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 〈阴阳术〉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伊邪那岐流,宅邸。
  当赤羽一族的车队来到这里,看到宅邸的大门时,众人首先看到的是一个极为壮观的集团。
  那是犹如军队一般饶有秩序的排列着,一个个的均都身穿传统的白色神官礼服,但有的人戴着黑漆的帽子,有的人只扎了缠头布,还有大部分人都拿带子束起袖子,露出了上胳膊的人所形成的集团。
  集团内,一个个身穿神官礼服的人正着脸,隐隐的透露出一股典雅的氛围,可那如军队般的站法,却又透露出一股令人心悸的勇猛,让人联想到了武士。
  而实际上,这个集团和过去的武士家族还真有些相像。
  与赤羽一族不同,伊邪那岐流在国家的中心立足上千年,一直以来都在繁衍生息,早就形成了个个不同的家氏。
  这些家氏每一个都算是一个小队,整个亲族聚集起来组合成中队乃至大队,所有人又都拥有着相同的价值观和战斗技法,从红白事到每年的祭祀都有密切的配合,让伊邪那岐流的整个集团维持着稳固的关系。
  在这般上下分明的规矩下,宗家比分家更受重视的风气自然也就形成了,门第造成的上下级关系也应运而生。
  其中,土门自然是伊邪那岐流的宗家,其后就是贺茂、弓削、苇屋这些名门,就相当于军队中的将军一样,率领着分家的人,最终形成了这个集团。
  也就是说,在赤羽一族眼前出现的正是伊邪那岐流的根本,这个华族真正的模样。
  同时,这亦是过去曾经击溃过赤羽一族,将赤羽一族赶出国家中心的存在的模样。
  “————”
  赤羽一族的整个车队顿时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被伊邪那岐流的气势给镇住了。
  显然,伊邪那岐流给了赤羽一族一个下马威。
  然后,为首的一名男子就上前来了。
  “我是伊邪那岐流的弓削,欢迎各位来到天狗山。”
  自称为弓削的男子便不卑不亢似的说出了这番话语。
  看来,此人便是伊邪那岐流弓削家的家主,作为伊邪那岐流中的名门,负责率领在这里的集团,在此迎接赤羽一族的到来。
  当然,说的好听点是迎接,但看现在的架势,在伊邪那岐流里,不欢迎赤羽一族到来的人有很多啊。
  这让赤羽一族的众人亦是如临大敌。
  这时…
  “劳烦伊邪那岐流的各位在此迎接。”
  赤羽空观从马车上下来,如同挺身而出一般,来到了车队的最前方,直面整个伊邪那岐流。
  “我是赤羽一族的家主,赤羽空观。”
  赤羽空观没有慑于伊邪那岐流的下马威,以满不在乎的态度,迎接了对方的挑衅。
  见状,弓削深深的看了赤羽空观一眼,随即像是表示尊敬一样,向赤羽空观稍微低了一下头。
  “当家已经在宅内等候,还请各位移步到本宅。”
  说完,弓削将自己的手举了起来,让背后的集团整整齐齐的分开,敞开了宅邸的大门。
  赤羽一族就在这样的状况下,被迎进了伊邪那岐流的根据地。
  从马车上下来的罗真和赤羽雷真便跟着一众长辈和护卫们,一起进入了这个根据地。
  只是,两人的表现却完全不同。
  赤羽雷真是像被吓到一样,多少变得有些小心。
  罗真则是看着周围那一个个对着这边投来各种目光的伊邪那岐流的人,心中只剩下一句话语。
  “这一次的联姻,怕是从一开始就没那么容易完成了。”
  …………
  伊邪那岐流,本宅。
  “请进。”
  在弓削的带领下,赤羽家一行三人来到了这里。
  其余人已经通通都留在了外面,来到这里的人,仅仅只有罗真、赤羽空观以及赤羽雷真一行三人。
  一行三人就这么走进了伊邪那岐流的本宅之中,来到了一个即辽阔又豪华的大厅。
  伊邪那岐流的当家就在这里。
  那是一个年过花甲,却看起来相当硬朗的老妇人。
  对方的身上正散发着一股让人恐惧的魔性,脸上亦是带着一个一眼就能看穿真假的笑容,眼中流露出来的不是挑衅,而是一种多少有些瞧不起人的感情。
  她正是伊邪那岐流的掌门,宗家土门一族的家主,整个伊邪那岐流的主事者————土门绮罗。
  她的一句话足以影响国策。
  她的一个词可以判人生死。
  而这样的一个人,此时,便一边散发着恐怖的魔性,一边端坐在一个庞然大物的大腿上。
  那是身高足足有三米,有着青面獠牙和格外可怕的体魄的怪物。
  看着这怪物,赤羽空观面色微微一变。
  “式神…酒吞童子…”
  其口中出现的是这样的一个名字。
  ————〈式神〉。
  那是全身以魔力构筑而成,从〈瘴气〉之中诞生而出的模拟生命体。
  〈瘴气〉指的是阴性的气。
  那是一种妨害生者的死之气。
  〈式神〉就是将这种死之气转化为生命以后诞生的存在。
  诸如灵体、神明以及鬼怪,都能以现世的事物作为凭依,让它们降临到自己的面前,为自己所用。
  这就是〈阴阳术〉的力量,一种足以颠倒〈生〉与〈死〉的魔术。
  现在,在众人面前的就是这样的一种存在,经由〈阴阳术〉的召唤,从瘴气之中诞生而来的式神。
  它是大鬼,它是这个岛国中鼎鼎有名的鬼怪,其力量足以击碎巨岩,其獠牙足以咬碎真钢,在式神当中都是毋庸置疑的强大。
  至少,罗真在第一时间里判断出了这个式神的等级。
  (上级使魔…或许还不止…)
  这已经是连一流的从者都得认真对待的怪物了。
  面对这个怪物,赤羽雷真已经是完全僵住了,连赤羽空观的脸上都浮现出一丝凝重感,让〈灵视〉能力出众的罗真都能隐隐的看到其体内的魔力暗暗的调动了起来。
  而土门绮罗却是有如什么都没有发现一样,目光相继的在罗真和赤羽雷真的身上扫过。
  “他们就是你的儿子吗?赤羽的家主?”
  土门绮罗的声音中带着一股嘲弄感,让人有股无名火。
  可无论是赤羽空观、赤羽雷真亦或者是罗真,都生不出这股火气来。
  只因为,那股从其身上升腾而起的魔性,正像暴风袭来一样,狠狠的镇压着一行人。
  罗真这才理解了。
  真正的下马威,现在才要开始。
  伊邪那岐流,果然不怎么欢迎赤羽一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