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7章 方平的狂!(万更求订阅)


小说: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交出九皇印!”
  “方平!”
  妖帝气血冲霄,脸色冰寒。
  当着三界强者的面,方平这位破七武者,逼迫一位破二门的强者交出至宝,他真以为三界姓方了?
  有人冷笑道:“方平,三界……还不是你的!”
  方平看都不看乾王。
  此话,乾王说的。
  虾米一个,他不想此刻浪费精力。
  方平拖刀踏前一步,气机锁定妖帝,低沉道:“交出九皇印,妖帝,交还是不交!”
  妖帝大怒!
  此刻,铸神使看了方平一阵,心中叹息一声,无奈,也是踏前一步,缓缓道:“鲲鹏,九皇印你拿来无用,何必阻了方平的道!”
  “你要为他出头?”
  妖帝脸色冰寒。
  铸神使沉默,沉默便是默认了。
  乾王扫了一眼鸿坤,鸿坤微不可见地点点头,乾王踏前一步,笑道:“铸神使,此刻内讧,不合适吧?道树道兄还在,大家都在为了破关而出力,你们不出力便罢了,还要捣乱……”
  道树也是心里有些愠怒,此刻的他,急切地想破关。
  方平一而再地捣乱!
  之前还杀了羿,更是让他恼火,再加上破天玉在方平手中,这时候,道树也是阴冷道:“诸位,还是联手破关为好,私怨,之后再谈!”
  方平眯着眼,眼中寒光闪烁。
  “我要是不答应呢?”
  道树平静道:“鲲鹏道兄既愿意联手破关,那吾等不会坐视道兄被人欺上门!”
  “你要开战?”
  “方道友自己决定。”
  那边,黎渚也是微微踏前一步,笑了笑,看向方平,有些狐疑,有些玩味。
  方平,此刻忽然要夺九皇印,他有把握此刻破八吗?
  还是别的原因?
  身后,乱和石破都是微微皱眉,这时候夺九皇印,方平能及时消化吗?
  要不然,现在就把妖帝给得罪死了。
  而就在这时候,苍猫一下子窜到了天狗脑袋上,爪子揪着狗耳朵,喊道:“大狗,打他们!”
  天狗哼了一声,它懒得管方平的事。
  不过……苍猫既然说了,它也早就看妖帝不顺眼了,这时候哪还有废话,冷冷道:“方平,废话什么,要抢就抢,不抢废什么话!”
  方平看了一眼道树,此地,他最忌惮的当然是道树。
  自己这一方联手,也未必是道树的对手。
  方平深吸一口气。
  现在还只有一位破九,到后期,可能有几位破九阻拦自己,不给自己夺取九皇印。
  方平没再说什么,捏碎了一块玉佩,缓缓道:“道树,镇天王在等你,我和妖帝的事,你最好别插手!”
  道树皱眉。
  方平不再理他。
  这次没忽悠人。
  镇天王的确给了方平一块玉佩,关键时刻捏碎就行,他知道方平遭遇危机,会提前赶来的。
  就在此刻,一声低喝传来!
  轰隆!
  一声巨响传出,下一刻,镇天王有些狼狈地从后方的巨大门户中钻入,骂骂咧咧道:“干起来了?我看人皇还在四处闲逛,怎么就干起来了?”
  “……”
  四方皆寂。
  这家伙,真在!
  他一来,方平心中有底了。
  “干爹,拦住道树!”
  就这么一句话,方平破空而出,原力爆发,浑身气血燃烧,瞬间爆发出破七最巅峰的实力。
  “断道之战,谁插手,不死不休!”
  方平暴喝一声,手中长刀爆发出璀璨的光芒,妖帝也是冷哼一声,手持兽皇杖,一杖击来!
  那边,道树皱眉,看着镇天王。
  而镇天王,此刻还有些茫然,接着恼怒道:“都没来,老子第一个来的,还怎么压轴!混蛋玩意!”
  他好气!
  还没开始呢,自己被方平弄来了,多没面子!
