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0章 诸强降临!(万更求订阅)


小说:全球高武  作者:老鹰吃小鸡
  皇者要补自己的小洞,这是私人的算计。
  补全整个本源的大洞,这是本源道一脉所有强者的算计。
  于是,无数强者涉足其中。
  而今的三界众生,都是棋中人。
  方平笑了,挺好。
  不是自己一个就行,都是棋子,那都好好的当棋子。
  哪怕九皇,不也照样是棋子。
  正想着,那边月灵低哼一声,轰隆一声巨响,北皇消失了!
  方平挑眉,北皇的替代者是谁?
  不会是月灵吧?
  至于柳山,感觉不像。
  方平觉得,巡察使中的那些人,可能都不是皇者的替代品,因为这些家伙可能是皇者挑剩下的。
  觉得没用的!
  真正有希望破境成皇者的,其实都在三界中。
  ……
  此刻,南皇、北皇、兽皇、霸天帝四位都消散了。
  地皇已经溃散,能选择的还有8位。
  “这一次灭天帝!”
  道树开口了。
  规则之力消耗了不少,大概接近20%了。
  道树心情不错,这么下去,很快他们可以尝试着闯一闯了。
  灭天帝……
  方平眼神闪烁了一下。
  三帝可能就剩下这投影了。
  不像其他人,还有真身存在。
  灭天帝之前帮他修补好了脑核,这投影……要任由这些人拿去消耗吗?
  至于之前的霸天帝……方平之前倒是没想到这几个家伙可能真的死了,就剩下投影了,现在想想,霸天帝为了成全铁头,自己被规则抹杀,还是挺可惜的。
  可能……霸天帝早就知道会有这一日。
  所以他才选择了那条路!
  霸天帝比灭天帝更直接,灭天帝多了几分算计,霸天帝却是没有这些,也许是不愿,也许是懒得去算计什么。
  方平看向镇天王,镇天王微微蹙眉,“你想阻拦?这些人现在都想破关,你阻拦就是和所有人为敌,方平,有时候还是要考虑实际的!”
  “灭天帝他……”
  镇天王抬手道:“我知道你的想法!你和三帝转世交情匪浅,不愿意看到他们消逝,可这是已经存在的规则,哪怕现在拦住了,接下来此地破碎,他们也会死。”
  方平脸色变幻。
  镇天王叹道:“活着的人更重要,方平,现在不死,你我计划实施的时候,他们会死在我们手中,你是希望死在我们手中,还是……”
  方平脸色继续变幻,接着低沉道:“好,我不管了!那就再看看,老头,这一次……我不但要东西,还要杀人!”
  “杀谁?”
  镇天王幽幽道:“你想杀谁?”
  方平环顾一圈,缓缓道:“道树,我不允许他成皇,不允许他成为神皇的脱困助力!东皇分身,我要宰了这家伙,甭管他是不是另有隐情。
  其他皇者分身,能杀一个算一个。”
  “很难!”
  镇天王笑道:“你自己考虑清楚了。这一次皇者分身出现,大概率不会杀你,当然,这些人各有算计,可能也知道彼此的棋子是谁,可能会对一些人出手。”
  每一位皇者都不希望其他人早日脱困,这是必然的。
  彼此牵制!
  要不然,一人脱困,其他人可能都会成为本源的填补物。
  所以神皇麾下的人要证道,没人答应。
  既然如此,一些皇者分身可能会出手对付一些人,让其他皇者棋子丧命。
  “尝试一下,不行就算了!”
  方平不再多说,看向那边开始召唤灭天帝的人。
  灭天帝,要消失在这三界中了。
  三帝和其他人不同,他们这一次消失,也许就要彻底消逝在三界了。
  ……
  灭天帝关卡。
  灭没再盘坐在石台上,在万源殿中走着,这里,昔日是他教导门人弟子的地方。
  背负着双手,走走停停。
  打开一个个小屋子,里面都是空荡荡的。
  昔年,四帝就他弟子最多。
  然而,死的也最多。
  感受到一道光束贯穿而来,灭天帝笑了笑,冷峻的脸上,不再带有冷色。
  下一刻,光柱贯穿万源殿,落在他身前。
  规则!
