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矛盾螺旋(二)


小说:机械王庭  作者:嗷星小领主
  “等一下!”
  白熊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拧紧了眉梢,语速飞快的问道:“你之前出现的地方有鬼怪?在哪里,能带我去看一看吗?”
  “我做不到。”
  伊文摇了摇头,神情凝重的解释道:
  “之前我出现的地方,是一个黑夜笼罩的废弃别墅,出门就是一条景色不断重复的马路。在那条马路上,我遇到了奇特鬼怪的袭击。它从我这里得知了姓名之后,就渐渐的变成了另一个‘我’,并且能说出我的心中所想。而我被那只怪物定在原地动弹不得,如果不是综合格斗术还在,恐怕就被它彻底取代吧。”
  想到那头怪物,他不禁也有些后怕,稍微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
  “在那之后我在马路上走了两个小时,一直没有遇到其他人,并且我能感觉到自己在原地打转。后来远处的灯塔闪烁出光芒,扭曲了原本不变的景物,穿过光芒的漩涡之后,我才能出现在这里!”
  “黑夜笼罩的废弃别墅?时间对不上啊。”
  白熊眉头皱的更紧了,抬手指了一下对面高楼上的电视屏幕,左上角的时间显示着两点十五分:
  “就算你在马路上走了两个小时,那么当时也应该在正午左右,怎么会是黑夜?难道说你之前出现的地方,是连接着这里的某个异度空间?”
  “我也是这么想的,否则根本没法解释。”
  伊文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脑海里灵光一闪,用力拍了一下手掌:“原因大概是那道光吧!从灯塔里发出的那道螺旋形光柱,或许连接两个空间的传送门!”
  说着他下意识的伸出手,指向当时灯塔所在的方向,目光随之移动后猛地一惊——这座城市的相同位置,赫然也伫立着一座造型结构别无二致的灯塔。
  同样的灰白色塔身,同样坐落在最显眼的山峰上,除了新旧程度不同之外,就连灯塔后方的背景都一模一样。
  “……”
  这个发现让伊文蓦的僵立在原地,怔怔的凝视着那座灯塔,脑海里无数片段像是漩涡一样互相交汇,最终组合成了一个新的念头。
  难道这座城市,是之前那个鬼地方的过去!?
  想到这里,他的思维一下子豁然贯通,紧接着放眼望向远处的群山——周边山体绵延的轮廓,天空和山峦所占的比例大小,果然也能刚好对上黑暗笼罩下的群山。
  说起来,那一家三口居住的别墅,难怪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庭院里的花池,花池旁的绿色乔木,别墅门前的走廊,石柱上缠绕的蛛丝……两座别墅从布局到大小,再到方向和色彩。除了没能摆脱新陈代谢的规律之外,完全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也就是说,那片荒芜人烟的鬼域,就是这个城市不详的未来!?
  “这样太离谱了吧!难道使徒还能跨越时间线!?”他忍不住说出了心里的想法。
  一一一一一一
  “你在说什么?”
  白熊听的一头雾水,完全无法理解他前后文想表达的意思。
  “你看那座灯塔。”
  伊文示意他望向远处的白色灯塔,说出了自己刚刚的发现:
  “那座灯塔和我先前遇到的灯塔一模一样!不止这种程度,它伫立的山峰、周围的群山、就连山体背靠天幕的比例都一模一样!而且我和你相遇的那座别墅,从布局结构上来看,也和之前的那栋别墅别无二致。”
  “你是说你在两个小时之前,出现在了个城市的未来?”白熊弄懂他的意思之后,表情顿时变得非常古怪,开始不断的摇头表示质疑:
  “这不可能,就算是使徒也没有让人穿梭时空的能力。你一开始所在的区域,可能只是另一处与这里极为相似的空间罢了。只要搞的相对陈旧一点,就能让你产生时空逆转的感觉,这种改变还在使徒的能力范围内。”
  “有道理……”
  伊文若有所思的低下头,接着猛地重新抬起:“你的想法点醒了我,可我不觉得那片鬼域只是相对陈旧的复制品。因为在某种特点的情况下,希洛克确实有逆转时空的能力!”
