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好奴才啊!(第三更,月票六百票加更!)


小说:振南明  作者:一袖乾坤
  战局很焦灼,但总体来说是按照高杰的部署在发展。
  八旗汉军与左右蒙古两翼的联系被切断,使得他们各自为战。
  但即便是八旗汉军战斗力也是很强悍的。明军在拼杀的过程中逐渐出现了伤亡,不过没有人抱怨,将士们皆是轻伤不下火线。
  勒克德浑渐渐察觉出了问题。
  好奇怪,怎么不见蒙八旗的人?
  更让他感到惊怒的是身边的汉八旗士兵越来越少,而明军士兵越来越多。
  好在他身边还有不少忠心耿耿的护卫,他们将勒克德浑拱卫在正中,企图杀出重围。
  但这谈何容易。周围全是明军,砍伤一人便有其他人顶上来,而勒克德浑的护卫一共只有百十来人,在搏斗的过程中渐渐力有不支。
  “为了大清,杀明狗啊!”
  勒克德浑知道此时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高声疾呼鼓舞士气。
  他拔刀出鞘,高高举过头顶企图靠激励士气挽回局面。
  但这一举动立刻就遭到了回应。
  一只箭矢飞射而至,直接将他的头盔射翻,露出了勒克德浑光秃秃的前额。
  “啊!”
  勒克德浑还以为这一箭直接射穿了他的脑袋,却是惊呼出声。
  待过了片刻发现并无疼痛传来,他才明白原来只是头盔被射掉了。
  勒克德浑欲哭无泪。
  石廷柱,都怪石廷柱。若不是这个奴才一再怂恿他,他怎么可能会命大军回援。
  明军明显是已经设下圈套,等着他自己往里跳啊!
  这个狗奴才,现在人在哪里?
  勒克德浑环顾四周,发现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人头,又去哪里寻石廷柱呢。
  难道天要亡我吗?
  勒克德浑心中悲愤道。
  ......
  ......
  石廷柱此刻内心是绝望的。
  事情的进展和他的设想很不一样。八旗骑兵并没有体现出对明军步兵的碾压式优势,相反有一种陷入泥沼的感觉。
  明明浑身是劲但就是使不出来,那种憋屈的感觉别提有多难受了。
  怎么会这样?
  虽然汉八旗并不是清军中实力最强的存在,但怎么也不是明军这些土鸡瓦狗可比的啊。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更让石廷柱感到绝望的是,现在他根本看不到帅旗!
  如果能够看到帅旗他还能拼死率领部下朝其靠拢突围,可现在他们就是两眼一抹黑的瞎子,根本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冲。
  这在战场上恐怕是最悲剧的事情了。
  罢了罢了,既然如此那就奋力拼杀好了,即便是死也要多拉几个明狗垫背!
  ......
  ......
  “大帅,鞑子已经彻底被我们分割开了。现在他们各自为战,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尽数消灭。”
  远处的高岗上,李成栋兴奋的攥紧拳头说道。
  高杰微微颔首十分满意道:“你这次做的不错,不过本帅还有一个要求,一定要生擒勒克德浑!”
  李成栋并不笨,他当即明白了高杰的用意。
  大帅这是想生擒勒克德浑,给陛下献功啊。
  大明朝的武将打了胜仗都会刻意将一些俘虏压去京师,献俘阙下。
  如此一来可以彰显天子浩浩威严。
  而现在天子就在临清,故而连献俘阙下都免了。
  高杰如果能够把勒克德浑俘虏献给天子,这绝对是成全了天子的面子啊。
  高杰的功劳,明军的功劳就是天子的功劳。若是没有天子御驾亲征,亲临临清鼓舞士气,明军又怎会获此大胜,生擒勒克德浑呢?
  这都是天子,都是陛下的功劳啊!
  虽然李成栋觉得高杰这个马屁拍的有些太过露骨,有些厚脸皮,但若是自己坐在高杰那个位置也同样会这么做。
  做臣子的一定要学会忖度上意,为君分忧。
  这是比杀敌打胜仗还重要的事情。
  “末将得令!”
  李成栋紧抱双拳,毅然说道。
  ......
  ......
  “贝勒爷,还请您脱下甲胄,换上奴才的这身衣裳。”
  一名满洲亲兵冲勒克德浑急声劝道。
  勒克德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
  现在局势对清军越来越不利,很可能整支军队就要被明军吞掉。
  虽然勒克德浑很不情愿,但不得不承认这场仗他是败了。
  现在最好的情况便是他突围成功,可穿着着一身银甲实在是太过显眼,必定会吸引明军围攻。
  好奴才啊!真会替主子分忧着想。
  勒克德浑感慨了一番,二话不说就把银甲脱了下来。随后他换上了满洲亲兵的锁子甲。这甲胄虽然不算鲜亮,但很干净,何况这种时候也没啥可挑剔的。
  那奴才则把勒克德浑的银甲披在了身上,举刀高呼道:“大清的勇士们,随本贝勒杀明狗啊!”
  而勒克德浑趁着这个机会往相反的方向突围。
  李成栋见一身着银甲的人在一众鞑子的护卫下冲杀,心道这人便该是勒克德浑了。
  他心中大喜,点了五百亲兵便朝那个方向杀去。
  只是在小岗之上看的清楚,到了平地里就有些晕头转向了。
  要不是那身银甲太过显眼,他还真不一定能够分辨清楚。
  “大帅有令生擒勒克德浑,抓住那个身着银甲的鞑子,赏银一千两!”
  一千两银子,这可是一千两银子啊!
  即便现在银子已经不如万历初年时值钱了,可那也是银子啊。
  换个角度说,大明的军功是斩首一级真虏五十两银子,一千两银子便相当于斩首二十个真鞑的奖赏。
  当然生擒的难度也会相应大不少,因为对方不是木桩子稻草人,不会站在那里让你捆绑。
  不过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这些李成栋的亲兵平日里很少有捞钱的机会,自然不肯错过良机。
  他们双腿紧紧夹着马腹,一抽马鞭朝那银甲鞑子狂奔而去。
  “生擒勒克德浑!”
  “生擒勒克德浑!”
  而那满洲奴才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些朝他冲来的明军骑兵。太好了,他们一定是认为自己就是勒克德浑,这才会气势汹汹的杀将过来。
  看来他假扮勒克德浑的计策成功了。
  他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心道贝勒爷,奴才为您做最后一件事。
  “都随本贝勒来,将明狗杀个干净!”
  “杀,杀,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