  道树盯着他,镇天王见状哼道:“看什么看!破九怎么了?老夫也是破八巅峰,缠住你片刻没问题,你被老子缠住了,有的是人想杀你,你以为其他人想看神皇一门二皇?”
  道树凝眉,没有说话。
  他的目的不是现在厮杀,不是杀方平,是破关。
  可是……真让人恼火啊!
  方平这混蛋,居然在这逼迫鲲鹏,夺取九皇印,换成谁也不会给他吧?
  正想着,一声巨响响彻天地。
  ……
  轰!
  方平倒飞,妖帝微微后退几步,有些震撼。
  破七巅峰的方平,肉身强大的可怕。
  妖帝很强!
  破二门实力,极限3000万卡以上。
  而方平,哪怕肉身强大,哪怕有兵器增幅,气血燃烧,撑死了2000万卡,可双方瞬间交手百招,方平只是倒飞,并未受创。
  天狗刚想助战,方平暴喝道:“让开,天狗,杀了乾王!”
  此话一出,众人一愣。
  天狗也有些呆滞,不是联手杀妖帝吗?
  “去!”
  方平再喝一声,天狗有些恼火,却是没再废话,怒吼一声,瞬间朝乾王杀去!
  鸿坤一看这情况,皱眉不已,却是没有出手。
  “铸神使,杀黎渚,好大的胆子,我的事你也敢插手!”
  铸神使眯眼一笑,瞬间破空。
  心中却是担忧!
  方平疯了吧?
  你一个破七,去战破二门的妖帝?
  可方平这么说,他选择了相信。
  下一刻,铸神使杀向黎渚。
  他和天狗都比这两人强,这两人岂会是他们对手,刚破八而已,而且还没破门。
  鸿坤和鸿宇都有些坐不住了。
  石破和乱对视一眼,两人有些无奈。
  入坑了!
  罢了,干就是了!
  “二位,这俩交给我们,地皇家的俩傻儿子交给你们!”
  乱大吼一声,扛剑而出,瞬间杀向乾王,吼道:“大腿给老子留下!”
  此话一出,乾王脸色涨红,气的够呛。
  然而,他的确不敌天狗。
  这时候,乱再插手,他岂能匹敌二人。
  鸿坤也是郁闷,怎么就真的斗起来了?
  可已经被人杀上门了,他能如何?
  他都没说话,天狗瞬间放弃了乾王,咆哮道:“鸿坤,你困本帝三千年之仇,今日找你算算!”
  早就想打鸿坤了,机会来了!
  “嗷!”
  一声剧烈的咆哮声响起。
  “吞天!”
  天地黑暗了下来,此刻,整个天地间就一张狗嘴。
  天狗一口吞下,与此同时,一根铁链朝坤王锁去。
  那边,铸神使也是瞬间丢下了黎渚,朝鸿宇杀去!
  四大破眨眼就和对方四位破八厮杀了起来。
  八位破八,几乎是瞬间厮杀到了一起,能量爆发,气血纵横,那些不到天王境的武者,纷纷变色,好在道树还要他们召唤强者,低哼一声,精神力覆盖四方,将这些人保护了起来。
  在场还没参战,也没被人锁定的破八,此刻只有封。
  镇天王和道树气机纠缠,显然是管不到他了。
  封眯着眼,看着方平。
  方平正在被妖帝压着打,若不是仗着肉身强者,此刻早就被妖帝打爆了肉身了。
  3000万卡对2000万卡,差距还是很大的。
  一位破八,足以改变局势。
  至于破七的艮王,原本是想参战的,可一看,好像也没人给他去战,他还没动,一只猫就蹲在了他面前十米不到的地方,奇怪地看着他。
  好像在等他出手!
  艮王见状,也懒得再去参战了。
  都是破八的强者战斗,他刚破七,现在去参战,也许会死的很惨。
  再说了……他还真未必打的过这只猫。
  他不去参战,破六的天植更不会了。
  在场战斗起来的,最弱的方平都是破七巅峰,隐约间要破八的存在,他去了不是找死吗?
