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石洞迷踪


小说:天竞仙途  作者:虫不老
  郁郁葱葱的阴凉密林之中,一条七头巨蟒缓缓地游走到了石洞口。
  在三天之前,它察觉到有一个很吸引它的食物进入了这个石洞。
  那是它曾经品尝过无数次的一种名为“人修”的食物,而今就石洞之中的这个,就如同烂熟的果子一般,散放着一股无法抗拒的芳香,随着一股鲜血的味道,力量似乎都无法控制地溢了出来。
  这条七头巨蟒是很多年前的一次兽潮之中存留下来的妖兽,当初也不过是个侥幸在人和妖族的夹缝中得以生存下来的三头小蟒蛇而已。
  但在妖族的密林之中,也算是有了些机缘,吞了些天材地宝,又慢慢吞噬了些落单的妖族、人修,而今不但修炼出七个头来,也有了些灵智,是这一片区域的一个小小的兽中霸主。
  它之所以没有在这人修进入石洞的第一时间去选择吞噬,是因为这片地方还有它的对头——一头墨角青砂兽。
  它们两个实力相当,却一直都互不相让,不为别的,自然也都存着伺机吃掉对方而有所进境的心思。
  而这条七头巨蟒之前便隐隐察觉到附近似乎有墨角青砂兽的气息,那个进了山洞的人修可不一定没有一击之力,它若出击,保不准要被老对头趁机发难,到时候能不能吃到人尚未可知,别把自己的命搭进去了。
  所以它第一时间反而是吐出了一团瘴气,将那石洞封住,拦阻了那修士的“芳香味道”。
  三天过去了,洞中的那个修士再也没有了动静,它的耐心也几乎被磨光了。
  它的七个头在洞口试探着向里望了望,为了以防万一,堵住洞口的瘴气还不曾被它收回,这石洞并不深,从里面探查不到什么来自活物的温暖,甚至还有些沁骨的凉意。
  它想:大概是死透了吧。
  于是七头巨蟒的四个头向后转去,头上八颗幽黄的眼珠子警惕地看着它的身后,而前面一个最大的头上的巨嘴猛然裂开,便如同张开了一个血色的坑洞,一阵咕噜噜的吸气声,那如同一大片云朵般的硕大瘴气团便被它吞进了腹中。
  这瘴气一经消失,满溢洞中的香味让它七个头都先后流下了口水。
  它活了这么久,从来没遇到过这么极品的食物。
  夜长梦多,它再也顾不得身后是否有危险,先把食物吞了再说,于是它偏着脑袋,七个头终于都次第挤进了山洞中之后,庞大的身躯陆续向里游走,几乎将山洞口占据了七成大小。
  这个山洞,它是很熟悉的,再向前游走数尺之后,也就到头了。
  人这种东西,特别喜欢在危险的时候藏在最里面。
  可是又有什么用呢?对它而言,不过瞬息之间而已。
  它循着香味越来越浓的来源处猛地扑了过去。
  然后它看到一道剑光。
  光寒无比。
  凛冽无比。
  芳香无比。
  剑光的主人重重地咳了几声,然后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道:“多谢你的瘴气。”
  七头巨蟒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它只觉得眼前越来越近的人影十分可怖,还缓缓地劈分成了两片,然后红成了一片。
  六个头齐声的尖啸起来,难听的嘶声在山洞之中回响,它还在想,为什么是六个?
  然后一股本能的恐惧侵袭了它。
  危险危险危险!
  这股本能让六个头瞬间扭转了头,拖着前面那个已经被劈裂成两半的最大的脑袋疾速地向外退去,可就听后面“咻”的一声,然后“噗”地一下,它们便发现难以走动半步。
  那个被劈裂的最大蟒头,被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钉在了地上。
  然后一只脚踏了上去,一只手也伸了出来,一把便拽过来了一个头。
  虽然其他六个头不如打头的那个巨头大,可是也已经有一个大盆那么大了,却不知为何无法抗拒来人的威压,被他一捞就捞到了手里,然后那人“咔吧”一下,就将又一个蛇头掰掉了。
  他的嘴凑到了断口处,猛地啜吸起蛇血来。
  其他的五个蛇头再度嘶声尖叫起来,一来是疼,二来是恐惧,竟然完全不敢反抗!
  若是先时被骆云斩杀在西沙秘境中的那条五环三寿蟒死而有灵,见到这一幕的话,想必心中会想——为何你们师兄弟两个是一模一样的?都喜欢把蛇头钉在地上!你是用那把剑吸血,你师兄还直接上嘴了!
  这人正是玄离。
  他脸色苍白,浑身都游走着一股冰冷凛冽的气息,法袍上还有些干涸的血迹,显然先前便受过伤。
  饮下蛇血以后,暖意让他浑身舒服了一些。
  他啧啧了两声,心知这里也不能久留。
  其实还多亏了这条七头巨蟒布了瘴气在洞口,将他的气息遮掩了三天,也让那只跟着他不放的妖暂时寻不到他的踪迹,他这才有了三天的疗伤之机。
  玄离看着瑟瑟发抖的其他五个蟒头,想了想,若不是他自身内宇界出了问题,又何必被那妖追的如此狼狈,更用不着这般揪着一条烂蛇饮血。
  虽然如此,他手下可没有留情,“咔吧”几下,又掰断了四个。
  将蛇血收集到瓶中以后,他看着那个明显已经目露绝望的、仅剩一个脑袋的、失血过多的“单头”巨蟒,觉得偌大一个身躯此时只剩了一个孤零零的小脑袋,就好像一个大树上绑着一个锅铲一样,煞是可笑。
  他将“四十州”拔了出来,道:“我不杀你。”
  也不知道这蟒听懂了没有,玄离迈步走出了山洞,却感到一阵腥风扑面而来。
  一道墨青色的残影从对面的树干之上猛地扑了下来。
  来的是那头墨角青砂兽。
  它的巨爪如利刃,闪着碧幽幽的寒光,于此同时,一阵震荡心神的低吼也随之而至,竟是已经修成了一定的神通。
  然而这又哪里会被玄离放在眼里,他冷哼了一声,一剑刺了过去。
  剑尖直接怼上了那巨爪之间,然后就是如同鞭炮燃放的脆响,从巨爪开始,那条腿的骨头寸寸碎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