  “什么意思?”白熊被他这句话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你觉得我们现在是实体吗?”
  伊文指了指自己现在的身体,平静的反问了一句,才继续说道:
  “按照我们以前的理解,适格者之所以出现在无形空间,是因为被希洛克的印记抽走了意识,并在这里赋予了新的形态。但是现在我有了不同的想法,那就是——我们却是被抽走了意识,却没有被赋予新的形态。”
  “你是说……我们现在所接触到的一切,其实是非物质的世界?”白熊眯起眼睛,脸上露出一丝明悟之色。
  “也许是希洛克把我们带进了她的梦,也许是别的什么虚拟现实技术,但是只要在意识体的情况下,理论上是可以做到时空穿梭的。”
  伊文轻轻拍了一下子的脑袋,手指点着自己的太阳穴,神情凝重的说道:
  “人在做梦的时候,时间流速是不一样的。有时候你的梦只持续了很短一段时间,醒来却发现过了很久。有时候你坐了很长的一个梦,甚至经历了一生,醒来却发现只过了一顿饭的时间。
  而通过对梦境流速的掌控,希洛克完全可以在同一个虚拟空间的基础上,制造出一前一后两个时间段——这就是那些土著存在的意义了,以他们的梦境为基础,只需加速梦境的时间流速就能制造出未来!”
  “……”
  白熊沉吟了一会儿,目光逐渐变得锐利起来:
  “你的猜测很有道理,这样的确可以解释你先前的遭遇,而使徒也确实有这样的能力!其实不仅仅是这里的土著,就连我们的意识,也可以通过加速和放缓时间的流速,制造出现在和未来两个时间线。
  甚至有可能我们的时间已经被加速过了,只不过被抹去了记忆,而在那个时间线的尽头,就是你所接触到的荒芜鬼域。按照这种情况分析的话——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重复先前做过的事情罢了。”
  “按照你的逻辑往下推测,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以及将来发生的一切,都能称为命中注定。但是命中注定的那个结局,似乎是和这个世界一同毁灭……”
  伊文说话的同时抬起头,远眺着伫立在山峰上的白色灯塔:
  “希洛克通过对意识流速的控制,将现在和未来构成了一组矛盾的螺旋,只有打破这个螺旋,我们才能通过这一次的试炼。”
  “那么这位使徒大人还真是恶趣味啊,想看着我们这群人如何逆转未来么……这么做对她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白熊忍不住吐槽道。
  “谁知道呢?”
  伊文拢了拢肩膀,异想天开的说道:
  “可能她也接触到了某个既定发生的未来,并且极其抵触自己的结局。现在是想利用我们的这些小白鼠,找到改变未来的方法也说不一定啊。”
  “这也真够扯的。”
  “是啊是啊,我也觉得很自己扯。”
  一一一一一一
  且不论这座城镇究竟是土著的梦境,还是虚拟现实技术,作为一个还使用汽车作为交通工具的城镇,它可以说是相当繁华了。宏伟高大的建筑楼房林立着,错综复杂的道路上车水马龙,即使街道的路面很宽广也显得熙熙攘攘,稠密的人口给这座城市注入了无穷活力。
  在城市东郊的幽静地带,有一座占地面积宽阔的庄园,最外层是高耸的黑色铁栅栏,内部可以看到大量衣着服饰和这座城镇格格不入的人。
  最中间的楼房建筑尤为高大,带着工业时代的精简风格,线条平滑流畅,金字塔形的屋顶刺向天空,尽显宏伟大气。这里被适格者们用非正当的手段买断,作为他们互相联络的基地。
  此时,伊文和白熊一起待在三楼的房间里,正在接受海豹的治疗。
  “确实是伤的不清啊!我实在难以想象,正常人能通过什么方式,把自己的肺脏震成这样……”海豹给伊文做了腔镜检查之后,一边摇头,一边啧啧称奇的不停吐槽。
  “少废话,快点把我治好,否则出了事可没人保你!”伊文见他还有心情调笑,便板起脸出言威胁。
  “放心吧,我现在是这里的主治医生,一切药物资源都要经过我的手来调配。但凡是能治肺部损伤的药品,我都会有限供你使用。”
  海豹龇牙一笑,同时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可惜我的能力全被抹除了,如果治疗射线还能用的话,半天就能治好你。”
  “铁手的一身综合格斗术还在,我的特殊感应虽有削弱,却也没彻底消失……”
  白熊坐在他们身旁,若有所思的说道:“也就是说,综合格斗术这种控制劲力的技巧,以及我从生死之间琢磨出来的特殊感应,都不属于超凡能力的范围。”
  “如果你没有预知危险的特殊感应,铁手没有综合格斗术,我不会医术,那咱们三个能住三楼吗?”
