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 还不准备出来吗?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
  寂静,开始造访这一方空间。
  在不知道维持了多久的闪光以后,眼前的视野终于是再一次的开始恢复,让灼烧着整个大空洞的热量亦是悄然褪去了。
  大空洞里,空气还携带着一丝丝的温热,地面更是如同岩浆池一样,变得一片通红不说,还冒着刺鼻的焦味,令烟都在往上冒着。
  等到一切都尘埃落定时,那散发着神圣氛围的守护障壁才渐渐的黯淡了下去,直至消失为止,将被保护在盾牌之后的众人都给展现了出来。
  “成功了…吗?”
  奥尔加玛丽怔怔的看着这一切。
  “芙呜!”
  芙芙发出了悦耳的叫声。
  “成功了…”
  玛修则是满脸的不可思议。
  “呼…”
  罗真亦是缓缓的舒出了一口气,看着玛修,露出了清爽的笑容。
  看到这个笑容,玛修才宛如回到现实一样,眼中浮现出一丝丝的激动。
  回想起刚刚那道神圣的守护障壁,玛修抱了抱手中的盾牌。
  “那就是…我的宝具…”
  成功的将宝具解放出来以后,玛修才知道,自己手中的盾牌,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在自身的前方张开强力的守护障壁,将敌方的攻击挡下的同时,还能将攻击给反弹回去。
  这,就是玛修的宝具的效果。
  对此,作为英雄的魔术师给予了肯定。
  “干得漂亮喔,小姑娘,多亏你,我们总算活下来了。”
  Caster手持木杖,一边发出爽朗的笑声,一边如此说了。
  “还以为是不太起眼的宝具,没想到效果还是挺明显的嘛。”
  不起眼。
  的确不起眼。
  至少,跟Saber和Caster的宝具比起来,这个宝具是一点都不起眼的。
  它的等级仅仅才D级,并且不过是对人宝具而已,跟Saber和Caster那最高等级的对城宝具比起来,如果不是不起眼,那是什么呢?
  然而…
  “这面盾牌还远远没到它的极限吧?”
  Caster极为笃定的说了这么一句。
  没错。
  正如Caster所言,玛修的宝具还远远没有达到它的极限。
  “毕竟,你是在不知道附体的英灵真名的情况下,凭本能将它展开的,即使成功的解放了它的部分力量,剩下的大部分威能依旧还沉睡在这面盾牌里,等着你去唤醒。”
  Caster咧嘴笑着。
  “如果有一天,你能真正知晓自己体内的英灵的真名,解放这面盾牌的力量,那它肯定能够成为你们重要的王牌,绝对不下于我的宝具的王牌。”
  这即是英雄的认可,更是贤者的预感。
  “虽然我的预感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没有在好事上灵验过就对了。”
  Caster加以补充的这句话,让众人都不由得为之苦笑。
  唯独本人,即使说出了这样的话,依旧还是挂着很是愉快的表情。
  “本来还以为这次的圣杯战争变成这样,真的不会有好事发生了,但还是看到了不错的东西,倒也没有枉费这次的现界了。”
  Caster的目光看向了玛修,又看向了罗真,像是对两人感到极为满意一般,点了点头。
  “多亏你们,咱也完成了自己的目的。”
  Caster转过头,指向了前方。
  “而你们想要的东西,就在那里吧?”
  闻言,众人下意识的看向了Caster所指的方向。
  下一刻,众人便看到了。
  “铮…”
  随着一缕缕光辉的散发而出,一块色泽璀璨的水晶体悬浮在了前方的半空中。
  在那块水晶体之内,众人感受到了一股非同凡响的惊人魔力。
  “那就是〈圣杯〉吗?”
  罗真有些若有所思。
  “看来,这个〈圣杯〉还没有完全成形的样子啊。”
  所谓的〈圣杯〉正如其名,理应乃是〈杯〉的形状才对。
  虽说在现代,能够实现魔术师愿望的魔法之釜都会被称为〈圣杯〉这样的东西,并不是只有呈现〈杯〉状的许愿机才是〈圣杯〉,但罗真感觉,眼前这个〈圣杯〉应该还处于未彻底成形的阶段,即使力量不会因为形状的改变而有多少的影响。
  于是,罗真这么想了。
  (你还真是心急啊。)
  在〈圣杯〉还未完全成形的这个阶段就将其抛了出来,赋予Saber,制造出这个特异点。
  这,难道不是心急吗?
  (就那么希望人类被毁灭吗?)
  想着这样的事情,罗真定定的望着〈圣杯〉的方向。
  接下来,只要将其回收,此次灵子转移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届时,这个特异点也会被修复,让人理重新被奠基。
  “所以,接下来就是你们的事情了。”
  Caster将木杖举起,撇嘴笑着,其身体则突然发出了亮光,似即将消失一样,化作一阵阵璀璨的光粒子。
  “Caster先生…!?”
  玛修不由得吃了一惊。
  只有罗真,并没有为此感到惊讶。
  “准备回去了吗?Caster?”
  罗真望向了Caster。
  见状,Caster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圣杯战争已经结束了,自然没有继续留在这个时代的理由。”
  所谓的从者就是这样的存在,一旦完成目的,就会被遣返,回到〈座〉里,将此次战斗的记忆送回给本体。
  迦勒底的从者也是这样,若是有一天,人理奠基的目的达成,那也会全部被遣返,否则,为了维持他们的存在,消耗可不是一般的大。
  也就是说,无论是什么样的从者,都会有和御主分别的一天。
  “虽然不过是临时契约的御主,但你着实让我享受了一番。”
  Caster哈哈大笑出声。
  “如果什么时候还需要打手的话,就考虑一下我,试试将我召唤出来吧。”
  “跟你一起战斗,还是挺让人开心的啊。”
  留下这样的话语,Caster便彻底的化作了光粒子,消失在原地。
  众人目送着这位不拘小节的英雄的离去,久久没有言语。
  “好了。”
  奥尔加玛丽率先冷静了下来,如此开口了。
  “我们也该回收〈圣杯〉了,等到这个特异点被修复,迦勒底那边再怎么说也该发现,并与这边主动联系了。”
  这也是众人唯一希望的事情。
  要是在回收了〈圣杯〉以后,与迦勒底那边还没有恢复联系,那就真的几乎无计可施了。
  “现在就先回收〈圣杯〉吧,玛修。”
  “是,所长。”
  在奥尔加玛丽的指示下,玛修点了点头,准备上前。
  可是…
  “别那么着急。”
  罗真按住了玛修的肩膀,目光继续盯着前方。
  “芙!芙呜!”
  奥尔加玛丽的怀里,芙芙亦是突然倒竖起了毛发,做出戒备的模样。
  “前辈…?”
  “怎么了啊?”
  玛修和奥尔加玛丽齐齐的愣住。
  没有理会二女,罗真只是盯着那里,如此出声。
  “还不准备出来吗?”
  声音,清晰的回荡着。
  然后…
  “果然被发现了,并不是我的错觉啊。”
  一个笑声似回应一样,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