  灭天帝轻轻摇头,再次笑了一声,缓缓踏上了光柱。
  沿着光柱,朝天门那边走着。
  走出了自己的一关,灭天帝忽然回头,看向无尽黑暗中的一处光团。
  这一刻,光团之上,呈现出一道虚影。
  那是,战天帝的关卡!
  “战兄,我先走一步了。”
  灭天帝轻声说着,那边,人影微微躬身,好像在为他送行。
  灭天帝笑了,继续迈步,边走边道:“本源的问题,还是要解决的!本源是大道,并非小道,走的人多,不解决,三界迟早还会爆发隐患。”
  “万道争锋,本源一道,哪怕有新道出现,也不会直接就覆灭了。”
  “这一代人,哪怕开创了新道,万年后,十万年后,也许还有人会发现本源道,那时候,这一幕便会重演。”
  灭天帝笑道:“所以,这窟窿要补上!但是……何须三界众生去补?战,你是我们几位当中最出色的,有些事,你比我们看的更明白,更透彻。
  我们是补不上了……不过,若是将那九个老鬼,不,还再加上几位一起填进去,这窟窿大概就能补上了。”
  这一刻,光柱之外,一道人影映射而来。
  战天帝!
  二猫也趴在他肩膀上,看着灭天帝,苦着脸道:“大黑脸,你要走了呀?”
  “嗯,走了。”
  灭天帝轻笑道:“就该把你这猫也给填进去,他们几个,加上你这蠢猫,要是再能抓住种子,一起给填进去,这隐患应该就没了。”
  战天帝看着他,缓缓道:“初武,本源,该合一!本源的缺陷,和初武也有不小的关系,那几位,抽取了太多的力量,现在不愿归还,本源只能抽取本源武者的初武之力,导致三界本源肉身越来越弱……”
  灭天帝一边走着,一边笑道:“那就和我无关了,其实和你关系也不大,不过……你自己看着办吧!也许你我还能再见一面,希望还能再战一次!”
  灭天帝略显遗憾道:“听说,当年你死的比我早,可惜,你我还是没能一起并肩作战一次。”
  战天帝看着他,轻声道:“要不……这次你我并肩作战?”
  “我不行了,拖累你!”
  灭天帝轻笑道:“我去消磨一些力量,免得对你造成太大的压制,你毕竟不是分身,对你压制太大了,那些家伙,可都是分身,不一样的。”
  “无惧。”
  战天帝漠然。
  “再无惧,你也只是投影,削弱一些算一些吧!”
  灭天帝看着前方的通道,笑道:“回去吧,你现在出面,压制力太大,等他们再消磨一些!”
  没再回头,轻轻摆了摆手,灭天帝笑道:“蠢猫,要不和我一起?临走的时候,倒是有些想你了……”
  “不要!”
  二猫拒绝,嘀咕道:“你就知道欺负猫,你喜欢大狗,要不你化一个大狗出来,带着一起走?”
  “哈哈哈!”
  灭天帝大笑,“算了,那狗没意思,脑袋蠢笨,光知道修肉身,越修越蠢,和憨货一个样,带它还不如带憨货。”
  战天帝也笑了起来,轻声道:“灭兄走慢一些,等等我们。”
  “这世间,没黄泉道,等不了你!”
  “也许有呢。”
  “哈哈哈,那倒也是!”
  向来冷酷的灭天帝,这时候笑的爽朗,手中,一杆长枪浮现,沿着光柱踏空而行,眼看着即将进入通道,灭天帝陡然回头,“你重情,我本不想问,可我还要问,当年你真不敌诸皇?”