  海豹站起来从身旁的医疗箱里取出几瓶药,递给伊文后走到了窗边,指着楼下密密麻麻的帐篷说道:“早就跟这群没能力的人一样悲剧了。”
  “这就是我们的优势了。”
  伊文打开药瓶,看了一眼上面的服用剂量,以此灌入口中然后混着开水服下。
  吃完药后,也许是心理作用,他觉得一下子舒服了很多,望着身边两位队友问道:“怎么没看到骑士眼魔和艾丽卡,他们上哪儿去了?”
  “没找到。”
  “没找到。”
  海豹和白熊以一种忧心忡忡的口吻,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没找到?”
  伊文立刻从座椅上站起身,毫不犹豫的走向房门:“我们再出去找找吧,希望他们只是被土著耽搁了,没被困在鬼域。”
  一一一一一一
  幽暗深邃的夜空下,窗外飘洒着滂沱大雨。秋光秃秃的树枝透过窗户映射出来的影子,就像魔鬼的利爪一样,就在那里疯狂舞动着。
  “我们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啊,太危险了。”
  “这里没有一点人烟,短时间内也没法联系到铁手他们,我们必须要找到食物和水,才能坚持更长的时间。”
  艾丽卡和眼魔相互依偎着穿行在一栋废弃的别墅内,各自抓着一根金属桌腿,小心翼翼的摸索着走向空间深处。
  比起一座供人居住的房屋,这里更像是一座天然形成的山体洞穴,无数不明植物的藤蔓爬满了地板,乍一看,就像一条条盘踞的毒蛇,随时准备择人而噬。由于长年不见阳光,显得格外阴冷潮湿,置身其中,让人恍惚有一种踏人森罗地狱的感觉,心里毛毛的。
  走出楼梯间,走廊依旧是一片朦胧的漆黑,一群蝙蝠时不时的扑翅飞走,看起来令人毛骨悚然。
  虽然她们从进入无形空间到现在都没碰上什么危险,但这却是最诡异的地方。
  二女攥着一把汗,一路沿着走廊过去,黑暗中不时传来一些奇怪的呜呜声,好像什么小动物的哀鸣。她们下意识打了个哆嗦,只能加快脚步过去。
  两人屏住呼吸走到了储物室前,侧身贴着墙壁,用手里的桌腿撬开房门,然后借着忽闪的电光向内看去。储物室内黑黢黢的一片,仿佛深不见底,但是隐约之间,似乎有物资存放的痕迹。
  “……”
  二女相视一眼,同时点头。
  她们先是朝里面丢了一块石子,确定没有反应之后,才蹑手蹑脚的走进了房屋。
  一片漆黑中,窗外忽闪忽闪的电光映照在墙上,给人一种更加诡谲的感觉。
  艾丽卡使劲咽着唾沫,握紧眼魔伸过来的手,沿着墙壁慢慢的往里面靠,没走几部忽然一阵冰冷的感觉直蹿心头。她猛地定睛一看,忽然发现地面上密密麻麻的分布着无数眼睛,就像是从泥土里站出来的一般。
  风一转,这些大大小小的眼睛同时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