口气把自已剥成了光猪,然后撩开重重纱帐,钻了进去。
  “噫,有点不对……”
  采花大盗惊噫一声,顾五小姐是闺中待嫁的千金小姐,尺寸自然应该是娇小玲珑,可现在,整张大手掌都握不过来,这顾五小姐的尺寸也太硕大得吓人了吧?
  “甜心,你可来了。”
  “……”采花大盗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这不是凯瑟琳皇妃的声音么?她几时睡到了顾五小姐的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