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为…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同一时间里,在冬木市的一个角落中,一名少女正满脸疲惫的拖着脚步,缓缓的向前走着。
  “真是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少女发出了充满焦躁的大喊声。
  会发出这种听起来像是无时无刻都在发火一样的声音的人,只有一个。
  除了奥尔加玛丽以外,还能有谁呢?
  “莫名其妙的管制室就爆炸了,等到醒过来的时候又已经来到了这种地方,不管怎么叫喊都没有人回应,连跟迦勒底的联络都无法进行,为什么只有我遇到这种倒霉的事…!?”
  奥尔加玛丽如同想将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出来一般,大声的嚷嚷。
  “雷夫!你在哪里啊!?就算不是雷夫也好!有谁听到了就赶紧给我回应一下!我才不要待在这种地方!快来接我回去!”
  如此无理又失礼的叫声,告诉了别人,奥尔加玛丽现在的心情有多糟糕。
  只是,在这里的并不是只有奥尔加玛丽而已。
  一个白色的东西在奥尔加玛丽停下脚步时,毫不客气的撞在了她的脚踝上。
  “好痛…!”
  奥尔加玛丽顿时发出了痛呼。
  “芙!”
  白色的事物同样发出叫声了。
  赫然,便是芙芙。
  就像是在催促着奥尔加玛丽赶紧离开这里一样,芙芙不停的撞着奥尔加玛丽的脚踝,让奥尔加玛丽亦不断发出痛呼。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啦!我会继续走的!别再撞我了!”
  奥尔加玛丽只能投降般的哭丧出声。
  “话说,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生物吗?还是魔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凶啊!?”
  显然,哪怕是身为所长的奥尔加玛丽,那都没有见过芙芙。
  从这里就可以看得出,对于迦勒底的人而言,芙芙到底有多么神秘,又有多么神出鬼没了。
  当然,奥尔加玛丽是知道的。
  “难道你就是传言中那只一直在迦勒底中散步的不可思议的生物吗?那你就应该听从我的命令才对!迦勒底可是我的东西!既然你寄住在我这里就应该乖乖听话……好痛!”
  奥尔加玛丽的架子还没有来得及摆出多久,又是被芙芙一把撞在膝盖上,捂着膝盖,眼角含泪的蹲了下去了。
  “芙…芙芙…!”
  芙芙就这么不停的冲着奥尔加玛丽叫了起来。
  在奥尔加玛丽醒过来的时候,芙芙就不知道从什么角落里钻出,并似这样,如同认识奥尔加玛丽一般,毫不客气的催促着她往一个方向赶去。
  可怜奥尔加玛丽,明明就是一个出身名门的魔术师,却偏偏拿芙芙没有办法,被这么一只小兽给欺负到头上,简直丢脸丢到家了。
  或许奥尔加玛丽同样有这样的想法,面色通红到发飙了。
  “真是的…我受够了…!”
  奥尔加玛丽哭喊了起来。
  “芙!”
  这时,芙芙却不再欺负奥尔加玛丽了,犹如发现了什么一样,一边冲着前方叫着,一边跑了过去。
  见状,奥尔加玛丽反而慌了。
  “等…等等啊!别丢下我一个人在这里!”
  于是,奥尔加玛丽连忙追上了芙芙。
  这幅即慌张又胆小的模样,若是被迦勒底内的工作人员们看到了,肯定会捂着肚子偷笑。
  但不得不说,这才是真正的奥尔加玛丽。
  作为魔术名门的千金,奥尔加玛丽同样是贵族主义派,性格高傲,又爱自以为是,由于工作压力的关系,脾气也相当暴躁,可本性上还是一个重视身边人的不坦率的大小姐,即不喜欢欠别人人情,有恩必报,又爱逞强,并且相当的脆弱,容易受到打击,更隐隐的有些胆小。
  毕竟,本质上,奥尔加玛丽还仅仅二十几岁而已。
  让这么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姑娘担当整个迦勒底的管理工作,又背负着家族过大的期待,自然而然就会变成这样,即暴躁,又对任何事物过度意识,形成过激反应了。
  这一点,迦勒底内知晓的人其实不少,很多人都知道奥尔加玛丽是在逞强而已。
  而现在,既然没有外人,奥尔加玛丽就无法再逞强了,将自身真实的一面展现得淋漓尽致。
  因此…
  “真是丢脸啊,平时那个自以为相当了不起和高高在上的态度到底到哪去了呢?”
  当这样一个充满嘲笑的声音传入奥尔加玛丽的耳中时,奥尔加玛丽慌张的身影僵在原地了。
  “芙!”
  与此同时,芙芙带着一声悦耳的叫声,跃进了一名少女的怀中。
  “芙芙,原来你也跟着一起来了吗?”
  手持巨盾的少女一边惊讶一边惊喜,将向着自己跃来的芙芙抱进了怀中。
  其身旁,一名身穿迦勒底制服的少年似笑非笑的看着奥尔加玛丽。
  “罗…罗雷莱!”
  奥尔加玛丽顿时变得有些狼狈了起来。
  “哟,伟大的所长,看来你过得挺滋润的嘛。”
  罗真嬉皮笑脸的说着这样的话。
  这让奥尔加玛丽的心情一下子跌进了谷底。
  糟糕。
  真是太糟糕了。
  偏偏不是被别人,而是被这个男人看到了这么狼狈的一面,实在是太糟糕了。
  “为…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奥尔加玛丽当场恼羞成怒。
  当然,更让奥尔加玛丽惊怒不已的是玛修的样子。
  “你那是怎么回事啊?玛修!”
  奥尔加玛丽震惊不已。
  从玛修的身上涌动而出的惊人魔力波动,告诉了奥尔加玛丽,眼前的少女已经脱胎换骨了。
  而变成这样的原因,奥尔加玛丽只能想到一个。
  所以,奥尔加玛丽才会有这样的表现。
  对此,罗真脸上的讽刺变得越来越明显。
  “你可是迦勒底的所长,迦勒底做出来的好事,你又怎么会猜不到呢?”
  说这句话的时候,罗真是真的没有半点嘴上留情。
  这让奥尔加玛丽的嘴唇微微哆嗦了几下,最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前辈。”
  玛修拉了拉罗真的衣袖,对着他摇了摇头。
  “哼。”
  罗真冷哼了一声,没有妥协,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再怎么说,将玛修当做实验品进行第六号实验的是前任所长,即奥尔加玛丽的父亲,并不是奥尔加玛丽本身。
  奥尔加玛丽继承迦勒底,成为迦勒底的所长,其实也不过数年时间而已。
  对此,奥尔加玛丽似乎没打算推卸责任,只是铁青着脸,竭力冷静似的开口。
  “总而言之,先给我说明一下吧。”
  就这样,一行三人加一兽一起离开了这里,进入了一栋建筑物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