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 容易害羞的小姑娘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大小姐的意见?”
  罗真突如其来的发问,让贺茂昴与弓削六连多少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连躲在角落里偷偷看着这边的土门日轮都怔了一怔。
  但是,罗真却没有停下发问。
  “如果这是你们主子的意见,那么,对于东道主的要求,我们自然不能不答应。”罗真若无其事般的说道:“可是,如果这不是你们口中的大小姐吩咐你们做的事情,一旦被大人们追究起来,那他们首先可是会责骂你们的大小姐的喔?”
  毕竟,随从的过错被追究到主子的身上,在这个时代里,那是理所当然会发生的事情呢。
  “这…”
  “唔…”
  贺茂昴与弓削六连顿时有些哑然。
  这正符合了罗真心中的设想。
  “虽然仅仅是一群十岁大的孩子,但在这种大家族里,至少会被灌输一定的上下理念。”
  若是换做一般的孩子,才不会对主子跟随从的连带关系产生反应。
  可惜,贺茂昴与弓削六连不是一般的孩子,反倒是世家子嗣,对于这种理念跟观念,自然会有所体会了。
  与这两人相比,赤羽雷真反倒像个熊孩子。
  “怎么了?不想打了吗?”
  赤羽雷真便说着这样的话,让罗真都有些想敲一下他的脑袋了。
  “总而言之,你们想来挑战我们的话,那就先征求你们主子的意见,不然,她就会被你们害惨了喔?”
  罗真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瞥了躲在墙角的土门日轮一眼,让土门日轮俏脸一红,将头都缩回墙壁里去了。
  (真是个容易害羞的小姑娘啊。)
  罗真暗暗失笑,却也在心中向土门日轮稍微道了一下歉。
  紧接着,罗真就在外人看不见的角度上,向着土门日轮的方向竖起了一根手指,如瞄准一般,对住了土门日轮所在的角落。
  魔力,便在罗真的指尖上汇聚。
  “砰!”
  当这样的一个声音响起时,红黑色的魔弹已经落在了土门日轮所在的角落的墙壁上,在上面炸响了起来。
  “呀!”
  急促的悲鸣声中,土门日轮从角落里跳了出来,被狠狠的吓了一跳了。
  “大…大小姐!?”
  “你…你没事吧!?”
  贺茂昴和弓削六连这才看到了土门日轮,一边睁大眼睛惊愕着,一边连忙急切的跑了过去。
  “怎…怎么了?”
  赤羽雷真貌似也被吓了一跳,看到土门日轮跳出来,当即便想上前,看看对方有没有事。
  罗真当即一把揪住了这个家伙的衣领,用〈刚体〉的技巧将其扯了回来。
  明明对方只是一个小孩,运用了〈刚体〉的技巧以后,罗真依旧感到有些吃力,这算是一个不为人知又不大不小的悲哀。
  但现在也不是为这种事情伤感的时候。
  “既然你们没事了,那我们就先告辞,晚上酒宴的时候再见吧。”
  留下这样的一句话,罗真直接拖着没有反应过来的赤羽雷真,撒丫子就跑,跑回距离不远的房间内,将房门给紧紧关上了。
  “等等!给俺站住!”
  贺茂昴一下子火了,刚想再追上去,却是被弓削六连给拉住。
  “别追了,昴。”弓削六连摇了摇头,这么说道:“那个叫赤羽鸣神的家伙太精明了,跟家里的大人一样,俺们是斗不过他的。”
  看来,比起脾气比较直的贺茂昴,弓削六连似乎比较看得懂时势的样子。
  而贺茂昴貌似也相当信任弓削六连,没有再追,却一副非常不甘心的模样。
  “难道咱们就这么算了?”
  贺茂昴瞪着罗真和赤羽雷真的房间,一看就知道不是很想善罢甘休。
  反倒是弓削六连,放弃得相当爽快。
  “不然你想怎么样?真想害大小姐被骂吗?”
  弓削六连的劝说,让贺茂昴的脾气一下子就没有了。
  当下,贺茂昴看向了有些受惊的土门日轮。
  “大小姐。”贺茂昴闷闷不乐似的问道:“你真的要跟那两个家伙中的一个成亲吗?”
  闻言,土门日轮俏脸微红,多少有些低声下气了起来。
  “这…这是祖母大人的命令…”
  土门日轮便像这般弱弱的表示了。
  言下之意便是,既然是土门绮罗的命令,那她就只能照办了。
  “可…可是这很奇怪啊!”贺茂昴激动似的嚷嚷道:“大小姐将来可是要成为伊邪那岐流当主的人,跟手上沾满了脏污的佣兵家族成婚什么的,太没有道理了!”
  显然,对于将土门日轮嫁给赤羽家这件事,贺茂昴是相当不满的。
  这种状况,弓削六连也早就预料到了。
  (再怎么说,昴这个家伙对大小姐可是…)
  弓削六连便想着这样的事情。
  当然,对于这件事,不仅是贺茂昴而已,弓削六连同样很不满。
  倒不如说,在伊邪那岐流中,对此不满的可是大有人在。
  罗真可以看出赤羽一族和伊邪那岐流的这桩婚事里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理由,别人却没有办法。
  所以,对于将一族的公主殿下许配给佣兵家族,而且还是曾经的宿敌这件事,为此不满的肯定有很多,否则也不会出现之前的状况了。
  如果不是因为双方互为仇敌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许多年,那恐怕就不会仅仅只是些许下马威,或许伊邪那岐流里会有不少人直接动手也说不定。
  只不过,这就不是十岁的小孩子能够知道的事情了。
  贺茂昴只是因为自己的私心做出这些举动,弓削六连则是跟家族里的人一样,对此感到不满,所以才来做些挑衅,真正想搞事的话,那也不会只是几个小孩子过来了。
  至于土门日轮…
  “难道说,昴,你想违背祖母大人的命令吗?”
  土门日轮犹豫不决的问出这么一个问题,让贺茂昴再一次的哑然了。
  违背土门绮罗的命令?
  那是不可能的。
  在伊邪那岐流中,土门绮罗的命令就是绝对,别说是他们了,就是族内所有的大人都不敢违背她的命令。
  也就是说…
  “俺们只能认栽了呗。”
  弓削六连很是无奈的表示了这一点,让贺茂昴握紧了拳头,火大似的踢飞了路边的石子。
  只剩下土门日轮,看着罗真房间的方向,回想起对方刚刚那机智的举动跟吓出自己的突如其来的异响,似乎明白了什么一样,低声喃喃。
  “赤羽鸣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