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赤枝骑士团〉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我说,小子,你要不要跟我缔结契约啊?”
  当这句话从Caster的口中传出,进入罗真的耳中时,罗真差点没有反应过来。
  “契约?”
  玛修与奥尔加玛丽同样怔了一下下,随即惊讶而起。
  唯独提出了这件事的Caster本人态度依旧。
  “这一次的圣杯战争实在是太不正常了,不但所有的从者都变得不正常,连规则都变得不正常,被打倒的家伙都被复活不说,连〈圣杯〉都事先落入了Saber的手中,照理来说,那个家伙应该没有战斗的必要了才对。”
  毕竟,无论是御主还是从者,参加圣杯战争的理由,就是为了得到〈圣杯〉这个许愿机。
  如今,Saber既然已经得到〈圣杯〉了,那理应没有必要再挑起圣杯战争了才对。
  这让罗真隐隐感觉到了。
  (也许,那个〈圣杯〉就是一切的源头。)
  冬木市的异常,特异点的出现,很有可能全是因为Saber提前得到了它。
  否则,圣杯战争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迦勒底的记录中也肯定会有这件事的报告。
  可在迦勒底的记录中,这场圣杯战争最后的胜利者虽然的确是Saber的从者,可却没有其事先得到了〈圣杯〉的记录。
  (前后的顺序颠倒,这就是历史出现错乱,特异点就此形成的根本原因。)
  那么,问题来了。
  Saber究竟是怎么得到〈圣杯〉的呢?
  在冬木市的圣杯战争中,只有当御主和从者仅剩下一组时,作为战利品的〈圣杯〉才会降临。
  在名为〈圣杯战争〉的这个仪式还没结束前,〈圣杯〉是绝对不会成型,更不会提前降临的。
  也就是说,Saber手中的〈圣杯〉并不是必须在圣杯战争的大仪式中完成的那个。
  (不属于这里的〈圣杯〉到了Saber的手中,这才导致了这一切。)
  既然如此,第二个问题也来了。
  这个〈圣杯〉是从哪里来的?
  罗真感觉到自己抓住了通往真相的线索。
  即是说…
  “虽然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御主,又为什么会有不属于圣杯战争召唤的从者,但你的目的应该也是〈圣杯〉才对吧?”
  Caster像是看穿了罗真心中所想的事情一样,笑了起来。
  “既然如此,你的目的就跟我一致了。”
  正如Caster所言。
  如果一切的异常都是因为不属于这里的〈圣杯〉的出现的话,那罗真就得将那个〈圣杯〉得到手,方才能消除这个时代的错乱,重新将人理奠基,修正整个特异点,令人类史恢复正常。
  而〈圣杯〉却是在Saber的手中。
  想得到〈圣杯〉的话,势必得与Saber交手才行。
  Caster明明不知道这些事情,却敏锐的察觉到了罗真接下来的目的。
  “我的目的也是打倒Saber。”Caster这么说道:“那跟我联手,应该不是一件坏事吧?”
  听到这里,罗真姑且不论,奥尔加玛丽是抱起了手臂。
  “原来如此,想借我们的力量来打倒Saber吗?”
  奥尔加玛丽是这么认为的。
  对手可是连拥有宝具的Berserker都能打倒的从者。
  仅凭Caster的力量,单独面对Saber的话,那根本没有胜算。
  更别说,Saber也不是单独一人。
  “那些被黑化的从者在这个都市里任意妄为,唯独Archer那个家伙跟Saber是一伙的。”
  Caster没有隐藏自己的想法。
  “单单对付Saber就已经很难了,更别提还得对上那个阴险的家伙,我也是很难办啊。”
  在这样的状况下,罗真的出现,对于Caster而言,的确是最后的希望。
  只要与罗真缔结了契约,那就不但可以得到御主提供的魔力,强化自身的实力,还能与玛修联手,得到充分的人手,挑战Saber和Archer二骑,这就是Caster提出契约的理由。
  “当然,只不过是临时契约而已。”
  Caster说着这样的话。
  所谓的临时契约,顾名思义,就是临时缔结的契约,拥有着时限,一旦契约的目的达成,契约就会自动消失。
  罗真与玛修之间的契约则是正式契约,哪怕是玛修自己都无法破除它,除非将代表契约的令咒从罗真身上剥下来,或者用能够解开契约的手段将契约给废弃,否则,直到迦勒底的英灵召唤系统停止运作或者耗尽魔力为止,这个契约就将永远有效。
  一般而言,御主与从者之间缔结的都是正式契约,连魔术师与使魔之间的契约都是这一种。
  至于临时契约,那多半出现在交易的场所。
  顺带一提,被罗真所召唤的使魔因为〈奇迹〉的关系刻进了他的灵魂之中,属于另一个范畴。
  只要罗真的灵魂没有消亡,它们就会一直为罗真所用,绝对服从,且永远不会真正死亡。
  这已经超越了契约的范畴,达到另一个层次,可以称之为〈绝对契约〉了。
  这是只属于罗真的契约方式,无法被复制和模仿。
  而这种绝对契约,罗真同样可以自主缔结。
  当初,罗真就是想以这样的方式,与玛修缔结契约,将玛修刻进自己的灵魂里。
  如此一来,就算玛修死了,罗真都能通过耗费魔力将其召唤出来,亦能通过异世界的大门。
  当然,这种契约不是能够随时缔结的,同样拥有着限制,这些都是后话了。
  总而言之,现在Caster只想缔结临时契约,与罗真共同作战,直到将Saber被打倒为止。
  “你也不用担心我会背叛,就算是临时契约,同样可以用令咒来束缚我,有这样的强制命令权,我的可信度就大得多了吧?”
  Caster向着罗真伸出一只手,眼眸同样紧紧的盯在其身上。
  “我的目的是想结束这场异常的圣杯战争。”
  “而你的目的则是想回收〈圣杯〉。”
  “就让我们一起在这场圣杯战争中达成〈愿望〉如何呢?”
  Caster的脸上浮现出目空一切的表情。
  相信,无论是谁,看到这个无所畏惧的表情,都会不由自主的被这名英雄的自信给吸引。
  对此,罗真只有一句话。
  “你的真名是什么?”
  这是罗真最后一个问题。
  同样,亦是一名英灵最重要的秘密。
  可Caster却是将其说了出来。
  “吾之名为库?丘林,爱尔兰〈赤枝骑士团〉的一员。”
  揭露真名的从者咧嘴笑着。
  “多多指教,御主。”
  闻言,罗真同样笑了。
  旋即,罗真伸出手,握向了眼前的从者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