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 没打算给自己留退路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漆黑的深山之中,红色的烈焰就像是浪潮一样,一层接着一层的在寺庙的上空涌开,照亮了四周。
  周围的树林被热风所刮过,不仅是摇曳不已,脆弱的树叶亦是迅速的变得枯黄,飘落而下,铺个满地。
  Archer便从那火浪之中出现,浑身都冒着些许的黑烟,落在地面上,显得有些狼狈。
  “啧…!”
  感受到自己所受的伤害,虽然不高,却实实在在的对自己造成了影响,Archer不由得咋舌了。
  然后,始作俑者的声音才出现。
  “这种程度的魔术就受不了了吗?三骑士的名号可是在哭泣啊!”
  在这样的喊声出现的同时,化作桥梁般的延伸而来的粗壮树根群总算是抵达了这里,让乘风破浪般的突袭而来的罗真一行人从上面下来。
  望着那单膝跪地的Archer,罗真是胜券在握般的笑了笑。
  “你虽然具备〈对魔力〉的职阶技能,但技能的等级并不高呢。”
  Saber、Lancer、Archer这三个职阶的从者都拥有着〈对魔力〉的技能,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免疫魔术带来的伤害跟效果,但〈对魔力〉也是有等级高低之分的。
  像玛修,她的〈对魔力〉足足有A级,除了无法比较的Ex级以外,属于常规上的最高等级,因此连当代最高位的魔术师都无法单凭魔术对其造成伤害,效果之高之强,那是令人骇然的。
  而与玛修相比,同样拥有〈对魔力〉的职阶技能的Archer就弱得多了。
  “你的〈对魔力〉十分薄弱,只有D级而已,只能让一工程的魔术无效化的程度,这种程度,稍微强些的魔术师都可以轻易的突破,更别说是能够获得Caster这个职阶的神代魔术师了。”
  罗真注视着Archer的眼中闪过莫名的笑意。
  “你以为堵住下水道就算是弥补了上次袭击的过错了吗?那可是很大的误会喔?”
  “你最大的过失应该是在第一次袭击的时候就和我打上了照面,被身为御主的我看破了你的能力值。”
  “所以,你那薄弱的〈对魔力〉就成为我的突破点啦。”
  话音一落,罗真的身上便涌出了大量的魔力。
  魔力通过临时构建起来的契约通道,注入了和罗真缔结了临时契约的Caster身上。
  “来得好!”
  Caster立即大笑了一声,手指一动,竟是在自己面前的空间里挥洒出了魔力,刻画出了闪烁着光芒的一个个符文。
  下一刻,这些符文通通化作火焰的团块,如炮弹一般的暴射而出,掠向了Archer的方向。
  “……!?”
  Archer蓦然一惊,几乎是连踌躇的时间都没有,准备再度纵身,避开这来袭的火球连射。
  可惜,Archer忘记了,自己需要面对的敌人可不光光是Caster而已。
  “嘭!”
  炸裂声中,Archer周围的地面钻出了一只只的魔蚁,架起携带怪力的前肢,牢牢的抱住了Archer的腿。
  “糟糕!”
  发现了这一点,Archer就知道了。
  自己,避无可避了。
  无数的火焰团块顿时覆盖在了Archer的身上。
  “轰隆!”
  激烈的爆炸声响彻云霄,令火浪弥漫。
  “成功了!”
  抱着芙芙的奥尔加玛丽一边抵挡着来袭的热风,一边发出惊喜般的叫声。
  然而,与奥尔加玛丽不同,罗真、玛修和Caster却齐齐的出声。
  “““不!还没有!”””
  就在声音落下的同时,前方的火浪被分开了。
  在那里,遭受到直击的Archer竟是毫发无损,手中的黑弓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曾经见过的有如太极双圆般的黑白短刀,将牢牢的抓着自己的两只魔蚁给斩断。
  而在Archer的面前,正伫立着犹如镜子一般,拥有着六片花瓣的透明盾牌。
  看到这一幕,其余人的反应姑且不论,罗真是暗暗苦笑。
  “果然有盾牌啊…”
  毕竟,对方身为一介弓兵,却是连近战武器都能投影出来的话,投影一面盾出来也是不奇怪的事情。
  正因想到了这里,罗真才会不惜消耗魔力,提升Caster的魔术威力,企图一举拿下对方,别再横生枝节。
  可惜,对方的投影精度高得难以想象,投影出来的武器均都坚固无比,不像其余的魔术师,运用〈投影魔术〉制作出来的东西都会因为想象力不足等等的因素变得相当脆弱,一触即碎。
  从这点来看,对方果然是只能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的英灵啊。
  当然,罗真也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能给从者带来这么大的威胁,已经是难得可贵。
  “差点让你们给得手了。”
  Archer面沉如水般的站起身,目光没有看向攻击自己的Caster的方向,而是盯向了罗真。
  “原来如此,这就是有御主和没有御主的差别吗?”
  显然,Archer是意识到了。
  “在这里,最难对付的不是那只看门的猎犬,也不是举着那块棘手的盾牌的少女,而是你啊。”
  Archer的眼中释放出了杀气。
  “前辈!”
  玛修立即像是被刺激到一样,一个跃身,挡在罗真的面前,满脸的戒备。
  “你的对手可是我,别搞错了。”
  Caster同样站在了玛修的面前,挑衅般的看向Archer。
  连奥尔加玛丽都满脸敌意的瞪向Archer,一副警告的模样。
  而众人越是这番表现,Archer对罗真就越看重。
  “看来,这次的关键不是别人,就是你了,不知名的御主。”
  Archer冷静无比的出声。
  “既然如此,你就过来吧。”
  “过来看看你到底有没有拯救这个时代、这个人理的能力吧。”
  留下这样的话,Archer没有再发起攻击,而是浑身化作光粒子,消失在原地。
  见状,众人尽皆皱眉。
  “意识到单凭自己无法拿下这一局,所以就果断撤退了吗?”
  奥尔加玛丽这样理解了。
  “真是一如既往精明到让人觉得烦啊。”
  Caster则是有些不爽。
  “前辈…”
  玛修亦是看向了罗真。
  承受着众人的目光,罗真耸了耸肩。
  “虽然很想先解决掉Archer再集中战力对付Saber,但对手也比我想象的精明,估计也是看穿了这边的目的,提高了警惕,接下来,我们只能同时对付Saber和Archer了。”
  这可不是能够笑笑便敷衍过去的状况。
  只是…
  “我也没有打算给自己留退路啊。”
  罗真看向了带给自己毛骨悚然的感觉的方向。
  该做的事情,已经只剩下一件。
  那便是直捣黄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