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我只是长开了而已


小说:叫我剑魔王  作者:吾言吾文差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叫我剑魔王最新章节!
  这一处四合院,名字自然不是叫做那座四合院的。
  因为这也太没有逼格了。
  出于逼格的考虑,这座四合院还是比较低调的,取自天不生我剑魔王,剑道万古如长夜的剑来,所以这座四合院也叫做剑来院。
  “剑神院,这应该就是剑魔王的住处了吧?”
  黄娴看着前面的四合院,很是兴奋的样子。
  她拍着手,却被一只手打在头上。
  “笨蛋,这叫做剑来院,叫你好好念书不念,这么简单的字都不会认。”
  黄悠则是一副无奈的样子,身为一位大哥哥,他的压力还是很大的,这个不靠谱的妹妹很多时候总是犯迷糊,而他则是负责纠正。
  尽管这样,他还是很爱他的妹妹的。
  毕竟妹不教,兄之过。
  兄友妹恭,是他一直所向往的平等关系,可是好像一直以来都未曾实现。
  “走吧,我们过去敲门,记住了一定要有礼貌。”
  黄悠小心地走上岸边,毕恭毕敬地来到了四合院的外面。
  “嗯,我知道,我会很有礼貌的。”
  “嘘!”
  黄悠捂住了黄娴的嘴,示意她不要再说话了,随后他轻轻扣响了四合院的院门,毕恭毕敬地高声说道:“闲人黄悠携带妹妹黄娴前来求教,还望剑魔王神尊能够给我们一个机会。”
  他刚喊了两声,门就开了。
  “你们,找谁?”
  开门的是一位长相极为帅气英俊的翩翩少年,少年的头发是天蓝色的,眼睛居然是碧色的,看起来极为邪性妖异,更给他增添了一种异样的美感。
  两位小孩见到此人,都被他的样子给镇住了,一时间居然说不出话来。
  “我……我们是来……”
  黄悠一时间居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他原本在心里已经想了无数个版本的原话,在现在居然都消失了。
  大脑这里,空空的。
  “行了知道了,把手帕拿过来给我看下!”
  少年仿佛早有预料,伸出手对着两小孩晃了晃,示意他们交出灵绢。
  黄悠不疑有他,直接将口袋里的灵绢拿了出来,交到了少年的手里,那少年看了一眼,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
  “原来又是你们家的,好吧好吧都进来吧,一天天的啥事都不做了,尽往家里领人……”
  少年抱怨了一番,将两位孩子请了进去,带着他们一直走进了一个小房间里面。
  “你们两个在这里等等吧,大哥应该很快回来,至于多久我也不确定,看他的心情。”
  说完,少年就离开了,一边走嘴里一边嘟哝道:“看来是该请几个下人了,这钱他不肯出,我出!不然早晚地被这些家伙累死。”
  对这一切都了如指掌的青年从四合院的墙壁中慢慢显出身影来,他听着少年抱怨的话,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很久没有揍这小子了,怎么感觉他最近飘了呢?
  是他拿不动刀了吗?
  于是两个忐忑的孩子就在小房间里面坐了下来,那叫一个正襟危坐,严肃地很,一声都不敢哼,唯有小萝莉的眼珠子四处乱瞥,对一切都很好奇。
  夏剑也不想卖什么关子,对两个孩子来说,既然是那个人的后代,那么出于一些私心,自己肯定是会教他们一点东西的。
  他现在就只希望这两个孩子能够让他少操点心,能让他舒舒服服地去过完这段时间,那他就放心了。
  夏剑走到了房间里面,见到了他们,其中黄悠和黄娴见到他之后,都一齐站了起来,可是他们的脸色却都露出疑惑的表情来。
  “您好,请问您是?”
  黄悠小心翼翼地询问,这里可是剑魔王神尊的四合院,所以这里出现的每一个人肯定都是非常不简单的,他可不认为这人会是什么闲杂人等,可是他到底是不是剑魔王,这个问题黄悠还没有想过。
  因为此人的形象,和剑魔王的形象实在是相差太大了。
  “额……”
  夏剑听到这话,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才好,难道他的这身打扮,还不够说明身份吗?
  这两个孩子平时挺醒目的,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傻乎乎的?
  夏剑晃了晃背上背着的长剑,尴尬笑道:“咳咳,难道你们来到了这里,不是为了见我的吗?”
  “啥?您……您就是剑魔王神尊?”
  黄悠一下子懵逼了,“可是,您的样子和传说出入实在是很大啊。”
  “哦?”
  夏剑来了兴趣,问道:“那么我传说中是什么样子的?和我现在真的很不像吗?”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前来求道的信童居然认不出他来,这也太……
  太抽象了。
  “您传说中不是很年轻的,很年轻很年轻的样子,我以为您能够永远保持那种小哥哥的模样的。”
  黄悠咽了一口唾沫,他仔细回想了一下画卷上的内容,其中拿出剑魔王的形象和目前此人对比了一下,最后他发现,还真的是不太像了。
  面前的青年嘴唇边缘有一圈小胡渣,看起来很成熟而又颓废,那沧桑的眼神仿佛历经了千古,那少年笑起来活泼的眼波和酒窝都没有见到,所以黄悠是认不出来的。
  “好吧,”
  夏剑摸了摸鼻子,其实这也是他的问题,他以前总觉得自己长得太幼稚了,总是一副没长大的样子,不符合自己的形象,所以他就用这一百年慢慢完善属于他的成熟形象,自我感觉还是不错的。
  “其实我现在只是……只是长开了而已,嗯,就是这样。”
  夏剑大声咳嗽了两声,直接把两个孩子镇住了。
  他一下子变得非常严肃,那锐利的眼神直接看穿了他们的内心,不过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看的,两个都是未经世事的孩子,能有什么小九九?
  最多,只是一些鬼主意和歪心思罢了。
  “好了,既然你们都来了,那就说明我们有缘,我夏某向来推崇机缘有缘者得之,既然我们有缘,那么你们自然是有一番资源的。”
  两个孩子非常高兴,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们的人生轨迹就要因此不同了呢?
  “先别高兴得太快,我可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你们不听话的话,那最终就只能一无所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