  ……
  “冥神,怎么办?”
  双方说战斗就战斗起来了,足足十多位强者参战。
  出人预料!
  而且几乎都有破八战力,哪怕方平,配合手中的长刀和强大的肉身,都隐约间达到了破八,若是在界点之外,方平也是有希望打破八重天界限的。
  这么多强者,原本好端端的在破关,哪料到一眨眼,战起来了。
  冥神皱着眉头,瞥了一眼那边的苍猫,心中叹息一声。
  除了方平和妖帝杀红了眼,其他人现在并未真的用尽了全力。
  自己这一方参战,若是混乱的情况下,那还可以浑水摸鱼。
  可现在……现在只要对苍猫动手,必然会引发方平这边全力对他们出手。
  鸿坤他们恐怕乐得看戏!
  “等!”
  冥神传音,等!
  本源一脉很强,此刻,还没到极其混乱的地步,关卡也没破,道树最终恐怕会出面说和,以免耽误了大事。
  他们出头,那一切都会改变的。
  ……
  砰!
  “方平,凭你也配逼迫本帝!”
  妖帝声音冰寒,破七毕竟只是破七。
  方平和黎渚乾王两人一战,还有希望,未必会熟。
  可和他一战?
  差的多!
  一杖击飞方平,方平口溢鲜血。
  而此刻的方平,方平红了眼,“你真以为我怕了你?鲲鹏,你在找死!”
  “燃我大道!”
  轰隆!
  这一刻,方平安装上了圣道,接着迅速燃烧。
  安装上圣级大道的他,本就具备了破八的战力,肉身强大,兵器增幅,再加上此刻燃烧大道,爆发出更强大的力量。
  这一刻,方平气息急剧攀升!
  200万,2200万,2300万……
  眨眼间,接近了2500万卡左右。
  方平如同火人,全身都是本源燃烧的火焰。
  四方战斗的动静瞬间弱了下来。
  所有人都是骇然!
  破八!
  还不是刚入的那种!
  虽说和方平燃烧了大道有关,可方平……真的破八了?
  妖帝也是脸色一变!
  就在这时候,方平暴喝一声,一堵无形之墙出现,瞬间消失。
  妖帝闷哼一声,方平却是毫不犹豫,“爆!”
  轰隆!
  妖帝不知道情况,封却是嘴角一抽,这家伙真的把自己的封天之法改成了炸天之法了、
  该死的!
  妖帝微微一滞,而此刻,方平那是毫不犹豫,持刀瞬间斩杀而来。
  “破天!”
  “长生!”
  “魔武!”
  “众生!”
  “苍生!”
  一连五喝,五刀合一,气血不溢,气机却是撼天动地。
  李长生的剑!
  方平如同疯魔,持刀劈下!
  轰隆!
  妖帝被方平自爆封门之墙,本源微微一颤,受到了一些影响,动作稍微慢了一点。
  就这一慢,方平五刀合一,已经斩下!
  “哼!”
  一声冷哼,带着无穷的煞气,震动四方。
  妖帝也是一杖迅速击去!
  然而方平根本没有理会,以伤换伤,一命换一命!
  就看你妖帝修炼到了这地步,愿不愿意为了九皇印和我死战到底!
  噗嗤!
  刀落!
  一条手臂被斩断,轰隆一声炸开,妖帝的。
  砰!
  兽皇杖一杖击出,方平胸口血肉炸裂,晶莹剔透的心脏瞬间爆裂开,兽皇杖直接穿透了方平。
  方平狞笑一声,他肉身强悍,不比妖帝弱丝毫,岂会在乎这个!
  “老子还能持续半小时,半小时拼死你!”
  “斩神刀!”
  轰!
  长刀转向,方平任由兽皇杖在自己胸口插着,吞噬自己的血液,再次一刀劈出,长刀泛现血色。
  他就是个疯子!
  妖帝手臂瞬间长出,也是憋屈,愤怒!
  九皇印值得自己拿命换吗?
