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父慈笑突兀 忧女天壤别


小说:你若盛开花香自来  作者:沉香阑干
  你若盛开花香自来正文第一百四十九章不可救药?听了欧阳俊生的话,白玉兰紧张起来。她不知道欧阳俊生又要闹什么幺蛾子,所以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他。
  欧阳夫人责怪欧阳俊生道:“虽然不在乎形式,但毕竟兰丫头也是咱们的干女儿了,你还这么白小姐、白小姐地叫,是不是不大妥当?”
  欧阳俊生赶紧改口:“那叫玉兰,叫玉兰行了吧?呵呵,叫惯了。你说的对,叫白小姐太生分了。那玉兰,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已经做了编剧了,阿澍的公司你还干么?”
  白玉兰有些不适应欧阳俊生突然的和颜悦色,反应迟钝地问道:“您,您说什么?”
  欧阳夫人笑道:“这丫头,今天累傻了。先生是问你还要不要继续参加培训,是否还回阿澍的公司上班?呵呵,你可能还不习惯,你义父他特别欣赏文化人,他自己不肯学习,但对于有才学的人特别尊重,总会另眼相看的。在他眼中,编剧比打工要强太多了。”
  白玉兰反应过来了,对欧阳俊生说道:“若能考上,我会继续参加培训的,等培训完仍然要回澍森公司上班。”
  欧阳俊生继续问道:“何先生不是说你编剧很好么?不想继续在这行发展?”
  这个问题白玉兰还真的从来也没有考虑过。到了香港以后,先是听孙晓蕊的,然后是欧阳夫人安排了一切,自己从没有想过要改行或离开澍森公司,她还停留在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稳定工作的思维定式上。今天欧阳俊生的话,突然把她的思维定式打乱了。她迟疑地答道:“我只是给何先生帮忙而已,从没有想过要改行,也没想过会不回澍森公司。这个培训机会非常难得,我很珍惜,我从来没有想过做编剧,所以……”
  “不急,你还年轻,慢慢来,总能找到自己喜欢又干得来的事情。”欧阳俊生态度和缓地说道。
  白玉兰对欧阳俊生态度的突然转变很不适应,她看了看欧阳夫人,见夫人带着疑问的眼光正在看着她,连忙转头向欧阳俊生点了点头:“是,我……我会努力的。”
  欧阳夫人微笑地看着白玉兰:“我就喜欢这丫头的文静劲儿,说话办事都是稳稳当当的,还大度、阳光、向上,满身都是正能量,比现在那些拜金的女孩子们强多了。俊生,认兰丫头做干女儿,我保证你不会后悔。”
  欧阳俊生玩味地看着白玉兰,笑着说道:“后悔也晚了,那么多人都见证了。不过这丫头和别的孩子是不太一样,当我们的女儿,多少人求都求不来,只有她,还得让蕙兰你求着当,而且还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呢。”
  白玉兰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她发觉欧阳俊生的态度在转变,不再那么锋利,没有恶语相对,更不误解她了。她不知道是因为夫人在场故意演给夫人看的,还是他真的想明白自己没有什么歪心眼,所以,她没有说话。
  欧阳夫人认真地看了看白玉兰:“丫头,不高兴么?今天是忙乱了些,你也累了。一会儿吃完饭上楼去休息一会儿,晚上咱们一起见见梁杰她们,好么?”
  白玉兰听欧阳夫人这么说,连忙摇头:“没有,我没有不高兴,只是,只是不太习惯……”她看了一下欧阳俊生,心说,不太习惯他的好态度。
  欧阳俊生看到白玉兰那想说又不好说出来的样子,笑了:“玉兰,别担心,慢慢你就习惯了。那个……,今天太匆忙了,我这个当义父的没有准备什么礼物,这样,明天,明天我们去选个车,你自己开着,去哪里就方便了。”
  欧阳夫人笑着问欧阳俊生:“你,是不是又做错什么事了?今天态度很特别。”
  欧阳俊生马上说道:“我堂堂一个总裁,怎么会老做错事呢?我要是总做错,那公司岂不要倒闭了?我今天是看你这么开心,自然也跟着高兴了。”
  “我很怀疑,呵呵。不过,买车这个主意很好,我赞成。”
  白玉兰连忙推辞:“欧阳先生,千万不要,您已经给我礼物了,不能再破费买车。再说我也不会开。”
  “没关系,不会开就学,现在年轻人没有不会开车的。”欧阳夫人也跟着说道。
  白玉兰只好说道:“嗯,知道了。此事等我学会开车后再说吧。”
  饭吃完了,白玉兰已经由一开始的紧张拘谨,变得放松自如起来。欧阳俊生对白玉兰会编剧这件事十分感兴趣,问了好多这方面的话题,虽然语气高傲,但是能听出对有文采之人的崇敬之意。
  饭后,白玉兰道别上楼了,她要将第一期“秦汉篇”共12本书的读书笔记完整版再整理一遍,发给何陛,以便明天去的时候可以直接讨论。
  楼下,欧阳俊生与欧阳夫人还在谈论着白玉兰:“这丫头的确与众不同,这次我真是看走了眼了,以为她也是那种虚荣的女孩子。”
  欧阳夫人想起刚才的情景,不禁笑了:“你周围都是尔虞我诈的商人,也难怪你会看错人。看到兰丫头会编剧,你的态度一下子就变了,把丫头都给吓着了。”
  欧阳俊生见夫人又在笑他,为自己辩解道:“我尊重有才学的人,这没错吧?”