  沉默。
  灭天帝怅然若失,接着笑道:“我懂了!”
  “对不起……”
  战天帝平静的脸上,露出了一抹伤感和歉意,“灭兄,你和憨货……”
  “没事。”
  灭天帝笑道:“我只是有些不解,如今释然了!你是我们的兄弟,四帝齐名,斗那个老东西就算了,你可是我们看着长大的……
  我和憨货,本就该走这一遭。
  你……可惜了!”
  战天帝愈加伤感,低着头,“灭兄,战这一生,只愧对你们!”
  “兄弟之间,何须如此!”
  “哈哈哈,真的走了,战兄,让三界看看,让诸皇看看,你战,比他们更强,更优秀!”
  灭天帝一声大笑,踏入通道,瞬间消失!
  灭天帝走了。
  战天帝盯着通道看了很久,背部忽然出现一柄血色长弓,手中出现一柄血色长刀,气机和之前截然不同。
  不再平和,不再淡然。
  “我本想我来填缺,却不曾想,他们依旧不肯放过你和他……”
  战天帝自嘲一声,仰头看天,低笑道:“我虽愚笨,也知我若无法补缺,他们二人更不能……为何……还要杀他们!”
  轰隆!
  天地变色,无数规则之力从虚空四处袭杀而来。
  战依旧站在原地,规则不能近身,近身便破碎。
  肩膀上,二猫嘀咕道:“你傻乎乎的呀,大猫的主子就比你聪明呢,可霸道了!看谁不爽就打谁,大猫说了,谁敢欺负它,那家伙就杀谁,可厉害了!
  哼哼,要是当年是他,就把那些老头全打死了,全都塞进坑里了,你真笨!”
  “嗯,我是很笨。”
  战天帝笑了,刚刚瞬间的爆发,仿佛不曾有过,笑道:“你倒是不笨,知道谁厉害就找谁……真要和我一起走?我想办法,也许可以保住你。”
  “算了。”
  二猫意兴阑珊,“吃啥都没滋味,睡觉也睡不着,不能吃,不能睡……本猫干嘛还活着,猫就是吃喝睡觉的,陪你一起去看看另一个世界,也许可以吃好吃的,喝好喝的呢。”
  战天帝笑了,笑的有些悲伤。
  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这一生,他不曾对不起任何人,就是葬送了那俩兄弟的性命。
  昔年,我若是愿战,他们……能活吗?
  不知道!
  可他……放弃了!
  ……
  通道中。
  苍穹撕裂。
  持枪的灭天帝,踏空而落。
  没有理会道树,没有管其他人,看向方平这一方,很快,又看到了混迹在初武者行列中的铁头。
  灭天帝笑了一声。
  方平犹豫片刻,还是踏步上前,看向灭天帝,一言不发。
  灭天帝也看着他,看着看着,忽然笑了。
  “本帝尽力消磨规则之力!”
  “尔等不用再召唤,其他各关,无法召唤,浪费精力罢了!”
  道树脸色微变,看向灭天帝,沉声道:“天帝知道其他各关情况?”
  灭天帝却是不理他。
  看得上的人,他愿多说几句,看不上的人,他连话都懒得说。
  又扫了一眼方平,没和方平说话,看向人群中作揖躬身的封,灭天帝平静道:“你我师徒之缘,今日便是终结!”
  “老师……”
  封有些伤感,方平也无法判断是真是假。
  真真假假,谁能分得清。
  灭天帝抬手,阻止了他继续往下说,再次环顾一圈,笑道:“活下去吧,活着也许……还没死了痛快!”
  话落,灭天帝持枪踏入通道。
  无数大手覆盖而下。
  灭天帝一枪在手,横扫四方。
  轰隆隆!
  无数大手覆灭,眨眼间,灭天帝前行百米。
  这时候,规则之力更强大了。
  “降临!”
  一声低喝,一方世界降临!
