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 最凶恶的敌对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漆黑」。
  这是罗真看到Saber以后产生的第一印象。
  皮肤是白的,而且是那种极为不健康的苍白。
  身上穿着看起来相当沉重的铠甲,那套铠甲才是与皮肤完全相反的漆黑,覆盖住了对方近九成的身体,闪烁着慑人的光泽。
  而对方的身高则不是很高,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矮小乃至是纤细瘦弱。
  可是,在那极为纤细瘦弱的身体上,散发出来的却是足以令人感到胆寒的可怕魔力。
  凶恶的魔力就像是吞噬人心的漆黑浪潮,弥漫在了整个大空洞之中。
  这凶恶无比的魔力,现在就源自于眼前的这骑从者————Saber。
  在此之前,罗真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
  做好了面对最可怕的敌人的心理准备。
  对方是那个被自己视为绝对不可力敌的Berserker都战胜不了存在。
  而且,Saber这个职阶,本来就是除了要有与「剑之骑士」相称的传说以外,还要求魔力以外的能力值皆为最高等级的英灵才有可能取得,因而往往都被视为从者中的王牌,在圣杯战争中更是被认为是最有冠军倾向的职阶,毋庸置疑的强大。
  事实上,在迦勒底的记录中,冬木市在2004年的圣杯战争的胜利者便是Saber职阶的从者,由此可见其强悍。
  但是,真正面对这个敌人,罗真才发现,自己的心理准备做得还不充足。
  对方,绝对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可怕。
  而更让罗真觉得惊愕的是…
  “居然是女的…!?”
  是的。
  连Berserker都无法战胜的Saber,那个在得知其真名以后无人不惊的可怕强敌,居然是一名身材纤细的少女。
  “那…那一位居然是女孩子…!?”
  “传说一点都不可靠啊!”
  连玛修和奥尔加玛丽都发出了叫声,心中的动摇可想而知,反倒是与其打过照面的Caster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让人心中不由得涌现恨意。
  在这样的情况下,Saber站在了一个犹如悬崖般拔地而起的岩石高台上,居高临下的睥睨着众人。
  “这就是逼得你撤退,连前线都守不住的强敌吗?”
  Saber那轻灵又清冷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
  只是,这句话不是对着罗真一行人说的,而是对着其身后出现的一名从者所言。
  “那是不可小觑的一群强敌。”Archer站在Saber的身后,仿佛自愿低人一筹一般,沉声说道:“就算是你,如果不好好注意的话,那也有可能被打倒。”
  “是吗?”Saber并没有露出恼怒的神情,反而如同评估价值一般,目光停在了罗真一行人的身上。
  看到Caster时,Saber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状,神色相当的冷漠。
  看到奥尔加玛丽时,Saber更是连目光都没有停留,如根本没将其放在眼中一般,随意的扫过。
  看到玛修时,Saber倒是在其所持的盾牌上停留了一下下,眼中隐隐约约的闪过一丝疑惑和沉吟。
  而看到罗真时,Saber的眼睛就眯了起来了。
  “原来如此。”
  Saber语出惊人的开口了。
  “你就是迦勒底最后的御主吗?”
  此话一出,众人皆尽变色。
  “她…她知道迦勒底的存在…!?”
  玛修吃惊不已。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奥尔加玛丽更是震惊异常。
  对方显然对罗真一行人的情况知之甚详的样子。
  单是这一点就足以令人感到吃惊了。
  毕竟,罗真一行人可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居然被对方知之甚详,说是没有问题,那都没有几个人相信。
  反而是罗真,早就预料到这一点了。
  原因有两个。
  一个是Archer在撤退的时候说过的话。
  “过来看看你到底有没有拯救这个时代、这个人理的能力吧。”
  说过这样的一句话的Archer显然也是知道罗真一行人的真实身份的,不然不会说出「拯救人理」这个唯独在迦勒底中才会存在的主题。
  如果罗真没有猜错,Archer应该就是从Saber那里得知了一些事。
  至于Saber,则是从给予其〈圣杯〉的幕后黑手手中得知了这些事的。
  罗真将这些全部压在心底,迎着Saber的目光,露出了有些逞强的笑容。
  “说实话,在得知你的真名以后,我还真想不到,你居然会接受幕后黑手给予的〈圣杯〉在这个时代作恶呢。”
  在压下心中对Saber那可怕的魔力的惊惧以后,罗真首先采取的便是对话了。
  对话是套取情报的最有利方式,罗真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而且,通过对话,还能形成诸如震慑、缓解、迷惑乃至欺诈等等的效果,在面对几近不可战胜的强敌时,只要不是想逃跑,对话就是寻找胜机的唯一出路。
  所以,唯独这个时候,罗真是乐得拖延时间的,至少争取到让玛修和奥尔加玛丽转换心态,认真应付局面的时间也行。
  而罗真的这个打算似乎有点成功。
  对于罗真的发问,Saber面无表情的做出了回复。
  “对于善恶的判定,本来就不能取决于一方面。”Saber冷漠的说道:“我的目的仅在于维持住这个时代,所以才会在知道一切都无法挽回以后接受〈圣杯〉的馈赠,而这究竟是善是恶,就交由世界与历史来决定即可。”
  这句话语里,隐藏的情报实在是太多了。
  “维持住时代?”
  玛修微微一怔。
  “一切都无法挽回?”
  奥尔加玛丽更是愣了一愣。
  “你这家伙究竟都在说些什么?”
  Caster亦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劲。
  连罗真都因为这句话心中涌现了诸多想法。
  在这些想法进行摩擦、交汇、总结以后,罗真渐渐的获得了一个事实。
  而这似乎被Saber给察觉到了,落在罗真身上的目光当场变得锐利起来,令得罗真心中蓦然一屏。
  “看来你的确很聪明啊,迦勒底的御主。”Saber面无表情的说道:“但无知有时候也是一种奢侈,知道得太多,反而才是不幸。”
  说着这样的话,Saber缓缓的向着这边走来。
  “嗡!”
  这一个瞬间,空气开始发出嗡鸣。
  那是魔力奔腾所引起的现象。
  漆黑的魔力就这么汇聚在了Saber的手中,最终化作了一把剑。
  一把通体呈现漆黑的色泽,剑身上布满着红色的纹路,散发出恐怖的氛围的魔剑。
  不,那不是魔剑,而是改变了形态的圣剑。
  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连Berserker都在其光辉之下饮恨,即便是Caster都为之浑身僵硬,如临大敌般的戒备起来的圣剑。
  “迦勒底的御主啊,你想拯救人理吗?”
  Saber举起手中漆黑的圣剑,指向了罗真。
  “那就让我手中之剑来确定一下,你究竟有没有这种资质吧。”
  于是,凶暴的魔力化作了实质。
  沐浴在那魔力的暴风中,罗真明白。
  这一次,不拼命是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