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 绝对不会承认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火鼠召唤〉。
  这是罗真在来到这个世界以后才掌握的魔术。
  若是被土门日轮、贺茂昴与弓削六连一行三人看到那只隐藏在火焰中的赤红色老鼠的话,那肯定会直接惊呼出声吧?
  因为,那可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生物。
  火鼠。
  亦被称为火光兽。
  它乃是古代中国传说中一种住在南方的火山里的奇鼠,栖息在名为不尽木的烧不坏的树木里。
  据说,它们在火中时身体是赤红色,出来时则是白色,而且,从火里出来的时候,一旦碰到水,它们就会死。
  这种老鼠可以在火中生存,一身毛皮即使被火烧都不会毁掉,很多人千方百计的寻找这种火鼠的毛皮,却是寻之不得。
  在这个极东的岛国里,火鼠的毛皮又被称之为火鼠裘,于日本传说的《竹取物语》中曾经出现过,由辉夜姬提出,谁能取得五件世间罕见之物的其中一种,那就嫁给谁。
  这五件世间罕见之物中,就有火鼠裘。
  如今,罗真便是使用了〈火鼠召唤〉的魔术,将这种火鼠给召唤了出来。
  靠着它,罗真才能有恃无恐。
  只要有火鼠在身边,任何的火焰都将威胁不到罗真。
  有鉴于此,罗真才会在神社中毅然引爆所有的极乐蝶,将烟烟罗给击败。
  若不是有火鼠可以依仗的话,罗真自然不可能选择这种跟同归于尽没什么两样的战术。
  当然,这一点,罗真没有必要说明。
  “我只是将所有的魔力都使用了出来,用〈魔防〉保护住了自己而已。”
  这是罗真给出的唯一一个解释。
  这个解释,虽然有很多的疑点,可谁让这里的人都是一群十岁的孩子呢?
  这样一来,自然无法想得多么的周到了。
  于是,这个问题就被罗真给敷衍了过去。
  一行人就这么站在火海前,眺望着被燃烧殆尽的神社。
  “没想到,俺们居然战胜了烟烟罗。”
  “如果被老爸知道了,肯定会吓掉胡须吧?”
  贺茂昴和弓削六连有一句没一句的发表着这样的感言。
  “不知道火什么时候能灭,别波及到整个禁地就好了。”
  土门日轮则是担心着这样的问题。
  只有罗真和赤羽雷真两人没心没肺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根本无动于衷。
  “对了。”赤羽雷真突然想起了什么,道:“信物到哪去了?”
  一句话,全场顿时蓦然静了下来。
  罗真同样沉默了。
  直到一会以后,罗真才面无表情的出声。
  “你们觉得,在这场大火之中,区区信物能够保持完好吗?”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跟着沉默了下来。
  然后…
  “什…什么————!?”
  一行人纷纷都叫了起来了。
  “你…你这个混蛋!之前可没有提到会变成这样啊!?”
  “就是啊!你要怎么赔俺们啊!?”
  贺茂昴和弓削六连怒不可遏,直接揪住了罗真的衣领。
  “住…住手啊!昴!六连!”
  土门日轮连忙上前劝架,慌得不行。
  只剩下赤羽雷真,颇为无奈的呢喃着。
  “这下好了,连信物都没了,要是父亲知道了,还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呢。”
  经常闯祸的赤羽雷真貌似有这样的预感。
  反倒是罗真,不以为然似的开口。
  “虽然信物没了,但我们至少打败了烟烟罗,如果大人们知道了这个结果,那肯定不会再追究我们的责任了吧?”
  罗真这么说着。
  诚然,若是在试炼的过程中,罗真和赤羽雷真没有一个人取得信物的话,赤羽一族的脸面肯定会丢尽。
  或许,就是为了这个目的,伊邪那岐流才会在神社前配置烟烟罗这种等级的式神。
  可若是一行人将烟烟罗给击败的事实传了出去,那事情就另当别论了。
  “能够打败烟烟罗就已经足以证明我们的能力,想必,就算没有取得信物,对于这个结果,大人们也是无话可说的吧?”
  罗真的意见可以说是相当中肯了。
  可赤羽雷真姑且不说,弓削六连亦姑且不论,贺茂昴是怎么想都不甘心。
  “可恶,早知道是这个结果,还不如别来了呢。”
  贺茂昴极其的不爽。
  烟烟罗被击败的事实固然足以震撼大人们,可那只是成就了赤羽一族的人的威名而已。
  要知道,贺茂昴原本的计划可是取得信物,让赤羽一族名誉扫地,借机让土门绮罗收回成命。
  现在,信物虽然没有取得,可击败了烟烟罗的事实却会让罗真跟赤羽雷真受到高看。
  就算在这件事中,土门日轮、贺茂昴和弓削六连一行三人也出了力,但一群十岁的小鬼能击败烟烟罗这种等级的式神,同样很是震撼人心。
  最后,罗真与赤羽雷真只会被高看,绝对不会再被轻视。
  至于自己一行人同样做了这件事情,一定会受到伊邪那岐流的大人们的夸奖,又有什么用呢?
  就算被夸奖、被高看,那也无法对联姻造成任何的影响。
  与其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放弃,让这次试炼彻底失败来得好。
  “啊啊啊啊!气死俺了啊!”
  贺茂昴顿时捶胸顿足了起来。
  “真是的…”
  弓削六连叹息着,同样不知该发表什么言论好了。
  “算了,既然事情变成这样,那也没办法。”
  倒是赤羽雷真,看得非常的开。
  本来,这个人就不想拿到信物,更没有考虑过赤羽家的名声,一行人当中,实属这个家伙最轻松了。
  反倒是土门日轮,不知为何,竟是有种淡淡的失落感。
  “如果鸣神大人拿到信物就好了…”
  发现自己居然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土门日轮自己都被吓了一跳了,俏脸亦是红了起来,根本不敢去看罗真。
  不得不说,土门日轮错过了一次好机会。
  如果土门日轮有看罗真的方向,那么,她可能会发现,罗真的袖口里滑出了一张护身符,被其偷偷的扔进了一旁的火里,燃烧殆尽。
  “这样就可喜可贺了吧?”
  罗真伸了一个懒腰。
  按照其原本的想法,就算找到了信物,那也会不知不觉间塞进赤羽雷真的口袋,完成一开始的盘算,让伊邪那岐流选择赤羽雷真做女婿,自己则只是来过个场。
  但现在,罗真改变主意了。
  “反正有了击败烟烟罗的战绩,伊邪那岐流也没法嘲笑赤羽家了,有没有取得信物,根本不重要。”
  这样想着的罗真绝对不会承认,他是有点不舍得将土门日轮推给赤羽雷真,方才会做出这个选择。
  没错。
  绝对不会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