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三章:天阳上人,死了吗?


小说:不死武皇  作者:妖月夜
  黔阳禁地深处。
  那漆黑如阳的深渊当中,一只古兽之爪突然探出,简直是宛若从远古的魔渊当中探出。
  那兽爪,遮天蔽日,让人胆寒!
  “这古兽,到底达到了什么境界?”蓝氏的神王全部都被震住了!
  “黔阳禁地内的恐怖存在出手了?”不仅是几个神王,就连远处那些天神也全部一惊。
  刚才,他们都一个个感觉到神魂在颤栗。
  似乎,在黔阳禁地深处,有一尊古老的大能复苏,爆发出了惊人的气机。
  那种气机,可气吞山河!
  突然出现的巨爪,让他们感觉到如有死神降临!
  那气息,太可怕了!
  哪怕是天神,都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似乎,在那古兽手下,他们就宛若是蝼蚁,翻手可杀!
  “天阳上人,被那恐怖的存在,一巴掌碾压了?”
  “他会不会直接被拍死了啊?”而此时,几个蓝氏的神王相视一眼,皆是露出震撼之色。
  他们的脊背,都在冒着寒气。
  在他们那眸子当中,有的只是深深的骇然,再也没有了一点神王所拥有的王者之势!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震撼人心!
  谁都没有想到,那古兽之爪,直接就落下了。
  那气势,根本就让人不可抵挡!
  莫说天阳上人,只怕是神君,都不见得能够抵挡下来啊!
  “怎么办?”最后,蓝乾封瞅向了蓝墨云。
  到了此刻,他也被吓得魂飞魄散。
  身为神王的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禁地深处的恐怖存在,到底是多么强大。
  若是那禁忌,真的出世,他们只怕都要被湮灭。
  “怎么办?”蓝墨云盯着前方的禁地深处,他眼皮跳的,那眸子当中,尽是露出不甘之色。
  天阳上人身上,可是有几件至宝啊!
  谁愿意放弃?
  他真的想将之据为己有!
  吼!
  也就在此时,那禁地深处,又有怒吼声传出。
  轰隆隆!
  那里爆发出了惊人的神力,宛若有世界爆炸开来。
  一片混元光纹冲天而起,震溃了黑暗之气。
  可是,就在此时,吼声传出。
  黔阳禁地深处,有一尊古兽猛的站起。
  这古兽站起,能有万米之高,在它身上,鳞甲遍布,黑暗之气滔天。
  它那双眼瞳,就好像是两轮黔阳,当空绽放着炙热的气息。
  它眸光睥睨,扫过八方!
  强大的气机覆及方圆八万里。
  在这一刻,不仅是蓝氏的神王,哪怕是外面那些蓝氏的天神!
  哪怕是黔阳山脉外的修者,都感觉到心头一跳,呼吸都变得凝重了起来。
  那气势,当真是压盖山河!
  “这是什么存在?”
  “好恐怖的气势!”惶恐之声,在黔阳郡响彻开来。
  “退,快退,此地,尊者之下,绝不可入!”当下,蓝墨云连忙带着族人,向着深渊边缘飞去。
  此时的他,心中惶恐无比。
  因为,那这古兽的气息太恐怖了!
  恐怖得让人神魂颤栗!
  恐怖得让人胆寒!
  这绝对是超过了神君级别的强者!
  到了此刻,蓝墨云心中才明白,为何尊者进入当中,也会退走!
  因为,黔阳禁地内,真的有大恐怖存在!
  谁知道,在那深处,有没有天尊级别的大能?
  有没有至尊级别的强者?
  想到这里,他心都要跳了出来!
  蓝乾封等人气都不敢喘,连忙爆退!
  同时,他们暗暗感应,感应着深渊当中的那尊恐怖存在。
  因为他们怕,怕这尊古兽会想他们出手!
  好在那古兽并没有出来,也没有向他们出手。
  如此,蓝氏的神王这才安然的遁离了黔阳山脉!
  “老祖,当中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他们飞出,蓝氏的真神连忙来问。
  “里面的禁忌存在被惊动了!”蓝墨云开口,在瞅了一眼前方的山脉后,心有余悸的说道。
  “那天阳上人呢?”
  “他死了吗?”许多天神询问道。
  “应该死了吧!”蓝墨云喃喃一句,不由得向着那黔阳之渊感应而去。
  “如此一击,他能活下来吗?”蓝乾封也是一阵心惊,“传说,进入乾阳禁地深处的修者,可是极少有人可以活着出来的啊,何况,这天阳上人,还惊动了这古老的存在,他……又岂能活下来?”
  “留一些人在此静观其变!”蓝墨云眸光一凝,向着众人说道,自己则是连忙遁离这片区域。
  此时,他的心,依旧在狂跳,那内心当中的惊恐之意,还没有平息下来。
  若是那黔阳禁地的古兽真的出手,他们在这附近,肯定是连跑的机会都没有啊!
  所以,他连呆,都不敢呆在这黔阳山脉附近。
  “走!”顿时,蓝乾封也是点头,连忙飞离此地。
  如此,在这片区域,只留下一些天神在此驻守。
  而这些驻守的天神,也是瑟瑟发抖,一个个满脸惊惧。
  “老祖,要不要将这事情禀告给宗族啊!”在离开黔阳山脉时,蓝乾封忍不住向着蓝墨云说道。
  而此时,蓝墨云则是不由眉头紧锁,他还有些顾忌,并不想告知宗主。
  毕竟,若是天阳上人还活着呢?
  一旦宗族的人来,他们,可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啊!
  这让他心有踌躇!
  在至宝面前,显然,哪怕是神王,也有自私自利的一面!
  几尊神王飞离。
  待得远了,他们便是逐渐的感知,禁地深处的恐怖气息,逐渐的减弱。
  那尊恐怖的存在,并没有继续出手。
  “那大能的滔天气息已经内敛,我们,也无需急着禀告宗族了!”见此,蓝墨云低声道。
  “接下来,就静观其变了!”蓝乾封喃喃道。
  “真希望天阳上人还活着啊!”旁边两个神王深吸了口气说道。
  若天阳上人还活着,那么,他们依旧还有机会!
  “要想知道天阳上人的生死,还不容易?”顿时,蓝乾封眸光一闪。
  “您是说?”另外两个神王眼睛一亮。
  “不错,天阳上人麾下的神灵必有他的魂牌气息,一看,就能知道,他是生,是死!”蓝乾封狰狞一笑。
  “这倒是一个好办法!”闻言,蓝氏的神王心中一喜。
  只是,他们心中也是很狐疑。
  天阳上人,真的能活下来?
  就算暂时没死?
  可是,在那黔阳禁地深处,他又能抗下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