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请求


小说: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  作者:夜空无尘
  武也一直以为妹红最大的仁慈就是在看到他和辉夜把酒言欢之后还没有把他烧成灰,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止如此。
  “高坂大人!请您收我为弟子吧!”
  小小妹红突然的请求让武也和妹红同时愣住了,但很快武也就反应过来了,妹红也反应过来了,于是妹红又给了武也一个暴栗。
  “为毛又打我?”
  武也很委屈,这已经是今天第几次无妄之灾了?
  “不打你打谁?谁让你占我便宜来着?”
  “......”
  妹红现在很不讲道理,或者说她从来就没有过讲道理的时候,小小妹红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她最大的黑历史,所以不管现在武也怎么做,在她看来都是错的。
  小小妹红瘦弱的身躯贴在冰冷的地面上,听不到回复久久不肯起来,攥紧的小拳头在微微颤抖着,不用看也知道她的眼眶肯定又蓄满了泪水。
  自当年在人之里见过妹红这个不良少女之后,武也就从来没有见到她哭过,妹红太刚强,她的身上绝对不容许出现这样没出息的表情。
  所以武也一直认为这是妹红从小养成的,他还一度就这些事情对妹红这个“大姐头”产生了极大的崇敬,这让当时的妹红很是受用。
  可如今看来,武也感觉小小妹红每多说一句话,那都是在打妹红的脸。
  他真心祈祷小小妹红不会因为惹怒了未来的自己然后被洗干净吃掉。
  武也很清楚这些话就算憋在心中发痒也绝对不能说出口,不然他可能活不到回到未来的那一天了,于是武也憋得满脸通红。
  他很没良心地想要看看妹红哭鼻子的模样,于是他理所当然地又被妹红揍了一拳。
  教训完自家的小弟之后,妹红满脸复杂地看着面前一动不动的小小妹红,良久才开口问道:
  “......为什么?”
  妹红低头看着过去的自己,平静地问道:“为什么你要拜这家伙作师傅,学堂里那么多的小鬼现在是个什么样子,你没有看见吗?”
  “......”
  小小妹红的身子颤了颤,但却还是没有起身打算,一言不发地跪在那里,很久很久才小声地开口说道:“我想帮上父亲大人的忙。”
  “原来如此,”妹红的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意外,她淡淡伸手指了指门外说道:“既然是这样,那你就更没有必要拜这家伙为师了,他教你的东西一定不能让你的父亲高兴。”
  “......”
  “如果你想讨他开心的话,回去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什么都不干地活到有一天你的父亲把你嫁出去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妹红的话说完,小小妹红抬起了头,眼眶红红的,但这回却倔强地咬着嘴唇不让眼泪掉下来。
  “不愿意吗?”妹红冷冷一笑道:“也就是说你心里想的并不是帮上父亲的帮忙,而且希望他能够更加重视你吧?或许是希望他来关心你?”
  “......”小小妹红眼睛瞪地圆圆的,张开的小嘴一时说不出话来。
  “恶心的小鬼。”
  那一瞬间妹红的眼中流露出的是赤裸裸的厌恶,仿佛白日之于黑夜,冰冷的目光落在小小妹红的身上,没有哪怕一丁点儿温暖。
  妹红的话犹如彻骨的寒风,深深地刺痛了小小妹红,作为家里不受宠的孩子,从小到大的白眼她并不是没有见过,但是如此彻底的厌恶和鄙视还是让她幼小的心灵大为受伤。
  察觉到气氛不对劲的武也没有多想的就又一次把两人分开了。
  他拉着妹红走远了些,然后才用责难的语气对她说道:“她还只是个孩子。”
  这话由一个十七岁的少年说出来的确十分怪异,但是现在的情形,已经由不得那么多奢侈的计较了。
  小小妹红单薄的身子孤零零地跪在那里,但妹红的眼中却没有丝毫的怜悯,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觉得小小妹红可怜,唯独她不行。
  “......我去看看辉夜那边的情况如何。”
  妹红的目光转到了门外,语气淡漠地像一只无脚鸟,令人心疼。
  “在我回来之前,把这个小鬼的事情处理好。”说完这句话,妹红就离开了小院,头也不回的。
  武也并不意外妹红的选择,这大小两个家伙凑在一起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他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
  妹红逃跑了,这对她而言并不算一件坏事,对武也而言亦非有多么糟糕,相反地,他还松了口气。
  毕竟妹红能够毫不犹豫地“欺负”小小妹红,但是他做不到,她的身份是一回事,更多的则是现在小小妹红的样子,引起人们的恻隐之心是必然的。
  “总之先起来吧。”
  没有在乎小小妹红默然的反应,武也强硬地把对方从地上拉起来了。
  简单地抚平对方衣服上的褶皱,武也蹲下身,看着面前的小小妹红,轻声问道:“为什么小小妹红想要帮父亲大人的忙呢?”
  大概是武也的友好和先前妹红的恶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小小妹红的眼睛又红了,只不过这一次她很好地控制住了,没有让眼泪流出来。
  小小妹红使劲搓了搓眼睛,把眼泪抹干之后说道:“我知道,父亲大人很厉害......”
  “嗯。”
  武也点点头,正二位右大臣厉害吗?当然厉害,古往今来有几个人能够做官到能够做到这个位置。
  “所以,父亲大人平时一直很忙,我和母亲大人从来都没有时间见到他,我们都很想念他。”
  “嗯......”
  同住一个屋檐下却用了想念这个字眼,武也决定假装没听到,不然将来自己心里一定会不好受。
  至于妹红的母亲,这是他第一次听说,以他这几天来对藤原不比等的了解,他知道在藤原家不受宠的孩子只能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们的母亲出身太低。
  这样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妹红和她的母亲时常见不到藤原不比等,地位的差距犹如天堑,这样的情况下想要见面不比登天简单多少。
  “我想学习很多很厉害的知识,这样就可以帮到父亲大人,那样的话,父亲大人一定就会有时间陪我和母亲大人了。”
  小小妹红的愿望很单纯,与妹红不同,武也一定都不觉得孩子想要得到父母的关心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当然,妹红自己也不会这样觉得,说出那样的话不过是一时气愤。
  小小妹红还太小,所以武也绝对不会告诉她,如果藤原不比等有空闲,那也只会给你们多添几个兄弟姐妹这样残酷的现实。
  其实武也是个蛮心软的人,这一点和灵梦算是如出一辙,这就是为什么每次魔理沙给他们添麻烦,但是他们却还是没有提前把她退治的关系。
  所以当小小妹红再一次认真的请求武也时,他决定了。
  “高坂大人,请您收我为弟子吧!”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