  方平未必可以耗死他,可方平现在燃烧大道,战力虽然还是不如他,可哪怕他杀了方平,自己必然会重伤。
  击杀一个差不多快同阶的家伙,哪有那么简单。
  破八那么好杀,当日源华就不会和掌兵使同归于尽了。
  “断我方平之道,今日让你命断此地!”
  方平狰狞狂笑,挥刀再斩!
  砰!
  妖帝拔出兽皇杖,瞬间和长刀碰撞,轰鸣声震天。
  双方那是开战就是血战!
  一眨眼,方平再次任由妖帝一杖击穿自己的喉咙,自己却是一刀劈的妖帝头上血肉爆炸,只剩下骨头。
  众人都看呆了!
  两位不算有大仇的家伙,都是三界的顶级强者,说起来真没什么过不去的仇恨。
  可现在,那是直接上去就是血战到底!
  不是妖帝要血战,是方平那家伙太疯狂了,逼迫的妖帝不得不战。
  妖帝不尽全力,可能真会被方平斩杀当场!
  这家伙此刻燃烧大道,强的可怕。
  ……
  “玛德,这到底什么实力!”
  天极这些人都快疯了。
  破八?
  接近二门的地步?
  方平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隐藏实力了。
  众人议论纷纷,那边,道树皱眉,低沉道:“镇,他燃烧大道,大道彻底燃烧之下,必死无疑……”
  镇天王抠鼻子!
  抠了一下,好像才听到,诧异道:“啥?”
  “……”
  道树气急,“现在关卡未破,我们什么都没拿到,现在厮杀……”
  “跟我有啥关系?”
  镇天王无语道:“他要杀人,我又拦不住!别看喊我干爹,我要是拦他,喊他干爹都没用!让他杀好了,杀不了鲲鹏,他自己完蛋,死了一个不就消停了。”
  “……”
  你说的是人话吗?
  道树都要吐血了。
  这不是你义子吗?
  你居然说这种话,你是人吗?
  什么叫死了一个就消停了?
  ……
  轰!
  砰!
  其他八位参战的破八强者,此刻都是边战边看那边,战斗的心思都弱了许多,只是彼此牵制。
  此刻,纷纷看着方平和妖帝。
  乱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看向乾王,嘀咕道:“他么的,你还招惹他,疯了吧?这疯子什么时候这实力了,你小心哪天被他弄死!”
  “……”
  乾王黑着脸,心中也是颤动。
  这魔头怎么强到了这地步?
  哪怕不燃烧大道,恐怕都达到破八的地步了。
  这么说,和他实力相当。
  可方平,锻了玉骨,肉身也快玉身境界了,兵器比他强,力量掌控度好像都比他稍微高点……
  一比,乾王心中微微一颤。
  真要交手,他恐怕不是这魔头对手。
  这还是正常情况下!
  现在的情况,方平燃烧大道,更强大了!
  而且方平真的是悍不畏死,妖帝却是不想和他拼命,一时间反而有些被方平压制的趋势。
  这……算什么?
  黎渚,鸿宇,鸿坤……没有一人不忌惮的。
  艮王和天植,更是后退一大截,不能参战!
  之前还想去围杀方平,现在一看,艮王脸都发白。
  幸好天王印给了方平!
  否则,之前可能会被方平斩杀当场。
  难怪之前方平如此嚣张,原来是因为他自己真的破八了。
  该死的!
  方平这阴险的家伙,那么嚣张,若不是忌惮他往日战绩,当时他不会交给方平的,那自己死定了。
  ……
  众人心中震撼,殊不知,镇天王都是暗暗咬牙。
  玛德,怎么弄的?
  破八了!
  这么下去,自己还能镇得住这小子吗?
  真可怕!
  他都觉得可怕,那边,封也是脸色挣扎。
  方平太可怕了,要出手助妖帝斩杀他吗?
  他也是接近破二门的强者,单独交手也不怕方平,何况还是和妖帝联手,方平大道燃烧殆尽,必死无疑!
  “燃烧大道……”
  “他……燃烧几次了?”
