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有没有这样的自觉?(一更求订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花柳斋硝子那边发生的事情,罗真自然不知道了。
  罗真只知道,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自己仿佛又回到了赤羽家一样,重复起了每天修行的生活。
  即使有和花柳斋硝子的约定,罗真依旧没有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该锻炼的时候锻炼,该学习的时候学习,对〈红翼阵〉的研究也从来没有一刻松懈过,生活过的井然有序。
  当然,与在赤羽家的时候不一样,在这座宅邸里,罗真还是时不时的都会被拖出房间的。
  将罗真拖出房间的人正是小紫。
  这个爱玩的小丫头虽然经过了上次的教训以后,不再像之前那般上蹿下跳了,可也没有闲下来过。
  而罗真就成为了小紫看中的玩伴,时不时的都会被小紫从宅邸里拖出来,要么是玩捉迷藏,要么是给她展示自己学会的各种能力,逗弄得小丫头不亦乐乎。
  这还不算什么。
  小紫最喜欢的还是让罗真带着自己出去玩。
  “平时的时候,硝子和姐姐大人都不允许我上街。”
  小紫就曾经无意间向罗真提出过这么一件事。
  当时,罗真也是几乎顺口回答了。
  “那要不要我带你上街去看看?”
  这句话就是导致这一切的源头。
  在那之后,小紫就经常让罗真带自己上街去玩,再加上在家的时候同样是找罗真当玩伴,有意无意之间,这个小丫头竟是成为了〈雪月花〉中唯一一个爱亲近罗真的家伙。
  相反的,伊吕里则是对罗真的态度越来越险峻。
  原因自然是罗真带着小紫上街的缘故了。
  “恕我失礼,鸣神大人,请容许我向您提一个意见,不知道可以吗?”
  伊吕里便每次都以这样的一句话为开场白,向着罗真进行说教。
  内容无疑便是小紫现在还小,不能纵容着她,而且带她上街的做法有失考虑,特别是春天,外面发情的男人实在太多,要是导致小紫被缠上了,从而遭到诱拐,亦或者是被玩弄了,那她就会将周围一带的所有男人都给冻成冰棍之类的话云云。
  ……是不是觉得这些说教的内容有些奇怪?
  实际上,罗真也被这样的伊吕里刷新了三观。
  “原来看似最端庄有礼的家伙才是最危险的吗!?”
  罗真差点就害怕了。
  之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原来伊吕里居然是个隐藏的妹控,而且还是病娇呢?
  偏偏,小紫还每次都不知死活的来找罗真,说是别被伊吕里给发现就行,一直让罗真带着她出门,却次次都被伊吕里给发现,令得罗真都快开始怀疑。
  “这个〈雪〉之人偶该不会是一直在跟踪自己的妹妹吧?”
  想想,罗真就觉得更害怕了。
  结果,在这座宅邸里,罗真就与小紫发展成了良好的关系,却反而和伊吕里建立起了莫名其妙的恶劣对立。
  反倒是夜夜,不知道怎么了,自从上次交过手以后,这个〈月〉之人偶就再也没有出现在罗真的面前过。
  根据伊吕里和小紫的说法,夜夜同样很少出现在两人的面前了,让两人颇为担心。
  尤其是伊吕里,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失魂落魄,原本显得精明能干的家务技能竟是在这段时间里频频遭遇失败,让罗真再次对其改观。
  小紫倒是去找过花柳斋硝子,告诉了她这件事情,却是换来花柳斋硝子一个不以为意的回应。
  “由她去吧。”
  花柳斋硝子就只是这么说了一句而已。
  于是…
  “不行!我忍不住了!”
  这一天,伊吕里便带着一脸严肃的表情,来到了罗真的房间里,一个照面就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罗真有些无语的看着满脸严肃的伊吕里,又将目光瞥向了一旁同样一脸无可奈何的小紫,揉起太阳穴了。
  “麻烦你找点得当点的用词好吗?你一向不是最有礼貌的吗?”
  哪有人一进入房间,连问候都没有问候,便直接一句扔向别人的啊?
  要是被误会了肿么办呢?
  罗真的这些无厘头的想法并没有换来伊吕里的淡定。
  “夜夜已经有好几天都夜不归宿了,最近也是经常见不到人,连饭都没有怎么吃,再这样下去,要是身体出现问题了怎么办?变成那样的话我就要…”
  伊吕里操心无比的碎碎念着,估计又是想说什么之类的话了吧?
  这个样子的伊吕里连小紫都有些看不下去。
  “我说,姐姐大人,你就别那么担心了。”小紫像是想安抚伊吕里似的,这般道:“不就是夜不归宿吗?我也有好几次偷偷溜出去都没事啊!”
  然而,这完全就是说溜嘴了。
  “小紫…”伊吕里顿时一脸认真的对着小紫说道:“晚上来我的房间一趟,姐姐有话想跟你说。”
  “呃…”小紫这才发现自己自找麻烦了。
  “所以呢?”罗真将话题重新揪了回来,对着伊吕里说道:“你突然这么来找我,究竟是想要我做什么?”
  要知道,平时的话,伊吕里除了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以外,其余方面的事情基本都不会与自己来往,像个最为尽职的佣人一样,相当一板一眼。
  在宅邸的这些天里,罗真唯一能让伊吕里露出人性化的一面的时候就只有带小紫出去浪的时候了。
  现在,这个一般只会在送饭的时候才会进入自己房间的人偶小姐突然来造访自己,并说出这样的话,除了有事以外,没有第二种可能性。
  而这件事情,若是罗真没有猜错,八成跟夜夜有关吧?
  果不其然…
  “虽然鸣神大人是主人的客人,这种事情不应该麻烦到你才对,但夜夜会变成这样,我认为,鸣神大人的责任也很大,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的自觉呢?”
  伊吕里绷着脸的说了这么一句。
  “如果有,还请你将力量稍微借给我们。”
  这就是伊吕里的来意了。
  简而言之…
  “想让我带你们去找夜夜吗?”
  罗真直接道出了这个来意。
  “是的。”伊吕里点了点头,道:“如果是脑袋比较灵活,又掌握有〈天眼〉之技的鸣神少爷的话,也许能够找到夜夜这段时间究竟一直去了哪里。”
  简直就像是担心家里的小孩走丢的笨蛋家长啊。
  罗真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在心中暗暗叹息。
  要拒绝伊吕里是很简单的。
  只不过,以伊吕里的个性,一旦拒绝了她,或许她真的会因为忍受不住现状而发飙,将整座宅邸都给冰冻起来。
  届时,罗真肯定会被殃及池鱼。
  “也罢。”
  罗真拍了拍膝盖,站了起来。
  “就看看这个任性的丫头最近一直在干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