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 年轻一代的较劲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事情的起因,其实也不算多么的复杂。
  虽然为了见识一下伊邪那岐流的术式,罗真甘愿冒险了,但罗真也不是什么没头没脑的家伙,还是做了颇为充足的准备。
  例如,为了不被赤羽家和伊邪那岐流的守卫发现,罗真在自己和赤羽雷真的身上都施加了一层〈魔防〉的防御壁。
  〈天眼〉之类的探测技能是靠魔力的反馈来形成的。
  一旦释放的魔力触及物体,那魔力就会立即反弹回施加者的身上,让施加者所得知。
  所以,只要在身上施加了〈魔防〉的防御壁,让魔力的触及被防御下来,隔绝魔力的传导,那么,别人的〈天眼〉的精度就会直线下降。
  拜此所赐,罗真与赤羽雷真非常顺利的溜了出来。
  而为了不碰到任何一个人,罗真也将自身的〈天眼〉几乎全力展开,将所有人都给避开了,甚至还使用〈念动〉将两人的体重变轻,降低脚步声,再配合〈灵视〉和〈刚体〉的技巧,不走寻常路,或是直接翻墙,或是避开敏感的结界与严格守卫的禁忌场所之类的地方,谨慎到不能再谨慎。
  在这样的情况下,两人最终抵达了目的地。
  那就是伊邪那岐流的演练场。
  就像赤羽一族的傀儡演练一样,在伊邪那岐流里,同样有着演练及练习〈阴阳术〉的场所。
  毕竟,无论是什么样的家族,越是势大力广,规模浩大的话,那么,为了修习传承的秘术,势必也就需要越大的训练场。
  在迦勒底里,魔术师同样需要自己的工房,一边是为了有个研究魔术的地方,一边也是为了保护自己研究的魔术成果不被轻易窥视。
  因此,伊邪那岐流与赤羽一族一样,势必会在家族内部有个训练的地方,绝对不会在外面大咧咧的施展家族传承的秘术。
  也就是说,只要找到那样的地方,那就能够达到罗真的目的,一窥伊邪那岐流的〈阴阳术〉面貌了。
  至于这样的演练场究竟在什么地方,那也非常简单。
  “式神可是从瘴气中诞生的存在,只要找到瘴气浓郁的地方,那就八九不离十了。”
  罗真便靠着这样的判断,以〈灵视〉巡视了整个伊邪那岐流的宅邸,最终找到了演练场,看到了伊邪那岐流年轻一辈的人练习〈阴阳术〉的场景,甚至还看到了老一辈的阴阳师亲自教导的画面。
  罗真就这么如痴如醉的沉浸了进去,看得不亦乐乎,直到感到无聊的赤羽雷真拉着他离开,他才恋恋不舍的走掉。
  整个过程中,由于罗真的谨慎和准备,两人愣是没有被任何一个人给发现,从而回到了赤羽一族的根据地。
  本来,这样一来就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了才对。
  然而,就算罗真再聪明也想不到,在自己溜出根据地的时候,竟是也有人溜进了赤羽家的根据地,并堵在了两人的门口前。
  罗真不知道,两个十岁大的小鬼究竟是用什么方法溜进赤羽家的根据地的。
  但对方的来意却相当的明显。
  除了挑衅以外,就没有别的目的。
  偏偏,眼前这两个熊孩子的来历还真不简单。
  左边那个体格壮硕的少年叫做贺茂昴,乃是伊邪那岐流中仅次于土门的贺茂家的嫡子,在年轻一代的人当中,除了土门日轮以外,将来估计就他的地位最高,若是土门日轮将来继承了伊邪那岐流的话,那贺茂昴势必会成为她的左臂右膀,因此,对方将以土门日轮的随从身份,从小开始侍奉她。
  右边那个身材纤细的少年叫做弓削六连,想也知道,正是弓削家的子嗣,之前一直负责接待赤羽一族的弓削乃是其亲父,在伊邪那岐流中同样地位不低,目前也与贺茂昴一样,作为土门日轮的随从行动着。
  而这正是对方前来挑衅的理由。
  “佣兵家族的人也想娶咱家的大小姐?”
  “而且还一个是没有血脉的养子,一个是没有才能的废物?”
  贺茂昴与弓削六连便出于如此理由,专门前来堵罗真和赤羽雷真。
  如果罗真和赤羽雷真一开始并没有溜出来,那大可以一直闭门不出,直到赤羽家的守卫发现这里的动静,前来解决事态。
  可惜,两人早已出了房间,这一回去,正好就和对方碰了个正着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简单了。
  贺茂昴与弓削六连一直出言挑衅,让赤羽雷真的火气越来越大,最终变成了这样,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打起来的状况。
  “都已经闹成这样了,家族里的人还没有发现,究竟是在干什么啊?”
  罗真如此无奈着,却也知道,就算有人发现了这里的动静,知道闹事的是伊邪那岐流的两大名门的子嗣,那也没有办法做出什么来,估计,现在已经是去请示赤羽空观的意思了吧?
  而以赤羽空观的个性,罗真猜都能猜到他会做出什么决定。
  “既然是小孩子之间的玩闹,就由他们去吧。”
  赤羽空观势必会这么做吧?
  不然,一旦连大人都牵扯进这场争执里,伊邪那岐流那边也会直接插手进来,从而演变成双方全面争执的事态。
  反倒是现在,只有小孩子自己的问题的话,那随便怎么闹都有借口。
  这样一来,想等到有人来处理这件事,无疑是痴人说梦了。
  “一群狡猾的老鬼,诅咒你们吃年糕噎到往生极乐。”
  罗真极其恶意的在心中咒骂着。
  眼看着双方的争执越来越激烈,罗真正想着该怎么解决的时候,突然瞄见了一旁的一个黑影。
  “是她?”
  罗真微微一怔,讶异而起。
  只见,一个身穿华服的少女躲在一旁的墙壁后,一副想前来阻止,却又有些害怕的模样。
  除了土门日轮以外,还能有谁呢?
  “她怎么也溜进来了?”
  罗真只感到一阵无力。
  看来,在对方的地盘上,不管怎么守卫,还是有空子可以钻啊。
  不过…
  “这或许是个好机会。”
  罗真眼珠子一转,终于上前,按住了正准备和对面干架的赤羽雷真的肩膀。
  然后,罗真就这么对着贺茂昴与弓削六连出声了。
  “你们到这里来,有请示过你们的主子的意见吗?”
  罗真直接说了这么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