  封心中在考虑这个问题,好像不是第一次了。
  方平燃烧大道,真的不是第一次了。
  “石破的本源境在他手中,他可以替换大道,昔日,他破了自己的皇道,从那之后,就经常燃烧大道……”
  “当***迫的皇者低头,他要了三条圣道。”
  “之前,袁刚被杀……”
  封脸色发白,他不敢想了!
  方平,这时候燃烧的大道,是圣道还是天王道?
  袁刚的大道,有没有被他剥离?
  方平无缘无故的杀袁刚,两人虽说有仇,可在场的比袁刚和他仇恨深的人多了。
  “袁刚刚破天王境,岂是方平对手,方平可以突入本源,他……学会了我的封天之法,封堵袁刚大道,袁刚恐怕都来不及自爆大道!”
  “袁刚的大道,在他手中!”
  “他现在燃烧的……是之前的圣道?”
  “燃烧圣道,他接近破二门,燃烧天王大道……他又是什么实力?”
  “他……还在隐藏实力!”
  这一刻,封的强大精神力迅速运转,在关联一切线索。
  方平一直气机不显,大道不显,他之前也没看出什么异样。
  此刻,方平在厮杀,在血战,封眼神微动,迅速一缕精神力探出,他要感应一下,到底是圣道还是天王道。
  两人交战,何其强大,此刻厮杀的虚空都在坍塌。
  也就是这,在外面,半个华夏都被瞬间打塌了。
  封的精神力很微弱,两人都没察觉,察觉了也不在意,一接近便是瞬间粉碎的下场。
  封却是不在意,一次次的窥探,一次次的粉碎。
  眨眼间,粉碎了数百次,封陡然脸色一变!
  圣道的气息!
  是圣道的气息!
  不是天王道!
  那方平还有一条天王道存在,圣道和天王道给方平带来的区别大吗?
  封不知道有多大区别,可用脑子想想都知道,天王道肯定比圣道更强。
  “他还隐藏了实力!”
  封心中冰寒,方平想算计谁?
  他对付妖帝居然都没全力以赴,甚至故意燃烧大道,难道想装重伤坑人?
  “接近破二门的他,已经极其骇人,谁能想到,他还隐藏了一些东西……”
  封眼神变幻一阵。
  之前还伫立在战场中央的他,此刻,缓缓退去。
  不参战!
  他怕方平就是为了坑杀一位破八,自己很危险。
  他甚至害怕,方平和妖帝故意做局,就是要坑杀他。
  因为有过这事!
  当日,天魁就是如此死的。
  他不敢去了,人心太复杂,妖帝和方平看似杀的凄惨,谁知道下一刻会不会联手对付他!
  封,一步步退去。
  看到他走了,妖帝闷哼一声,有些恼火。
  之前众人其实有过协议!
  关键时刻,方平的人族最强,要联手的。
  封居然撤了!
  混蛋!
  刚有些走神,对面,方平双眼血红,兴奋的无以复加,封走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
  “杀!”
  方平如同吃了兴奋剂,左手捏住了兽皇杖,任由兽皇杖爆发,打的他玉骨都在开裂,却是一刀横劈妖帝脖颈。
  砰!
  妖帝脑袋都差点掉了下来。
  “该死!”
  下一刻,一声穿透天地的鹰唳声响起。
  不是鹰!
  是大鹏!
  妖帝展露真身了。
  到了妖帝这境界,哪怕人身,也足以爆发全部实力,可化为本体,那代表也到了极限,要血拼到底了。
  “方平,你真以为三界你无人可制?”
  遮天的大鹏鸟,声音冰寒。
  而方平,则是冷笑一声,“起码不会是你,给脸不要脸,说了九皇印我必夺,你非要断我大道,今日不死不休!”
  断道之仇,比杀人父母都要狠。
  此话一出,化为大鹏的妖帝都是无奈,之前没想到方平这么强,知道的话……也许就不是这样了!
  后悔吗?
  有点吧。
  妖帝心中也是悲凉,被方平杀到本体呈现,这代表方平真正和他们这些三界至强者站在了一个阶段,不化本体,有陨落之危。
  “杀!”
