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 好好照顾一下后辈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真名〉。
  如其名,那就是指从者们真正的名字。
  从者们均都是曾经存在于各种传说、幻想乃至神话中的人物,其名流传于后世,被后世之人所知。
  以Caster为例,他就是著名的凯尔特神话中的北爱尔兰阿尔斯特地区的著名英雄————库?丘林。
  传说,他是半人半神的大英雄,其父为光之神鲁格,因此被称为爱尔兰的光之子。
  传说,他被连神都能弑杀的影之国的魔女所看中,在影之国中习得了惊人的枪术与魔术,出师后便直接加入了著名的〈赤枝骑士团〉,在战场上几近无敌,无人能敌。
  他所持之枪乃必杀的魔枪,一旦刺出,必能取下敌人的心脏。
  他所习之术乃卢恩的魔术,在日耳曼神话中,为众神之父奥丁用一只眼睛作为代价换取来的无上的智慧,只要将象征咒文的卢恩字母刻在任何材料上,就能发挥出无穷的威力。
  在欧洲,他的名号之响亮,足以和不列颠传奇的骑士王亚瑟和希腊神话中的大英雄赫拉克勒斯相媲美。
  而在出身地的爱尔兰,他更是拥有着最高的知名度,即是最强的骑士,亦是有名的贤者。
  用本人的话来说,那就是…
  “如果能以Lancer的职介被召唤的话,那对付Saber就轻松多了。”
  这是Caster的说法。
  但是,罗真却深以为然。
  “虽然Caster的魔术也足够强的了,但说到库?丘林的话,果然还是他的枪更出名吧?”
  一击必杀,绝对无法躲避,一旦出击,便必定能够命中心脏的魔枪。
  持有这把枪的Caster才是其最强的姿态。
  可惜,以Caster的灵基得到召唤的他并没有得到这把魔枪,只能以贤者的姿态,行使源自北欧的卢恩。
  然而,即使是这样,现在的Caster亦绝对是一流的从者。
  毕竟,本人已经透露了一个让人吃惊不已的消息。
  “被复活的Lancer、Rider和Assassin都已经被我偷偷干掉了,那个棘手的Berserker则被你们给收拾,剩下的就只有Saber和Archer而已了。”
  Caster便以满不在乎的口吻,道出了这么一个令罗真一行人哑然无语的消息。
  “只要能够打倒所有的从者,那圣杯战争就会结束,我的目的也能达成,从这场令人不快的异常事态中解脱啦!”
  基于如此的目的,Caster将三骑从者给打倒了。
  由此可见,即使是以现在的灵基,Caster都拥有着不俗的战斗力,比起Saber如何,那还不得而知,但比起Archer的话,应该就不会逊色丝毫了吧?
  至少,Caster绝对比半吊子的玛修强得多。
  有了他的帮助,那胜算就不小了。
  当然,奥尔加玛丽至始至终都以怀疑的目光看着Caster。
  “谁知道这个从者值不值得信任啊?结束圣杯战争?从异常的圣杯战争中脱身?目的真的这么单纯吗?”
  奥尔加玛丽就在怀疑这一点。
  再怎么说,从者们参加圣杯战争,与御主们缔结契约的根本目的,就在于想得到〈圣杯〉这个许愿机。
  若Caster只是说得好听,其实也在谋算〈圣杯〉的话,那这边就只是被其利用而已了。
  有鉴于此,奥尔加玛丽还没有完全信任Caster。
  至于令咒对Caster的束缚嘛…
  “他可是习得了北欧原初的〈卢恩魔术〉的森林贤者,以魔术师而言可比现代的任何一个人都高位,谁知道他有没有破解契约的手段啊?”
  奥尔加玛丽就因为这样,不是很愿意信任Caster。
  理所当然,罗真也想过这个问题。
  “毕竟令咒也是由纯粹的魔力形成的魔力结晶,如果是最高位的魔术师,兴许真有办法对付它。”
  但这仅限于Caster报出自己的真名之前。
  在Caster报出真名以后,罗真就基本相信他了。
  理由很简单。
  “这可不是能够随随便便报上来的东西。”
  这就是罗真选择相信Caster的理由。
  概因为,报出真名的话,就相当于泄露了身份。
  由于从者都是在各种传说中赫赫有名的存在,一旦真名泄露,那意味着的东西可就多了。
  例如,其生前拥有的宝具的种类和效果。
  再例如,其生前的弱点和死因。
  只要得知这些,那就可以形成针对性。
  再以Caster来举例,若是其以Lancer的灵基降临,持有必中心脏的魔枪的话,那只要用傀儡以及魔像之类的没有心脏要害的死物来对付他,其魔枪的可怕效果就一点都发挥不出来了。
  这只是宝具的应付策略。
  如果是针对从者生前的弱点和死因的话,那就是足以颠覆一场战斗的胜败的大问题了。
  这便导致了从者的真名变成绝对不能透露的东西。
  Caster既然那么爽快的就将自己的真名给透露出来,那就足以证明他的诚意。
  况且…
  “那位爱尔兰的光之子会是一个背叛者吗?”
  据说,Caster原本的名字并不叫库?丘林,而是叫瑟坦特,库?丘林这个名字,则是其后来才给自己取的,有着「库兰的猛犬」的意思。
  而之所以取这个名字,那是因为他在年少时误杀了富商库兰的看门狗,随后发誓。
  “如果这只狗有后代,我会负责养育,将它调教成同样强大忠诚的看门狗,在那之前就由我来保护你。”
  这就是库?丘林这个名字的由来。
  虽然,在神话中,库?丘林拥有着暴烈的性格和脾气,但他也是能够粗鲁的无视死神莫瑞干的求爱后,在死前将自己绑在石柱上的狠人。
  这样的一个人,罗真不相信其会为了谋取〈圣杯〉而成为背叛者。
  “当然,如果这个真名是谎报的,那就当我没说。”
  这是不太可能发生的事。
  究竟是不是本人,只要接下来看Caster的战斗就知道了。
  库?丘林可是有名的〈卢恩魔术〉的行使者。
  想假冒他,那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就这样,罗真与Caster缔结了临时契约,成为攻守同盟。
  “明天就去找Saber和Archer的麻烦吧!”
  这么说着的Caster却是瞥了罗真那还有些苍白的面容一眼,狂放的一笑。
  “在那之前,你就好好休息一下吧,御主。”
  于是,众人将行动放在了明天。
  这对罗真来说,同样是一件求之不得的事。
  一边恢复着魔力,一边看着身旁的玛修那沉默不语的模样,罗真无奈一笑。
  “还得好好照顾一下后辈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