  方平众人如同置身于洪荒世界,这是方平之前看到的那方世界。
  无数妖兽野兽,腾空而起,和大手作战。
  灭天帝继续前行,长枪如龙,如入无人之地,大手覆盖,一枪灭之。
  霸道!
  强悍!
  方平忍不住看向封,看向幻。
  精神力一道的强者,给他的感觉都是算计有余,勇猛不足。
  可今日,灭天帝打破了他的观念。
  虽用本源镇压四方,可一杆长枪也是用的才出神入化,一击点出,大手必破,力量消耗还不是太大,对力量的掌控度,也是高的可怕。
  这比前几位更强大!
  灭天帝给方平的感觉,最多只是破二门的实力。
  可此刻的他,一路横扫,眨眼间,千米横扫而过。
  破九的道树,最多走到了三千米,然后返回。
  这不代表道树可以走6000米,因为返回的途中,规则之力会弱一些。
  而现在,灭天帝却是越战越勇。
  哪怕道树,也是微微凝眉。
  其实,众人都有些奇怪。
  之前的几位皇者,也在战,可没有灭天帝这般,浴血奋战的那种。
  前面那几位,给他们的感觉,就是应付任务,应付规则。
  差不多了,那就可以爆发最后一击了。
  而灭天帝,却是丝毫力量都不曾浪费,出枪,覆灭,斩杀……
  每一击,都好像经过运算,节约每一分力量,只为消磨更多的规则之力。
  四位皇者,消耗了20%左右的规则之力。
  而灭天帝,此刻却是已经消耗了超过5%,而他还在继续战。
  肃杀!
  庄严!
  灭天帝将这一战,好像当成了真正的最后一战。
  渐渐地,方平这些人感受到了不同。
  砰!
  一只巨大无比的手掌,一掌拍碎了灭天帝半边身躯,换成前几位,此刻该爆发最后一击了。
  灭天帝没有!
  他在避退,在退让,不和那只大手纠缠,而是继续击溃附近其他的手掌。
  噗!
  一声声清脆的响声传来,一只只手掌破碎,一道道雷霆破碎。
  灭天帝一言不发,一直在厮杀。
  遮天的大手越来越多,而他还在坚持。
  “灭!”
  低喝声响起,灭天帝动作更快了,长枪一扫而过,再次击碎一只只手掌。
  “崩!”
  洪荒般的本源世界,忽然崩溃,而之前被牵引到其中的数百只手掌,也随之崩溃。
  灭天帝此刻已经是强弩之末,却是看的众人肃穆无比。
  这是一尊无敌强者,在进行生命中的最后一战,真正的最后一战,而非前几位那般敷衍!
  明明只是破二门的实力,此刻却是越杀越远。
  2000米,3000米……
  他已经杀到了道树的极限距离,哪怕身影已经残破,依旧在奋力厮杀。
  “为什么?”
  道树喃喃。
  他都有些茫然了。
  为什么?
  灭天帝只是投影,并非真身,投影是规则制造,只要遵从规则就行,灭天帝在第一次受伤的时候,就该爆发全力,打出拼死一击便可。
  而不是如现在这般,一路朝前杀,仿佛要杀到尽头。
  “这才是三界无敌强者!”
  有人低声说了一句,这才是真正的无敌强者!
  不放弃,不妥协,战到最后一刻,战到生命的尽头。
  ……
  通道中。
  灭天帝已经有些恍惚,却是再次笑了。
  战,为兄尽力了!
  作为规则制造的投影,战会被规则之力压制的。
  消耗的越多,战能发挥的越多。
  此刻,消耗多少了?
  大致上判断了一下,灭天帝再次笑了,不错,不过还不够!
  “融!”
  这一刻,众人都是心神一颤。
  通道中,一杆长枪散发出刺目的光芒。
  灭天帝身影瞬间消散,长枪却是爆发出连破九都震撼的气机。
  “杀!”
