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5章 偶遇朱允熞


小说:大明好地主  作者:无辜的虫子
  走在路上,肖健四处观望着风景,柔和的日光照在身上,暖洋洋说不出的舒服。
  五月的天气应该很炎热了,特别像是在南京这种地方,但是却感觉不到任何的暑气,当初在沔阳时,肖健也感觉到了这一点,没有另外一个时空热吗?
  还是因为原生态保护的比较好,植被丰富的缘故呢?
  肖健无聊的想着这个问题,上不了网,真的很无聊啊!
  不过今天在没有任何凭借的情况下,能帮梅殷分析出一些事情,也代表着自己的一种进步,记得从那本书上看到过,说是老是借用外力,本人很容易的就会退化,比如说有了汽车,体力和腿慢慢的就会变得无用起来,这个人还设想,如果按照那种情况推算,人迟早会进化成没有四肢的一种生物......。
  吓了自己一跳,自己长期的依靠手机,是不是到时候也变成没有脑子的人呢?
  猛地打了自己一下,真的是脑子进水了,竟然想这些问题,看来长期依靠外力真的是要退化了,以后要限制上网的时间,每天除了睡觉,至少要有一个小时不上网......呃......这也是限制?
  刚打了自己一下,就听见旁边传来“扑哧”一声笑,于是恼火的望了过去,谁知道看了之后,更加恼火了。
  竟然有比我还帅的人......。
  怎么形容呢?
  对方大约和自己差不多的年纪,一身蓝色的锦袍,手里拿着一把白色的折扇,腰间一根金色腰带,系着一块鸡蛋大小的佩玉,腿上一双黑色靴子。面若中秋之月,鬓若刀裁,眉如墨画目若秋波......。
  肖健悲愤的发现,自己竟然能相出这么多句子形容对面的人,难道自己爱好有问题了?这人叫暇师姐看见了该怎么办?
  看到肖健悲愤的神情,还以为自己刚才自己忍不住的笑声激怒了对方,马上双手作辑,倾身一躬道:“这位小哥莫要生气,刚才在下真的是没有忍住,并无轻慢之心。”
  伸手不打笑脸人,肖健发现对方的声音也挺好听的,不过既然人家道歉,于是就摆摆手,示意自己没有事。
  又听见一声闷哼,才看见这少年身后还站着两个人,明显的一文一武,那闷哼就是那文人打扮的老者,五十来岁的样子,四方脸,留着三寸胡须倒是修建的整整齐齐。
  哼什么哼,憋死你,侧身想要绕过继续前行,不料被少年拦住,问道:“请问小哥,前往距离梅林还有多远。”
  去梅林的,说不定是梅殷的家人,那就是自己人,肖健顿时亲近了一些,脸色也缓和了不少。
  “大约还有一刻钟的路程,直走就是,这位公子是游玩,还是走亲访友呢?”肖健决定试探一下,万一是梅殷的儿子,趁机可以问问暇师姐的近况,请人带个话什么的。
  “哦,那是我姑父的产业,难道你也是庄子里面的人?”少年欣喜道,他也想找人打探点事。
  “你姑父的产业”,能喊梅殷姑父的,能有谁,都是能和建文皇帝称兄道弟的,难道是朱允炆微服私访?年纪对不上啊。于是不动声色。
  “算得上梅园来的人,不过搬来的不太久。”
  “那请问一下,我姑父安排了一个叫肖健的人在这住,你知道吗?”对方显然十分欣喜,连忙问道,浑然没有把后面想要制止他说话的人放在心上。
  “肖公子啊!”装作沉思状,还是马上回道:“当然知道了,我们经常在一起吃饭。”
  这不经常,还天天在一起吃饭呢?
  马上又亲密一些,少年朝肖健面前走了两步,还不许后面的人跟上来,偷偷的问道:“肖健这个人怎么样,你给我说说呗,这次去我就是去找他的。”
  找我,站到你面前都认不出来,来找我做什么?肖健警惕起来,真倒霉,手机不能用,雷达探测功能也不能用,要不可以看看对方有没有伏兵。
  想这些只是转眼的功夫,肖健认真的回答道:“肖公子啊,长的就比你好看一点点......。”
  说到这,心虚的看了对方一眼,继续道:“人也好,对人没有架子,而且多才多艺,什么都会,除了生小孩,就没有他不会的东西。”
  能夸奖自己的机会不多,逮住了要多夸奖自己一下。
  少年人兴奋了,真的有这么好,还没有问别的,肖健反问道:“你们来找他做什么,不会是因为他长的比你好看,你们就来找他麻烦吧?”
  少年人用一种怎么可能的眼神看着肖健,回道:“原来他这么厉害,我来找他,就是有些好奇,我的老师很严厉的,经常打我的手心,却被他气的连着三天没有授课,还有啊,一个大将军,小时候护着哥哥,经常帮着哥哥欺负我,也被这个肖健气的不轻,我挺好奇的,所以偷着跑出来看看。”
  原来是自己的粉丝,肖健舒了一口气,不过这个什么是什么,说这么隐晦做什么,简直是埋没自己的功劳啊!
  肖健几乎确定了眼前这位的大概身份,不过是哪一个还不清楚,自己来到京师清醒状态下就三天,气了两个人,就是李景隆和黄子澄,这么一对比,还能不知道大概身份吗?
  “不过肖公子现在不在梅园,出门了。”肖健觉得好玩,但是觉得没有互相介绍的必要,于是准备闪人了,说:“我还有事,下次再说吧。”
  正了正身子,要走的样子,对方却是一把拉住,后面的两人都皱起了眉头,想要上前制止,少年却直接说道:“他去哪了,你带我找吧,我可以给你钱。”
  说着,在身上摸了半天,却没有摸出什么东西,索性将腰上那块鸡蛋大小的玉佩解了下来,伸手递给肖健。
  “王爷不可!”后面文士打扮的老者走上前来,上去接过玉佩重新帮少年系好,然后说道:“王爷不必破费,他就是肖健!”
  其实老者早就看出来了,只是不想说破,现在王爷又在犯傻了,还是说出来比较好。
  “你就是肖健?”少年惊喜的问道:“怎么不早说,差点没有白跑一趟。”
  然后郑重的自我介绍道:“本王朱允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