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 被改变的圣杯战争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不…不知道?”
  这一刻,哪怕是罗真都有些错愕起来了。
  身为冬木市圣杯战争的参与者,冬木市变成这个样子的缘由,这骑从者居然不知道?
  “你这是打算故意隐瞒我们吧?”
  奥尔加玛丽同样对此感到错愕,并火冒三丈了起来。
  要知道,罗真可是说过,整个冬木市里都已经没有任何一个人类了,只剩下圣杯战争的这些从者。
  既然如此,这些从者就是仅剩的知情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冬木市内发生的异常呢?
  但Caster还是这么说了。
  “我是真的不知道。”
  Caster依旧没有改变自己的说法,相当的干脆。
  “确实,在不久前,冬木市还是正常的,我们也只是隐匿在暗处进行战斗,推进着圣杯战争,连同御主一起,向其余的御主和从者发起挑战。”
  Caster如此说着,并道出了自己知道的情报。
  “可是,有一天,异变就这么突然发生了。”
  什么异变呢?
  大火。
  足以将整个冬木市都给烧尽的大火。
  “大火吞没了整个冬木市,人类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全部被烧得一干二净,包括与从者缔结了契约的御主,最终只剩下七骑的从者。”
  Caster的目光从罗真、玛修和奥尔加玛丽的身上接连扫过,并如此出声。
  “明明失去了御主,我们这些从者却还是存在了下来,这很明显是异常状态,连我都在那个时候陷入了迷惘,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行动。”
  而在那个时候…
  “Saber出现了。”
  说到这里,Caster才总算有些认真了起来。
  “在其余的从者还没搞清楚状况时,那个家伙竟然重新挑起了圣杯战争,将从者们一一找出来,并与他们进行战斗。”
  这就是Caster知道的情报。
  根据Caster所说,重新挑起了圣杯战争的Saber先后与Archer、Lancer、Rider、Assassin乃至Berserker战斗,并将他们给全部击败了。
  换言之,除了Caster以外,其余的从者都被Saber给杀死,让圣杯战争只剩下两骑从者。
  “等一下!”奥尔加玛丽立即打断了Caster的说明,愕然的说道:“照你这么说,除了你以外的从者都在圣杯战争落败了?”
  如果是这样,那对这边发起袭击的Archer和Berserker到底是什么啊?
  “据我所知,冬木市的圣杯战争中,七骑从者都仅有一次生命而已,落败了以后就会消失,并不会重新被召唤。”
  罗真同样道出了心中的疑惑。
  被打倒的从者再次出现,那并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说到底,从者只不过是位于世界外侧的〈英灵之座〉中的英灵所降格而来的存在,仅仅只是分身,本体则还在世界外侧,就算被杀死,那也并不是真的死亡了,只不过是重新回到〈座〉上而已。
  即是说,从者的再召唤并不是没有可能。
  只是,所谓的〈英灵召唤〉并不是那么灵活的东西。
  无论是冬木市还是迦勒底,其召唤系统都是随机性很高的东西,想召唤出特定的从者,除非事先准备与该从者生前有关联的圣遗物,以其为触媒,方才有可能成功,否则就是无稽之谈。
  也就是说,被Saber给打倒的五骑从者,若是想将其再召唤出来,那就需要准备与他们相关的圣遗物才行。
  这仅仅是其中一个条件。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条件。
  ————魔力。
  召唤从者需要耗费相当惊人的魔力。
  哪怕是迦勒底,虽然有着将电力转化为魔力的系统,用来支持英灵召唤系统的运行,那也无法随心所欲的召唤从者,否则就会陷入魔力与电力双重耗尽的困境,令迦勒底的运行彻底瘫痪。
  而冬木市的圣杯战争则是从地脉中汲取所需的魔力,会耗费六十年的时间,方才能够汲取到用来进行仪式,召唤从者,形成〈圣杯〉的魔力。
  既然如此,那被打倒的从者,无论是从圣杯战争的规则上还是从消耗上,都是不被允许进行再召唤的才对。
  “不,他们并不是重新被召唤了,而是复活了。”
  Caster将众人的疑惑给解开。
  “Saber提前得到了〈圣杯〉,并用〈圣杯〉的力量将他们给复活了,却又导致他们的精神被污染,导致那五骑从者被黑化,除了本来就陷入狂暴的Berserker以外,其余四骑的精神也都不正常起来,被Saber给流放到冬木市中。”
  这就是Archer与Berserker身上的黑色纹路的由来。
  因为被〈圣杯〉的力量给污染,那两骑从者的身上才会出现那种黑色的纹路。
  那种黑色的纹路,证明了他们的精神陷入了错乱,亦证明了他们已经死过一次,现在只不过是被重新复活而已。
  “就是因为这样,你们才能打倒那个Berserker喔。”Caster有些无奈般的笑道:“那个从者可是拥有着连Saber都会感到棘手的宝具和战斗力,如果不是因为有〈圣杯〉的魔力在支持,Saber能不能打倒Berserker都还是未知数。”
  而被打倒的Berserker似乎就因为这样,让那个特殊的宝具失去了效果。
  由此推断,Berserker应该拥有着即使被打倒都能重整旗鼓的宝具。
  一想到这一点,罗真就觉得一阵头疼。
  但正因为那宝具如此犯规,它才有些某种限制吧?
  这样的话就不难解释了。
  在与Saber的战斗中,Berserker肯定耗尽了宝具的使用次数,最终被斩于马下。
  罗真所遭遇到的只不过是耗尽了宝具的使用次数,棘手程度大大降低的Berserker而已。
  “幸好…”
  罗真有些庆幸。
  “如果是能够使用宝具的Berserker的话,那我们就完全没辙了。”
  奥尔加玛丽貌似也明白这个道理,不由得庆幸不已。
  倒是Caster自己有些不以为意。
  “宝具本来就是从者的王牌,足以用来反败为胜的东西,那种东西的存在与否大大的关系到战斗的结果,失去了它,身为从者的价值当然会大打折扣了。”
  Caster说着这样的话。
  这句话,让罗真和奥尔加玛丽深以为然。
  可是,众人并没有发现,旁边的玛修就在这个时候低下了头,神色间流露出一股复杂的情绪。
  “那么,言归正传吧。”
  Caster站了起来,看向了罗真。
  “我说,小子,你要不要跟我缔结契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