  “没错,你从来都没有错!哎呀,看到兰丫头我真是喜欢啊。你还记得么,当初怀阿澍的时候,你就说,要是个女儿就好了,和我一样,天天琴棋书画的,你会把她养成天下最幸福的小公主……”
  欧阳俊生的眼神黯淡了,靠在沙发上,不再说话。
  欧阳夫人知道,欧阳俊生一定是想起了欧阳湉,那是他的亲生女儿,也是她心里的痛。
  这几天,欧阳夫人想了很多很多,也给未来设计了好几种方案,包括忍辱负重,为了这个家忍耐下去。这些年来,她一直想知道当年那个让欧阳俊生出轨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不是想八卦,而是要了解并判断这个女人会不会给她的家、她的亲人带来危害。知道那个女人竟然是梁杰时,她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她太了解梁杰了,那是一个小事精明大事糊涂的女人,给她一个具体的工作她会完成的非常好,接人待物从不吃亏,脾气火辣,周围的人都被她得罪遍了却不自省,还以为自己很能干,以为别人都很怕她。实际上遇到大事的时候往往又心软拿不定主意。
  在感情上,梁杰也是不成功的。回国后的第一段感情,是欧阳俊生与夫人一起给她介绍的。那个男人是俊生公司最年轻的合伙人,也是从国外回来的,人长的帅气,还很风趣,妻子死于癌症。梁杰对他十分满意,而她的精明漂亮也很得对方欢心。婚姻持续到第六个年头,那个男士站到楼顶,说他宁可从楼上跳下去,也不再维持和她的婚姻。梁杰只好妥协了,同意离婚,结束了五年的跟踪。她是真的爱他,离婚了还每周煲汤送到他家保姆手里,直到新夫人嘲弄了她一番,欧阳夫人也劝慰了她好久,才算作罢。现在嫁了一个离休的高官,豪车别墅的,经常参加各种会议,人也拿腔拿调了许多。这种人,欧阳夫人把她归类于无害,她也相信欧阳俊生真的和她没有后续的感情。虽然20年前的往事仍然是她心里的痛,但是,她告诫自己,往前看,不能总是纠结于过去,那样于事无补,白白让孩子们担心,同时对欧阳俊生也不公平。
  欧阳夫人能看出欧阳俊生对白玉兰态度的转变,相信他心中一定也是希望有一个这样懂事、乖巧、聪明、好学的女儿。随着年龄的增长,欧阳俊生的性情柔和了很多,不再那么锋利。不过他看人还是喜欢以经商的那种犀利的眼神来看,除了对待自己的家人。今天他看白玉兰的眼神,已经不再是以商场对阵那样探究观察了,而是以看家人的眼光,这让欧阳夫人很欣慰。她理解欧阳俊生的烦恼,正如她自己的烦恼一样:“你是不是在想欧阳湉的事情?”
  欧阳俊生叹了口气:“是。她和玉兰年龄相仿,却天差地别。她……她简直没有一点儿善良之心,对待她的母亲以及抚养她长大的人都要打要杀的,我不能让她进这个家。我会一直养着她,要么她改好,否则,等我死的时候,我就把她一起带走,免得遗祸别人。”
  “她还年轻,立事晚。”
  “年轻?她应该比玉兰还大呢!气病你在先,欲杀人在后。知道么?你住院那天,她从医院回到自己家,竟在杯子里下药,要毒死文嫂,结果那个姓杜的把水喝了,人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她见文嫂没死,还拿刀要杀了文嫂,文嫂把她捆起来扔进浴缸,要不是我和梁杰赶去,她就被淹死了。我原先只知道她爱玩、任性,没想到她竟然这般恶毒。要不是为了向你解释,我是绝对不会让她进家门的。所以,蕙兰,今后有玉兰这丫头陪着你,我也就放心了。至于欧阳湉,一开始就是我的错,接下来我又没能尽到管教的义务,就让我一个人来承担吧,我不能让她败了咱们这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