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明与暗的交锋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天开始微微泛亮。
  禁地外,浩浩荡荡的人群以土门绮罗和赤羽空观为首,依旧在这里等待着。
  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伊邪那岐流的人群多少有些不太平静。
  土门绮罗便沉着脸,对着一旁的弓削出声。
  “还没找到日轮吗?”
  显然,一夜的时间,已经足以让伊邪那岐流的人发现土门日轮一行三人失踪的事实。
  “是的,还没有发现日轮小姐。”弓削低着头的汇报道:“贺茂家的小子跟我家那不成器的儿子同样没有找到,估计是跟日轮小姐在一起吧?”
  “哼。”土门绮罗冷哼了一声,面带不快的说道:“看来,真的跟我推测的一样,他们三个趁着禁地的结界打开时,溜进了禁地里了。”
  一群小鬼的想法,自然不可能瞒得过土门绮罗了。
  “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土门绮罗面沉如水。
  赤羽一族的人貌似也有了一些了解,正在窃窃私语。
  赤羽空观甚至提出了这么一个意见。
  “不如先暂停试炼,将日轮小姐带出来再说吧。”
  这个意见,赤羽空观已经不是第一次提了。
  可惜,土门绮罗根本没有采纳。
  “一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鬼,让他们吃点苦头也好。”
  土门绮罗就像是一点都不在乎自家孙女的死活一般,冷冷的说着这番话。
  而既然土门绮罗已经说到了这个程度,赤羽空观自然不会再说什么了。
  众人便在这样的状况下,继续等待着一行人从禁地里回归。
  直到天快全亮的时候,赤羽空观才开始担心了起来。
  “在充满瘴气的禁地里待这么久,鸣神也就算了,雷真能支撑得下去吗?”
  赤羽空观将这种担心藏进心里。
  但是,与此相对的,赤羽空观也这么想了。
  “等到从禁地里出来,吃过足够的苦头,雷真那个家伙应该就能理解到魔术的重要性,对魔术产生一些兴趣了吧?”
  原来,赤羽空观竟是在打这种主意。
  若是能够让赤羽雷真就此产生对魔术的兴趣,开始修习家族秘术,那也不枉此行了。
  至于让赤羽雷真进入禁地里,很有可能会遭遇到危险,作为一个父亲,不应该让亲生儿子经受这种状况的问题,根本不在赤羽空观的考虑之内。
  “身为魔术世家的一份子,又是我等佣兵家族的子嗣,岂能连一点伤痛和危险都不经历?”
  这就是魔术世家和一般家庭的区别,绝对不会对子嗣过度保护。
  否则,绝对无法让子嗣成才。
  时间,就在赤羽空观这般念头之下,缓缓的流逝而过。
  直到天快全亮时,人群中,终于有眼尖的人发现了。
  “出来了!”
  在这样的叫声之下,在场所有人均都蓦然一震,条件反射的抬起眼帘,注视向了禁地的入口。
  在那里,一行五个狼狈不已的小孩正缓缓的从中走了出来。
  “大…大小姐!?”
  “日轮殿下!”
  “昴!”
  “六连!”
  伊邪那岐流的人首先叫出了声,并向着土门日轮、贺茂昴和弓削六连一行三人的方向奔去。
  “鸣神少爷!”
  “雷真少爷!”
  赤羽一族的人亦纷纷都出声了,让赤羽空观同样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理所当然,从禁地里走出来的一众小伙伴们同样对出现在眼前的族人与家人露出了喜悦的表情。
  直到…
  “哼。”
  一个冷哼声,让所有喜悦的氛围通通都消散了。
  罗真看向了前方,在第一时间里看到了面沉如水的土门绮罗。
  “祖…祖母大人…”
  “当…当家…”
  “当家…”
  土门日轮、贺茂昴和弓削六连一行三人便是面露害怕之色,将头低了下去,根本不敢去看土门绮罗的脸色。
  “没想到,你们居然真的溜进了禁地里。”土门绮罗冷声道:“应该可以给我一个交代吧?”
  闻言,土门日轮、贺茂昴与弓削六连三人自然不敢不从了。
  同一时间,罗真与赤羽雷真同样回到了赤羽家的行列中。
  赤羽空观看了一眼浑身散发着焦味,满脸疲惫之色的罗真,再看了一眼脸色有些难看,似乎受到了瘴气的影响的赤羽雷真,只说了这么一句。
  “不管怎么说,回来了就好。”
  这就是所谓的严父吧?
  从来不多言关心,却能在字语行间里,发现他的关爱。
  罗真不由得这么想了。
  “没白给你长脸啊,老头子。”
  罗真微微一笑。
  就这样,一行人从禁地中回归了。
  …………
  “什么?”
  从土门日轮一行的口中得知了禁地中发生的事情,土门绮罗不由得动容了。
  “你们将烟烟罗给解决了?”
  土门绮罗的语气中充满了不敢置信。
  不仅是土门绮罗而已,连伊邪那岐流的人都有些喧哗了起来。
  “不会吧?”
  “居然解决了烟烟罗?”
  “那可是连我们都得感到棘手的大妖怪啊!”
  伊邪那岐流的人便这般惊呼出声。
  可这是骗不得人的。
  “禁地神社已经被烧掉了。”
  “烟烟罗也已经不在了。”
  “不信的话,大家可以进去看看。”
  土门日轮、贺茂昴和弓削六连三人便如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接连的做出了发言。
  这让伊邪那岐流的人彻底的失去了言语。
  赤羽空观同样有些震惊,却也有些火大。
  “禁地里居然还有烟烟罗,绮罗大人,这你可没有提过。”
  赤羽空观暗讽般的这么说了。
  这其中的缘由,自然是瞒不过对烟烟罗有所了解的大人们。
  伊邪那岐流居然在禁地中安排了烟烟罗守住信物的所在地,这让赤羽空观如何能够不恼火呢?
  “……暂且息怒吧,赤羽当家。”土门绮罗沉默了一会,随即面无表情的道:“这件事情,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那我就放心了。”赤羽空观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许,反问道:“那联姻一事该如何是好呢?”
  “这个嘛…”土门绮罗沉吟了一会,紧接着如此回道:“既然信物被毁,那这或许就是冥冥中自有安排了,我们也不需要急于一时,以后再慢慢决定这件事情也行。”
  “……好吧。”赤羽空观最终还是点下了头。
  “那么,此次试炼就到此结束。”土门绮罗向着所有人宣布道:“还请各位就地解散,回去休息吧。”
  这一次的事件,就在此告了一段落。
  而在这些事件的暗中又发生着什么样的谋算跟交锋,那就只有有心人才会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