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从别的地方找出来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邪灵召唤〉。
  罗真所习得的三种能够召唤中级使魔的魔术之一。
  顾名思义,这个魔术能够召唤出一种邪灵。
  这种邪灵,即是猫头鹰。
  在古代,只有在夜晚里才会出没的猫头鹰常常被视为不吉利之鸟,象征着凶兆。
  人们普遍认为,猫头鹰乃是可以在冥界和现世之中往返的死神化身,负责将流浪于现世的灵体带回冥界。
  而〈邪灵召唤〉所召唤出来的猫头鹰,正是这种象征凶兆的邪灵。
  邪灵的能力便如传说中所记载的一样,能够将处于现世的灵体带回冥界。
  换言之,它能够克制灵体,以吞食的方式,将灵体从现世中剥离,驱散其在现世存在的力量。
  当初,罗真就是在得知了这一点以后,近乎是毫不犹豫的将其定为必须习得的魔术之一,最终在花费了大概半年的时间以后,方才彻底的掌握了它,将象征着凶兆的猫头鹰邪灵给召唤了出来,刻在了灵魂的〈座〉内,彻底的为自己所用。
  有了这种邪灵,罗真就有了对付从者的手段。
  毕竟,从者本质上就是一种灵体。
  若是能够靠着邪灵,将从者从现世中剥离、吞食,那面对从者时,罗真就有了一拼之力了。
  只可惜,这个想法并不现实。
  因为,被召唤出来的邪灵充其量就只是中级使魔,从者却几乎都是上级使魔,其中特别出色的部分甚至足以位列最上级使魔,身为灵体的位阶更是仅在神灵之下,区区中级使魔,根本不可能吞食得了他们。
  以罗真的头脑,自然明白这一点,不会天真的认为单凭一只中级使魔就能战胜所有的从者。
  可是,就算是这样,罗真还是将〈邪灵召唤〉视为杀手锏。
  “就算无法将从者给剥离、吞食,那也至少能够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吧?”
  再怎么说,邪灵都是专门克制灵体的存在,即便无法吞食得了从者,对其造成影响,还是应该有办法的。
  此时,这个猜想便获得了证实。
  “啪叽!”
  在Berserker的体内,只有罗真才能目视得到的猫头鹰正似啄木鸟一样,尖锐的小嘴用力的刺在了Berserker的灵核上,让灵核都犹如发出碎裂声一般,颤动了起来。
  “吼!”
  Berserker发出的怒吼声中仿佛隐隐的带上一丝痛楚了。
  邪灵的克制,虽然无法将Berserker这种可怕的从者从现世中剥离,却对其造成了些许的打击。
  每当体内的猫头鹰用力的将嘴刺在灵核上时,Berserker都会感受到一股发自灵魂的痛楚,令得这位顶级从者的身形与动作时不时的出现阵阵停滞。
  停滞的时间非常的短,就算是上级使魔程度的从者,可能都抓不住这短暂至极的破绽。
  包括玛修。
  但是,玛修抓不住这个破绽,罗真却行。
  操纵邪灵进行攻击的就是罗真,罗真自然能够计算出破绽出现的时机,向玛修下达攻击的指示了。
  “喝!”
  玛修便在罗真的指示下,将巨大的盾牌猛的抡起,狠狠的砸在了Berserker的身上。
  “嘭————!”
  沉重的撞击声中,Berserker那健壮无比的身躯频频后退着。
  “吼!”
  Berserker愤怒得无以复加。
  毫不客气的说,这位从者绝对能够位列最上级使魔的等级。
  反观玛修,得到从者的力量以后还没融会贯通,战斗经验很低,其实力,充其量就是上级使魔的等级,唯独防御力达到了最上级使魔的行列,方才能够与Berserker对峙。
  但也仅仅是对峙,想战胜Berserker依旧难于登天。
  可现在,在罗真的三大支援下,玛修却是占据了上风。
  这让Berserker如何能够不怒?
  即使失去了理智,唯独这股狂暴的怒意是无法消去的。
  如凶兽般的从者就这么咆哮,不顾体内灵核传来的整整剧痛,发起拼命的反攻。
  “铛————!”
  斧剑重重敲击盾牌的声响之下,火花开始四溅而开。
  那力道,竟是比起刚刚还要强大上几分。
  “唔…!?”
  玛修只觉得一股巨力从盾牌上传递而来,令得她不由自主的被震退了好几步。
  “吼!”
  Berserker立即如炮弹般窜出,欺身而上,手中斧剑化作风暴,不停的往玛修的身上招呼。
  金铁的交击声中,化作绞肉机的巨汉和苦苦支撑盾牌的少女还在激战。
  “果然…没有那么容易吗…?”
  后方,罗真的身体变得更加的摇摇欲坠了,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倒下。
  诚然,在〈邪灵召唤〉的辅助下,罗真得以对人类不可力敌的从者造成一定的干涉和影响,但那并不是没有代价。
  召唤这种专门用来克制灵体的使魔,其代价,就是消耗的魔力非常的多。
  再加上罗真还将大量的魔力提供给玛修,强化了玛修的力量,两相叠加,让罗真体内那原本极为可观的魔力都如流水般极速消耗着。
  这便导致玛修得到的强化开始下降,召唤出来的邪灵对Berserker的影响亦是越来越小。
  “本来能够战胜Berserker的胜率就不足一成,就算加上邪灵的辅助,提升了一成的胜算,还有令咒的加持,又提升了一成的胜算,那也只有不到三成的胜算而已。”
  亦即,罗真很清楚,即使自己全力全开,配合玛修的力量,胜算也不足一半。
  正因如此…
  “剩下的胜算,只能从别的地方找出来了。”
  没有胜算的话,那就制造胜算即可。
  “Berserker强归强,但弱点也很明显。”
  那就是没有理智可言。
  既然这样…
  “一些小手段就有可能派上用场。”
  罗真竭力的挤出了体内剩余的魔力。
  战况,瞬间出现了变化。
  “嗷!”
  就在Berserker抵达某一个位置,准备向玛修抡下强而有力的一击时,一头趴在一旁,死气沉沉的灰狼陡然睁开眼睛,狂啸了一声,从地面上一跃而起,扑向了Berserker的方向。
  那正是之前被罗真当做垫背,早已被所有人忽略的狼使魔。
  于是,准备对玛修发出强力一击的Berserker手中的斧剑还没有来得及劈下,灰狼便一把扑了上去,咬住了Berserker那粗壮的手臂。
  当然,这头狼仅仅是下级使魔而已,根本不可能咬得开Berserker那坚硬的皮肉。
  可罗真所操纵的使魔,同样不仅仅只有狼而已。
  “轰隆!”
  Berserker脚下的地面豁然坍塌。
  只见,数只魔蚁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潜入了地下,钻开了地面,将Berserker所站的地方给挖穿,并用拥有着可怕怪力的尖脚,牢牢的抱住了Berserker的下半身。
  Berserker就这么被一只只的魔蚁给硬生生的拖入了地底,跟着岩盘一起,陷入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