  铿锵的厮杀声穿透通道,方平无惧,今日不夺九皇印,还等什么时候!
  噗嗤!
  锋利的爪子,瞬间抓住了方平的脑袋,方平却是再次仰头,满脸血液,狰狞大笑!
  妖帝眼神微变,下一刻,一缕本源气朝他爪子中蔓延。
  “炸!”
  轰隆!
  “烧!”
  四面八方,陡然升起一股火焰,熊熊烈火,燃烧了虚空。
  方平快要玉身的血肉,眨眼间被焚烧殆尽。
  而妖帝,身上传来了烤肉香味。
  妖帝低吼一声,利爪用力,兽皇杖忽然化为一条巨龙,朝方平吞杀而去。
  方平手中长刀,也是眨眼间化为巨龙,两条巨龙浴血厮杀,兽皇杖隐约间竟然不敌,也看的众人呆滞,方平的长刀,居然比妖族至宝都强大!
  “大!”
  方平一声暴喝,只剩下玉骨的骷髅,瞬间迎风而涨,千米,万米,眨眼间比大鹏都大。
  “老子不会变吗?”
  “哈哈哈!”
  方平一拳轰向妖帝的脑袋,双方再次惨烈厮杀起来。
  轰隆隆!
  片刻后,天地间只有一具骷髅人和一只骷髅鸟骨骼碰撞,激烈厮杀。
  再这么战下去,众人知道,必有一人要死,另外一位也要重伤。
  这时候,道树皱眉,低沉道:“方平,鲲鹏,休战吧!鲲鹏,九皇印既然是苍猫所留,还给苍猫便是……”
  道树知道,妖帝此刻是没有台阶下了。
  好歹也是三界至强,结果被方平逼迫到了这地步,他岂能甘心?
  可再打下去,真要出现死伤了。
  这样的强者死了,接下来还要血战。
  再死几位破八,这关卡别破了。
  妖帝沉默,显然,他知道道树的意思。
  哪怕心中不甘,可他真的愿意为了九皇印和方平继续血战吗?
  战到现在,他已经损失惨重了。
  肉身,妖族的肉身可是很强大的。
  而他的血肉,被方平撕裂了大半,剩下的干脆直接用本源火给烧了。
  这疯子,现在还要和他近战,骨骼都断裂了不少了。
  双方都是玉骨!
  方平的玉骨,居然比他的还要强一些,
  这么下去,哪怕方平本源燃烧撑不住了,战死在这,他一身实力起码废了八成,破六都有可能杀他。
  战到了这地步,妖帝已经想着要借个台阶下一下算了。
  然而……方平真的疯了!
  这时候,忽然厉声笑道:“什么还给苍猫,老子要的东西,现在给老子,用得着你来还,丢了的东西,今日我要拿回来!”
  “你……”
  “血刀诀!”
  一声厉吼,无数力量融入方平的长刀中,长刀瞬间血红,原力爆发,灰色的原力溢散一些,直接将兽皇杖化形的长龙点燃了!
  方平玉骨颜色开始暗淡,妖帝忍不住了,疯子!
  都准备还给你了,这疯子居然在动用同归于尽的大招!
  他么的,妖帝真的要爆粗口了!
  “给你!”
  下一刻,一枚大印朝方平飙射而出,妖帝破空就逃。
  这一刀方平斩出,方平玉骨都要碎完,可他……哪怕挡住了,也要废了一身骨骼,他疯了才和方平拼这个!
  “哼,废物!”
  方平手骨一把抓住九皇印,冷笑一声,血肉瞬间恢复,环顾四方,好不霸道!
  然而这一刻,哪怕鸿坤和鸿宇,也是避其锋芒,脸色沉重,没有和方平对视。
  这疯子……破八了!
  九皇印到手,他会更强吗?
  众人心中战栗,他到底怎么做到的!
  PS:惊闻噩耗,起点一位老前辈白金过世,哀悼!不到40岁,生命无常,且行且珍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