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攻心为上


小说:纯阳第一掌教  作者:池宁羽
  获胜的郭玉盈下场休息,走下擂台之前,她瞥了一眼高台上的对阵图。
  “真武派的邓长武,对阵崂山麻应图。”
  她久在西北,并不认识这些中原道门的武学门派,此时也只不过是看一眼,打算知道自己下一个面临的对手姓甚名谁、来自哪个门派而已。
  “下一场,”
  正在此时,唱牌的声音恰到其时的传了过来,一个面如冠玉、样貌俊朗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与郭玉盈擦肩而过。
  “不必看了,一个小女子能走到这一步,已经算是相当不错。可惜你遇到我,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郭玉盈霍然转身,一双妙目几乎要喷出火来。
  对方却连正眼也不去看她,自顾踏上了擂台,挺剑向对手叫阵。
  发现郭玉盈的情绪不对,郭鹏程急忙想要上前劝解,却听到身后一个清朗的声音道:“鹏程,不必管她。”
  听到那熟悉的声音,郭鹏程急忙转身,却见自己的师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结束了与隐道人的谈论,走到自己的身后。
  “师父,可是老姐她……”
  隐道人李傕正站在萧千离身边,轻笑道:“过刚易折!道友,你的这位女徒弟被对方以言辞动了心神,莫非你真的不去提点一二么?”
  萧千离微笑道:“玉盈倘若这么容易就被撼动心神,也就枉我收她为亲传弟子了。虽说玉盈个性强硬倔强,但是想要挑衅她的,却往往会大吃一惊。”
  高台上,真武派的清虚道君起先也面色凝重,但是当擂台上较量刚一开始,清虚道君却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容,对身边的那个老道笑道:“鹿死谁手,还尤为可知呢!”
  台上的邓长武一把长剑闪烁不定,剑意凶悍绝伦,将来自崂山派的对手压得喘不过气来。郭玉盈叉手站在台下,看着这个来自真武派的门人大展神威,眉头已经紧紧皱了起来。
  “这种打法,分明和我并无二致,这是在向我示威么?”
  “真武派的武学究竟是什么路数?是刚还是柔?内功心法又是主修哪一法门?”
  郭玉盈心中有些茫然,转头向纯阳宫的木亭看去,只见亭子里空空如也。她环顾四周,却并不见自己的师兄和师父的身影。
  “奇怪了,师兄他们都去哪儿了?”
  想到这里,她索性把心一横,自忖道:“师父平时教了我许多东西,如今我的也修炼得有几分火候,纵然敌人再强,我又何惧之有?”
  八个擂台同时上擂,两轮之后,二百多名参战的道派门人如今淘汰得只剩六十多人,剩下的实力也是越来越强。
  邓长武顺利击败对手,面带微笑的向对手施了一礼,慢慢走下台来。路过郭玉盈的时候,却连正眼都没有看她,似乎浑然不知道面前站着的貌美少女,就是自己的下一个对手。
  郭玉盈一怔之下,随即勃然大怒,明眸中愤怒得几乎要滴出血来,恨不得一口水吞了这个邓长武。
  “真武不愧是五大道派之一,底蕴深厚,培养出来的弟子先不论武功高低,单单是这份临敌经验和慎密心思,就足以让人高看一眼。”
  远远的见到这一幕,萧千离微微点了点头,旁边的隐道人呵呵笑道:“先是以言语乱对手心智,接着又故意无视挑动对方肝火,道友,你莫非就对你的弟子有这般信心?”
  萧千离微笑道:“正要以此人打磨玉盈,道兄不可坏了我的好事。”
  二人又谈笑片刻,只听唱牌之人大声道:“下一场,六号擂,纯阳宫郭玉盈,对阵真武派邓长武!”
  这个时候,还有参赛资格的仅有四十多人,比武失利的也大多各自选了一个擂台观战,此时听到这一场比赛对决,不少人立刻哗啦啦围了上来。
  一个是始终笼罩着一层神秘面纱的纯阳宫,另一个是享有盛名的道家名门真武派,出场的又都是俊男美女,顿时吸引了不少眼球。
  唱牌声话音刚落,一道白影闪过,郭玉盈已经电闪般跃上擂台,凌厉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邓长武身上。
  邓长武却大模大样的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这才慢条斯理的走上擂台。
  铜锣“铛”的一声响,战斗完全呈现一边倒的态势,占上风的竟然那个娇怯怯的美貌少女。
  从一开始,郭玉盈就以凌厉的攻势,将对方压制得只能被动防御,偶然反击几招,也基本上没有多少杀伤力。
  但是真武派的门人弟子却几乎没有什么担忧的神色,反而不时笑着议论几句,似乎对这种战斗风格再熟悉不过。
  相反,不少支持郭玉盈的反而一个个神情紧张,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心脏都几乎要从喉咙里跳出来。
  “这才是真武的正常功法!”隐道人乐不可支,笑呵呵的说,“老道虽然没练过武功,但是也看得多了。真武功法最善防御,打成这样,实在是一点都不奇怪。刚极易折,你家女徒弟什么时候露出疲态,就是她败阵的时候。”
  “是么?”萧千离呵呵一笑,“看看再说吧!”
  此时擂台上的邓长武几乎要大笑出声。
  他只看了郭玉盈上一场的表现,就认定此女是一个极为强劲的对手,战法骁勇、剑招狠辣,功力修为更是相当不俗。
  正因如此,他对郭玉盈也是极为重视,不惜先以言辞动其心志,又故意无视对手,借着在自己的比试中选择并不擅长的狂攻打法。
  三管齐下,他成功挑起了对手的怒火,并且让郭玉盈判断错误自己的真实实力。
  他将自己的周身防御得如同铁桶一般,郭玉盈的攻势虽然如同狂风骤雨一般,却被他尽数抵挡下来。
  “你猜猜邓师兄需要多久开始反击?”擂台下,几个观战的真武年轻弟子已经开始小声嘀咕起来。
  “最多八十招!”
  “我猜六十招!”
  “纯阳宫的那个小妹妹这样的打法,能支持六七十招都已经算是不错。等她攻势一缓,邓师弟一旦展开反击,一招就能将她淘汰出局。”
  连这些年轻的门人都能够看得清楚局势,其他人自然眼力也不会差多少。
  在他们看来,郭玉盈这种打法,简直就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看似压制对手,却实际上反而会大大耗费功力。
  “这个漂亮小妹子真是可惜了——偏偏遇上防御能力第一的真武门人。”有不少人都冒出这样一个念头来。
  “其实这个小姑娘的功法倒是颇有借鉴之处啊!”郭玉盈的这种打法最得龙虎派、神霄派这些上清道统的门人欢心,他们瞪大眼睛,贪婪的盯着郭玉盈的一举一动,想趁她还没有被淘汰之前,能多借鉴一点纯阳宫的武学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