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 〈邪灵召唤〉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铛————!”
  清脆的响声象征着激斗的开始,如回音般波动而起着。
  那是似岩石般沉重,又似锯齿般狰狞的斧剑宛若雷击,在空气的嗡鸣声中,重重的落在了巨大的盾牌之上所激起的声音。
  “唔…!”
  玛修举着盾牌,感受着从盾牌上传来的可怕冲击力,不知道发出第几次的闷哼声,脚掌亦是在冲击力的撞击下往后摩擦,将地面都给犁开似的,踩出了深深的脚印。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职介为Berserker的从者只是带着千篇一律的啸音,眼中散发着红光,让手中的斧剑似暴风雨似的,不停的往玛修的方向抡了过去。
  一时之间,斧剑掀起的劲风似一个正在作用的绞肉机,一边呼啸,一边化作狂风骤雨,一一落在了玛修所举的盾牌上。
  “铛铛铛铛铛————!”
  敲钟般的响声不绝于耳的响动而起,让斧剑与盾牌的交击处迸发出一阵阵的火星,亦让冲击力化作实质般的气劲,搅动大气,刮碎了周围的大地。
  Berserker毫不留情的对着玛修发起堪称致命的攻势。
  玛修苦苦支撑着,咬着牙,振作颤抖的内心和手臂,如同在向敌人宣告,自己绝对不会再后退了一般,将Berserker那狂风骤雨的攻击全部正面接了下来。
  这样的事情,在牵制住Berserker,让罗真和奥尔加玛丽逃跑的时候,玛修同样做过。
  结果,在Berserker那堪称犯规的惊人力量之下,玛修只能节节败退,连守势都支撑不了多久,只能被Berserker给打飞。
  但现在…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玛修发出了清脆的娇喝声。
  那不久前还无法支撑住多少次的沉重攻击,这一次,竟是不仅被玛修全部接下,更是在一次间隙间,被玛修的盾牌给弹开了。
  “嘭————!”
  闷击声中,玛修手持盾牌,在弹开斧剑的同时,整个人都狠狠的撞在了Berserker的身上,让盾牌如铁锤,击中了Berserker的胸膛。
  玛修,竟是不但挡下了所有的攻击,更是做出了反击。
  与先前毫无抵抗之力的模样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那也是理所当然的。
  先前,玛修只是一个人战斗而已,自然不可能是Berserker的对手。
  可这一次,玛修并不是单独一人。
  “就是现在!”
  位于后方的罗真一见到这个状况,立马双眼放光。
  此时此刻里,如果有人能够看到罗真体内的魔术回路的话,那就一定会发现,那犹如精密的电路图一般的魔术回路,如今已经是极速运作,让魔力似电流一样,不停的流窜着。
  拜此所赐,庞大的魔力通过契约建立而起的通道,从罗真的体内灌入了玛修的身体。
  不仅如此,罗真还果断的在战斗一开始的时候就使用了第二划的令咒。
  “————以令咒命令你,玛修?基列莱特,击败眼前的强敌————”
  这就是罗真对玛修所下的命令。
  在这个命令之下,第二划的令咒于罗真的手背上燃烧,化作汹涌澎湃的魔力,同样注入了玛修的身体。
  得到了来自罗真与令咒的双重魔力支援,玛修的力量几乎呈现爆发式的上涨,方才不但挡下了Berserker的攻击,还抓住机会反击。
  “吼!”
  Berserker发出了即像愤怒,又像狂暴的吼声。
  没法不愤怒。
  因为,以Berserker的力量,就算玛修得到了罗真和令咒双方面的魔力支援,战斗经验的不足,依旧会令玛修无法成为Berserker的对手。
  即使失去了理智,Berserker生前的战斗技术依旧深刻在其经过千锤百炼的肉体之上。
  有鉴于此,以玛修那毫不花俏,没有一丝技术含量的直接冲击,那原本应该是打不中Berserker的。
  然而,从刚刚开始,Berserker的动作就显得有些杂乱无章。
  那狂风骤雨似的可怕攻势,在某一刻里,必定会突然违背Berserker的意愿,出现一丝丝不可察觉的停顿。
  那出乎预料灵活的身躯,在某一刻里,必定会突然似抽搐而起一般,停滞在原地。
  在如此莫名的影响下,Berserker的攻势依旧即暴力又可怕,可每过一段时间,必定会出现一丝破绽。
  这丝破绽,便成为了玛修起死回生的依仗。
  于是…
  “三秒钟以后!从左边进攻!”
  “是!御主!”
  在罗真那大声的指示下,玛修同样做出大声的回应,一丝不苟的照着罗真的命令执行着。
  三秒钟以后,Berserker的斧剑又是出现了一丝停滞,身形亦是再次抽搐,让根据罗真的命令行动的玛修再次抓住了机会,伫起盾牌,迎面撞了上去。
  “嘭————!”
  不知道第几次的闷击声中,沉重的盾牌的一击,终于是让Berserker后退了。
  “吼————!”
  Berserker如同无法忍受自己的退后一样,陷入了狂暴。
  旁边,亲眼目睹着这样的场景,好不容易才挣扎起身的奥尔加玛丽完全惊呆了。
  而罗真就沐浴在奥尔加玛丽的目光下,持续不停的下着指示,并送出大量的魔力,支持着玛修,让玛修得以与先前认定为不可力敌的怪物战斗。
  眼看着那战斗变得越来越激烈,奥尔加玛丽的心也在颤抖。
  奥尔加玛丽知道,导致这个战况出现的人,除了罗真以外,别无他人。
  “他…他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就算有大量的魔力做提供,就算有令咒的强化在进行,想战胜那个Berserker,依旧是很遥不可及的事情。
  可罗真却是不知道做了什么,干涉了Berserker的行动,让Berserker频频出现破绽,更配合着这些破绽,向玛修下达最精确的指示,使战局不至于出现一面倒。
  “这…这样的话…”
  或许能赢?
  奥尔加玛丽不由得心生些许的希冀。
  可惜,这样的奥尔加玛丽根本就没有发现。
  罗真的脸色,正在渐渐的变得苍白。
  “魔力…”
  罗真感受着体内极速流逝的魔力,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
  为了战胜眼前的强敌,罗真不但送出了大量魔力来强化玛修,更是将作为底牌的那只使魔给召唤了出来。
  当下,罗真只能咬住牙。
  “〈邪灵召唤〉!”
  一只只有罗真才能看到,宛若幻影一样的猫头鹰,就在罗真的召唤之下,拍打着翅膀,飞向了前方,没入了Berserker的身体。
  就在这一刻,Berserker体内的灵核颤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