  轰隆!
  一杆长枪破开了天地,飙射而出,直奔通道尽头。
  沿途所过,无论是遮天巨手,还是雷霆之力,纷纷破碎。
  ……
  三界,此刻一杆长枪映射。
  覆盖天地!
  没有其他言语,唯有一股凌厉的肃杀之气,震动三界。
  其他几位皇者,之前也有投影映射。
  然而,只是投影。
  却是没有这股肃杀之气!
  ……
  一处残破的天地中。
  姚成军手中长枪震颤,好像下一刻就要腾空而去。
  姚成军握紧了长枪,看向那杆覆盖天地的长枪,和他手中的灭神枪,如出一辙。
  “灭!”
  姚成军低声喊了一句,灭天帝!
  ……
  禁忌海之上。
  圣人林海,轰隆一声跪地,泣不成声!
  师尊!
  陨落了!
  长枪覆盖天地,先前几位投影映射,有皇者震动九重天,本源宇宙震颤。
  而这一次……没有!
  真的陨落了!
  ……
  九重天外。
  仙源之下。
  兽皇几人站起,看向那连九重天都映射而来的长枪,众人似喜似悲。
  极道,已成过去。
  灭已消逝在这三界!
  “还有战!”
  有人低沉说了一句。
  有人冷笑,“战……进去的人小心了!八千年前,那一战,如何赢的,诸位当知!本皇倒想看看,这一次,谁会葬送分身!”
  兽皇冷冷道:“反正本皇无分身在内,灭倾尽全力,恐为战铺路!本皇也想看看,这次死谁!”
  沉默,九重天安静无比。
  战……八千年前那一战……
  众人脑海中不由回想起当年一幕。
  “我葬己身,填海镇源!”
  那一声呐喊,至今难忘。
  然而……最终还是失败了。
  连灭和霸,也没能逃过那一劫。
  ……
  本源宇宙深处。
  三门之外。
  有人轻叹道:“他……会出手吗?”
  “不知。”
  “你是他老师……”
  “师徒之情,早已还完。”
  神皇,代替人皇坐镇气血之门的神皇。
  神皇看向远处二人,闭眼不再说话。
  八千年前那一战,战若是不先死,若是联合二帝,若是拉拢几位皇者……还会是那样吗?
  地皇一心要和三帝联手,最终……却是被战拒绝了。
  可惜了!
  哪怕那一战,他也出手了,依旧觉得可惜了。
  ……
  轰隆!
  巨大的轰鸣声,让一些弱者七窍流血。
  道树惊喜道:“四成!”
  四皇消耗了20%,灭一人居然消耗了20%的规则之力,出乎预料,难以置信。
  这让他惊喜无比!
  太出乎他预料了。
  通道中,一道枪痕,贯穿了整个通道。
  灭到死的那一刻,也没再说一句。
  方平默默看着,看着这一切,忽然笑了一声。
  这三界,没有布局的居然只有三帝。
  不,也许有。
  可三帝,真的死了。
  冷冷扫了一眼兴奋的道树,瞥了一眼眼神复杂的鸿宇几人,方平冷笑一声,你们以为,这是为你们而战?
  想太多了!
  今日,也许有出人预料的事发生。
  战还在呢!
  战不接召唤,方平觉得不是战怕死,恐怕别有目的,不过恐怕和自己无关,今日也不知哪个倒霉鬼,要为三帝之死买单。
  与此同时,道树喝道:“再召诸皇,逼其破关!”
  而就在这一刻,轰隆一声,后方,天门开启!
  “不用召唤了!”
  人声传来,有人淡笑道:“联手,破关,各凭实力!”
  方平转头,眼睛眯起。
  有趣!
  西皇,灵皇,斗天帝,神皇,东皇,人皇,六位强者居然都到了!
  神皇是谁?
  方平心中一震!
  此地的镇天王,绝对破八巅峰!
  那神皇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