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绝对…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数分钟以后,罗真与玛修已经离开了铁塔,回到了燃烧的城镇当中。
  继续留在那座铁塔上实在太显眼,罗真只能让玛修带着自己离开,以最快的速度找到暂时的据点,躲进其中,避免遭遇到二次袭击。
  话是这么说,但所谓的据点,其实也只不过是这座废墟般的城镇中的其中一栋建筑物内而已。
  但不管怎么样,两人至少已经有喘口气的机会了。
  只是,等到回过神来时,两人却是彼此相视着,均都陷入了难以言喻的复杂心绪中。
  “那个…你没事吧?前辈?”
  “……嗯,没什么问题。”
  “那…身体有出什么异常吗?”
  “应该没有吧?”
  “那…那就好。”
  “嗯…”
  经过极为简短的对话以后,两人都沉默了下来。
  罗真抬起眼帘,看着眼前已经大变以往的形象,显得即凛然又有些不安似的少女,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率先打破了沉默。
  “总而言之,先让我了解一下状况吧。”罗真以冷静的口吻向着玛修问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玛修,你的确变成从者了,我说的没错吧?”
  这已经是无法反驳的事实了。
  已经从突发事态中脱身的罗真,早就感觉到了之前一直被自己忽略的东西。
  那就是与玛修之间产生的一丝若有若无的联系。
  这种联系,就像是有一条看不见的通道在连接着自己和玛修一样,令罗真可以轻而易举的将自己的魔力送进玛修的体内,更可以通过手背上的令咒,对玛修下令。
  罗真非常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
  “你以从者的身份,与我缔结契约了,对吗?”
  罗真一字一句的做出这样的询问。
  对此,玛修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做出了改正。
  “我的确与前辈缔结了契约,也的确得到了从者的力量,但我这种状态,并不算是正规的从者。”
  说到这里,玛修的语气微微停顿了一下,随即才说了这么一句。
  “我现在已经成为〈亚从者〉了。”
  听到这句话,罗真的第一反应不是惊讶,而是苦笑。
  “果然…是这样吗…?”
  ————〈亚从者〉。
  这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从者,而是经由人类之手所创造出来的东西。
  所谓的从者,虽然拥有着非人的力量,可以提供惊人的战斗力,但他们却是过去的英雄、传奇与幻想,一个个的均都拥有着非同凡响的意志跟信念,想作为一介使魔来进行任意的使役,那是有点不太现实的。
  也就是说,从者有可能会背叛御主,更有可能会违反御主的命令,不听从指挥,乃至反过来危害御主,让召唤者偷鸡不成蚀把米。
  正是为了防止这种状况发生,令咒才应运而生。
  令咒是一种次数为三次的命令权,一共有三划,每一划都是一次命令,其被创造出来的初衷,就是为了强制支配从者,让从者听从御主的指挥。
  迦勒底便将这种命令系统进行了重制,使其与英灵召唤系统进行配合,令与从者契约的御主能够同样拥有令咒。
  只是,迦勒底的令咒并没有侧重于「支配」这一方面,而是在「支援」这一方面进行了特化,舍弃了强制的命令权,在对从者的强化、治愈等方面起到奇效,对从者的支配,充其量就是起到类似于「诅咒」的效果而已。
  当然,若是一次性将三划令咒全部使用掉,那想强制命令从者,同样不是做不到。
  反正,在迦勒底的魔力提供下,御主们每一天都能获得一划令咒,三天就能回满令咒,该使用时,同样还是可以使用的。
  然而,若是从者不听从指挥,每次都得使用令咒才能驱使的话,同样会造成极大的麻烦,根本不利于战斗。
  再加上从者本身是灵体,存在本身就需要消耗魔力,为了弥补各种各样的缺陷,迦勒底展开了一场实验。
  “人类与英灵的融合…”
  没错。
  人类与英灵的融合。
  这是于十几年前就已经在进行中的研究之一,乃迦勒底的第六号实验。
  “通过与英灵融合,实验体不但可以得到从者等级的力量,因为本身并不是灵体,仅仅存在的话不需要消耗魔力,更难得可贵的是会服从命令,可以避开各种不利,这就是————〈亚从者〉。”
  罗真望着玛修,有些苦涩的出声。
  “这个实验,居然在现在完成了吗?”
  亚从者的实验早在十几年前就展开了,却是至今为止都没有成功过。
  罗真完全没想到,这个实验,居然在这种情况下完成了。
  玛修便这么说了。
  “毕竟,我原本就是为此而存在的。”
  玛修那没有丝毫波动的话语,让罗真握紧了拳头。
  事到如今,已经是连说都没有必要说了。
  玛修,正是这个实验的实验体之一。
  这就是玛修的过去,亦是其还没有出现在迦勒底的两年前所拥有的命运跟人生。
  直到两年前才终于因为实验的失败被解放,可以公然出现在迦勒底内的少女,终究还是成为了非人之身。
  “真是…见鬼…!”
  罗真不由得骂了起来。
  一会以后,罗真握紧的拳头被一双柔软的手给握住了。
  “请不要这么生气,前辈。”
  玛修用自己的双手,温柔的将罗真握紧的拳头给包裹了起来。
  其脸上,同样带着恬静的笑容。
  “我并没有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
  玛修率直的言语回荡在周围。
  “至少,现在的我拥有保护前辈的力量,能够作为前辈的从者,跟前辈一起战斗,我觉得非常的开心。”
  这绝对不是谎言。
  名为玛修的少女,肯定是发自内心的感谢现在的状况。
  “如果是现在的我的话,那就有能力战斗了。”
  玛修对着罗真笑着。
  只是,这个少女并不知道,她的笑容,反而让罗真感到心疼。
  (说什么非常开心啊?)
  罗真回想起不久前看到的玛修的眼神。
  除了一如既往的信任以外,那对眼睛中还有着一些其余的事物。
  那种事物,名为恐惧。
  (一方面因为得到力量,可以跟我一起战斗而感到开心,一方面又因为害怕战斗本身,对此感到恐惧…)
  罗真反握住玛修的手,一边用力,一边在心中钉下决意。
  (我,绝对不会让她一个人面对这一切…)
  (绝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