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八章 功成而归


小说:万法仙杖  作者:能优斯特
  亿万足的巨人,不看胸口的金光手掌,亿万双胳膊抬起,托起大团不断蠕动的人脸,朝唐楼身后按去。
  数不清的人脸,细小有如沙砾,不断蠕动嘶吼,这是众孽子的元神所化。
  刷一声,抱团的人脸快如闪电,瞬间攻入唐楼身后,没入九大书圣所化的光团中。
  心灵之力开始作乱,唐楼身后的阵势开始动摇,原本保持当前状态,必须齐心合力,但众孽子以元神入侵,打乱九大书圣的合体。
  金光巨人后退几下,转瞬间回归唐楼体内。
  亿万手足的巨人,呵呵笑道,“人心多变,杂念一起,世间便是鬼域,只有我的心灵大道,才是成就永恒,再无任何争端。”
  言下之意,就算世界意志带头,九大书圣齐心协助唐楼,也无法打成完美的合作,众孽子稍加挑拨,便击退唐楼元神所化的金光巨人。
  世界意志在唐楼体内翻滚,“无界行者,天书世界的亿万生灵,还有整个世界的未来,都交给你了。”
  世界意志暴涨力量,禁门陡然扩大百倍,将蠢蠢欲动的九大光球镇压住。
  唐楼感受到世界意志,这是天书世界无数生灵的愿景,以及自然万物的共同祈愿,要誓死保护天书世界。
  世界意志,从生灵诞生起便出现,不管是蛮荒猛兽,还是人类崛起,都受其庇护。
  时至今日,人道文明已主宰世界,天书世界和众孽子争夺的要点,便是天书世界的人口。
  唐楼心中灵光闪现,五幅岩画竟从元神跳出,在他身后一一闪现,切换成走马灯似的模样。
  至诚之拳、鼎定之掌、求生之爪、开辟之刀、传承之指。
  五式大招越转越快,最终形成一点核心真灵,勾动天书世界积累亿万年的大势,化作浩浩荡荡的人道洪流。
  在众孽子眼中,唐楼抬起手掌,接连切换成拳、掌、爪、刀和指五招,五种各异的气势快速切换,最后融成一体。
  唐楼修炼这人道功法,原先只练成前三招,如今以金仙境界驱动,再加上对人道的理解,瞬间将五招练成,并合并成一招大仙术。
  人道洪流挟带大势,朝着众孽子化身的巨人冲荡过来,
  巨人咆哮着,亿万双手臂挥动,每只手掌凝聚一团人面,如流星陨雨般划落天际。
  “唐楼,千万人之心,便是我一人之心,你胆敢和天下人作对,便是自寻死路。”
  人面咆哮着、嘶吼着,摩擦空气生热着火,拉出一条条滚烫灼热的橘色长尾,伴随着滚滚浓烟。
  天书世界此刻呈现出末日景象,天空被烧得通红,大地被两股力量冲撞撕扯,厚重土层变得松软酥脆,裂缝下岩浆流淌,剧毒的硫磺气息弥漫四周。
  “一人之心,怎能囊括天下。须知人心思变,不变则亡,你以邪魔手段,排除异己,所有人的心灵,都要服从你的思路,这边是倒行逆施!”
  唐楼一步步走上前,身边人道洪流往前冲刷。
  “我为万民请命,便是要灭你这邪魔。”
  众孽子哈哈大笑,“说得冠冕堂皇,神鬼正邪,何来区分?你若是站在我的位置上,必然做得更加极端。”
  唐楼摇头,“我不学你,我所要做的,便是让选择的权利,还给天书世界的芸芸众生。”
  众孽子自信说道,“人心的极致,便是邪恶。若是放纵其演变,即便是凡人,最终也会化作恶魔。唐楼,你如此自信,是要酿成大祸的。”
  “那好,我们便赌这一局。”唐楼说道。
  众孽子慨然答应,放开巨人的防御,任凭人道洪流,冲刷内部的亿万生民。
  最终决战的地点,放在天书世界的亿万生民体内。
  众孽子以心灵之力,催化人心的善恶,各种欲望丛生,瞬间如杂草般疯狂生长。
  千亩良田、金银珠宝、高床暖被、美女娇妻,这是财富之欲。
  加官进爵、封疆重权、雄兵在手、朝野俯首,这是权力之欲。
  世人膜拜、流芳百世、青史留名、当世圣人,这是功名之欲。种种欲望自萌发起,便一发不可收拾,将世间生灵拖入欲望的海洋,永世沉沦无法超脱。
  众孽子狂笑不止,“什么是人心?这就是人心,永无止境追求欲望,就像是吞象的蛇,终有一天见自己撑爆。”
  然后,目光落到唐楼身上,“你的想法太天真了,不管是凡人,还是修行者,缺少的就是自律,唯有建立至高无上的体系,将人心汇成一炉,方才能锻除杂质,成就永恒。”
  “别得意太早了,人道的进程,永远是弯曲中前进,不受控制的欲望是猛兽,我们控制欲望,将其作为前进的动力,便能推动世界的进步。”
  唐楼一字一句说道,内心对人道五式的理解越发深入,说到底,人类的所有行为,不过是求生乞活而已。
  人道洪流大涨,瞬间淹没被欲望控制的众多生灵。
  沉沦欲望无法自拔的生灵心头,突然闪现原始蛮荒的迹象,人类从树上、洞穴走出,刨开土地、砸破冰层,寻找充饥果腹的食物,和猛兽搏斗,在洪水中挣扎。
  这幅画面,勾起许多人内心深处的记忆,贫穷时辛勤耕种,暴雨时破屋相依,寒窗豆灯下苦读,寒冬腊月织布,酷暑烈日拉纤。
  和欲望相对的,是创业艰难的回忆,比蜂蜜白糖更加甘甜。
  许许多多的生灵,瞬间惊醒,膨胀的欲望像是气球,载着他们升到九霄,等到欲望涨破时,他们发现双足踏空无可凭依,就会摔得粉身碎骨。
  一时间,许多人醒悟到,不切实际的欲望,只是存在梦中的虚妄,唯有脚踏实地,制定切实的目标,才是生存之道。
  人之道,便在于永不知足,向天借,向自身寻,知晓欲望并控制欲望,转化成前进的动力。
  人道洪流之下,生灵逐一摆脱众孽子的蛊惑,目光恢复清明。一道道黑气被逐出天灵,在半空缭绕纠缠,最终还原成众孽子的巨大人面模样。
  众孽子咆哮着,他失败了,众人摆脱他的心灵之力蛊惑,恢复自我意识,胜利朝着唐楼倾斜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