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 还没有解开的谜团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亚从者…”
  数分钟以后,从玛修那里得知了整个事件的经过,奥尔加玛丽即像预料之中,又像感到莫名的焦虑一样,咬着指甲的呻吟着。
  “为什么直到这种时候才…”
  奥尔加玛丽的低吟声中充满了懊恼。
  那究竟是在懊恼迦勒底的第六号实验实现得太及时,还是在懊恼这实验实现得太晚,没有人知道。
  但奥尔加玛丽的娇躯在微微颤抖的事实,无论是罗真还是玛修,都还是能够发现的。
  只是,谁都不知道奥尔加玛丽现在到底心情如何。
  到底,这个少女是对这非人实验的再次出现感到愤怒,还是对其余的什么事情感到害怕,就只有其自己才知晓了。
  当然,有问题的并不仅仅只有奥尔加玛丽,罗真同样有就对了。
  “玛修变成亚从者的事情的确让我惊讶了不短的时间,但你居然会出现在这里,一样让我很惊讶啊。”罗真撇了奥尔加玛丽一眼,毫不客气的说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啊?照理来说你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不是吗?”
  这句话,正好戳中了奥尔加玛丽的痛处。
  可这是事实。
  照理来说,奥尔加玛丽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
  “虽然你是一流的魔术师,魔术的资质也很高,可你却即没有具备御主的适性,亦没有具备灵子转移的适性啊。”
  罗真将这一问题给揭露。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
  奥尔加玛丽并没有灵子转移的适性。
  因此,奥尔加玛丽才不是御主适任者,并没有进行灵子转移实验的预定。
  如此一来,奥尔加玛丽出现在这里,根本不合理。
  别说没有适性,灵子转移根本不可能成功,就算能成功,在迦勒底的灵子转移名单中没有奥尔加玛丽的话,那即使系统切换成自动操作,都不会将其灵子转移到冬木市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奥尔加玛丽为什么会出现在2004年的冬木市呢?
  这就是罗真的疑问了。
  只是…
  “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啊?”奥尔加玛丽很是烦躁的说道:“本来我也是打算好好的待在迦勒底,一点都不想到这种地方来的,但管制室莫名其妙的就突然爆炸,让眼前的一切都被火光给吞没,我也几乎是在第一时间里就失去了意识,等到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来到这里了啊!”
  也就是说,奥尔加玛丽自己也是莫名其妙。
  “到底是灵子转移的实验出现了差错?还是不知名的原因导致这一切?谁来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奥尔加玛丽像是感到头疼般的呻吟着。
  “这种时候,雷夫到底到哪去了?”
  如果是那位教授的话,应该可以对这个状况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吧?
  只可惜…
  (也许原因就出在那位教授的身上,白痴。)
  罗真看着抱头呻吟的奥尔加玛丽,心中如此念叨的同时,更是犹如被扎了一根刺一般,感到极为不舒服。
  (说到底,迦勒底的管制室为什么会爆炸,教授又为什么会在作战开始前消失不见,这些谜都还没解开呢。)
  回想起从雷夫身上感受到的那种如鲠在喉的寒意,罗真就恨不得将这个家伙给揪出来。
  直觉告诉罗真,雷夫的身上肯定藏了什么重大的秘密。
  若不是这样,在重要的作战开始前,罗真也不会因为雷夫的失踪就贸然跑出管制室。
  原因,就是为了解开这种如鲠在喉的感觉了。
  话是这么说,那位教授现在在哪里,罗真也已经有些明了了。
  于是,罗真不由得转过头,透过破碎的窗户,看向了一个方向。
  在那个方向,有着一座深山。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
  罗真心中想着这样的事情,并转过头,看向奥尔加玛丽。
  “对了,白痴所长。”
  “白…白痴所长…!?”
  罗真那脱口而出的称呼,让奥尔加玛丽的额头上暴起青筋。
  但罗真却丝毫不理会奥尔加玛丽的反应,若无其事的继续开口。
  “你既然是迦勒底的所长,那应该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在紧急状态下联络到迦勒底吧?”
  为了这个目的,罗真才会带着玛修赶过来,找到奥尔加玛丽。
  要不然,罗真还真想让这位心高气傲的所长再吃些苦头,等到她撑不住的时候才出现呢。
  不知道罗真的有心险恶,奥尔加玛丽是冷哼了一声,还是回答了罗真的问题。
  “我可以以所长的权限直接连通迦勒底的通讯频道,只是那得通过通讯器来进行才行。”
  闻言,罗真将目光投至奥尔加玛丽的手腕上。
  在那里,并没有迦勒底定制的通讯器。
  (管制室爆炸的时候被波及故障了吗?还是在异常的灵子转移中消失了?)
  不管是哪个原因,看来,这就是奥尔加玛丽没有能够跟迦勒底取得联络,沦落到跟着芙芙跑路的命运的因素了。
  “我的通讯器也在亚从者化以后消失了。”
  手持盾牌,让芙芙站在自己的肩膀上的玛修看向了罗真。
  “看来,在我们之中,只有前辈还持有着通讯器。”
  玛修的话语,将在场所有人的视线都引向罗真的手腕。
  在那里,的确佩戴着迦勒底特制的通讯器。
  其实,从刚刚开始,罗真就一直有通过通讯器,企图和迦勒底取得联系,却是都失败了。
  “既然你有专用的通讯手段,那通讯器就交给你吧。”
  说着,罗真倒是很干脆的将手腕上的手表型通讯器给摘了下来,抛给奥尔加玛丽。
  “你小心点啊!这可是我们目前拥有的唯一通讯手段了!”
  奥尔加玛丽慌忙接住了通讯器,一边抱怨,一边连忙操纵起通讯器来。
  一会以后,奥尔加玛丽就放弃了。
  “不行,联络不上。”奥尔加玛丽摇了摇头,说道:“虽然进入了通讯频道,但迦勒底的那一端并没有人接听。”
  仔细想想,这也很正常。
  管制室都发生了那么大的火灾,并且连中央区域都封锁了,在异常灾害没有消除,封锁没有解开之前,谁都无法进入中央管制室,接起这边的通讯。
  (也不知道老哥究竟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罗真倒是有些担心了起来。
  然而,现在却不是担心别人的时候。
  “啾啾啾…!”
  一只小鸟突然从窗外飞了进来,在罗真的头上一边盘旋,一边发出警报似的啼鸣。
  “这是…!?”
  罗真面色一变。
  “呜!”
  与此同时,芙芙也在玛修的背上发出警戒般的低叫声。
  “怎…怎么了…!?”
  奥尔加玛丽有些慌了。
  而玛修,则是早已举起了盾牌,挡在了众人的面前。
  就在这个瞬间…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慑人的暴吼声响彻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