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普通人的日常(五)


小说:诡秘之主  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看完纸上印出的那些痕迹,帕切科扭过头来,对旁边的巴顿道:
  “接下来的事情会相当复杂,我会寻求警方的帮助。
  “而你,可以返回基金会,等待后续的询问。”
  凝视着纸张的巴顿听到这句话,不仅没有失望,反倒一阵庆幸,连忙点头道:
  “好的。”
  读完弗纳尔遗留的文字痕迹之后,巴顿的直觉告诉他,事情会非常危险。
  而作为一个普通人,避开危险是本能的选择。
  当然,这也是因为弗纳尔只能算他的普通朋友,还不值得他冒着极大的风险去掺合这件事情。
  回应完毕,巴顿立刻转身,从旅馆老板和服务生之间穿过,来到了街上。
  这一次,他没有选择公共交通工具,上了一辆出租马车。
  巴顿这次外出属于特殊事务,比较紧迫,且有“合规部”副主管作证,所以,能够报销这方面的费用。
  而花基金会的钱和用自己的薪水,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感受。
  途中,巴顿望着窗外的风景,忍不住思考起弗纳尔现在的状态:
  “他还活着吗?
  “房间内那么浓烈的血腥味……
  “希望他还活着吧,愿主庇佑他。
  “如果他还活着,现在会在哪里?
  “在哪里……
  “会不会?
  “这!”
  思绪电转间,巴顿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忙吩咐车夫,让他改变路线,前往自家所在的街区。
  没过多久,他回到了家中。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巴顿的妻子迎了上来,一脸诧异。
  此时距离午餐都还有一段不短的时间,更别说下班。
  巴顿没摘帽子,没脱外套,没回答疑问,直截了当地问道:
  “弗纳尔来过吗?”
  “他一刻钟前来拜访你,我让他在书房等待,并派了维尔斯去基金会找你。”巴顿的妻子如实回答道。
  维尔斯是他们家的男仆,而很显然,一刻钟不足以让他抵达“鲁恩古物搜集和保护基金会”。
  这才是巴顿妻子最诧异的地方。
  “嗯。”巴顿重重点头,急匆匆通过客厅,上至二楼,进入了书房。
  书房里面,窗户大开,帘布轻摇,空无一人。
  “弗纳尔?”巴顿喊了一声,但无人回应。
  他跳窗离开了……巴顿皱起眉头,认真地环顾了一圈,发现自己书架上摆放的几本书籍出现了顺序的混乱。
  那是一套历史方面的丛书,分为上中下册。
  巴顿的习惯是从右往左排列,而现在它们变成了从左往右。
  他无声吸了口气,快步走了过去,抽出了那三册书籍。
  一番仔细的检查后,巴顿发现中间那册有一页被人折了起来。
  他连忙翻到那页,展开了折角。
  上面用铅笔写了一段单词潦草的文字:
  “第四纪的遗民们在崇拜邪神。”
  嘶……巴顿又是惊慌,又是恐惧,猛地将手中的书籍塞了回去。
  没怎么去思考,他蹬蹬蹬冲出书房,奔向楼梯,准备去寻找“合规部”副主管帕切科,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他,并请他找警察来保护自己的家人。
  等出了家门,巴顿才放缓脚步,考虑起一个相当重要的问题:
  该去哪里找帕切科?
  克劳夫旅馆,斯托恩警察总局,还是基金会?
  经过短暂的思考,巴顿决定回基金会,找别的“合规部”雇员。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出租马车停在了他家门口,帕切科.道恩走了下来。
  “我们发现弗纳尔又来你家了。”这位“合规部”副主管语速颇快地解释了一句。
  巴顿松了口气,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对,但他已经离开。
  “不过,他有留下一些线索。”
  说完,巴顿领着帕切科进入自己家,来到书房,将那册书籍递给了对方。
  帕切科看了两眼,用手指于那行文字的表面轻轻滑了一下。
  紧接着,他拿出先前用过的铅笔,于弗纳尔留言的侧面写道:
  “报警!”
  做完这一切,帕切科将这本书塞回了它原本的位置。
  但是,他没有把书籍完全推入。
  这样一来,整排图书就产生了一个往外的凸起。
  “好了,回基金会,用午餐,然后,等警察们的好消息。”帕切科拍了下手掌道。
  巴顿不是太明白这位资深律师这么做的缘由,但他没有开口询问为什么。
  他真的不想深入掺合这件事情,他觉得自己完全承受不住。
  巴顿旋即编织理由对妻子解释了几句,然后跟着帕切科返回基金会,开始了日常的工作。
  到了下午茶时间,他刚结束一次古籍鉴定,就听见了敲门声。
  “有线索了,需要去你家一趟。”帕切科缠着灰色围巾,立在门边道。
  “线索?”巴顿惊讶起身。
  帕切科没做正面回答,摊手做了个邀请的姿势。
  巴顿无法拒绝,与对方一起回到了家中。
  “弗纳尔又来了!”他的妻子明显察觉到了不对,颇为惊恐地迎至门口。
  “没事,一些小问题。”巴顿维持着自己男子汉的形象,宽慰了妻子一句。
  来到书房后,他和帕切科发现弗纳尔又提前逃走了。
  “该死的,他就不能等一下吗?”巴顿忍不住抱怨道。
  “没关系。”帕切科走到书架前方,抽出了那本图书。
  很显然,弗纳尔已阅读过他的建议,因为这本书籍被完全塞入了架子里。
  “我大概知道弗纳尔在哪里了。”帕切科半闭上眼睛,笑着说道。
  巴顿一阵愕然:
  “怎么知道的?”
  帕切科睁开眼睛,微笑回答道:
  “他接受了我的贿赂,不,馈赠,也不对,最准确的描述应该是建议。
  “当然,他未必会采纳。”
  说完,这位“合规部”副主管越过巴顿,走出了书房。
  巴顿下意识跟在他的身后,一路离开自家所在的区域,拐入了附近一条街道。
  那条街道的尽头,有一栋因火灾而垮塌的房屋。
  “竟然还没开始重建。”巴顿小声说了一句。
  帕切科又戴上了白色的手套,表情略微严肃了一点。
  他通过还算完整的正门,进入了半坍塌的大厅内部。
  一根根焦黑的木头垂落于地,挡住了一道人影的下半身。
  那人影穿着棕色夹克,鼻子红彤彤的,看起来很结实,正是考古学家弗纳尔。
  巴顿暗自吐了口气,急声问道:
  “你怎么不报警?”
  “他们监控着警察局。”弗纳尔表情没什么变化地回答道。
  巴顿脱口再问:
  “为什么不离开斯托恩,去别的城市报警?”
  “他们监控着蒸汽列车站。”弗纳尔用同样的口吻回应道。
  巴顿想了想,皱起了眉头:
  “你有很多方式离开斯托恩,他们没法封锁一座城市。”
  听到这个问题,弗纳尔的表情逐渐生动了起来,语气略显飘忽地说道:
  “我感受到了那位伟大存在的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