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各自所追求之物(四更求订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无论是在哪一个世界,空间系的能力都是即稀有又高级的。
  在这个世界里,同样是如此。
  空间转移。
  这种魔术,罗真自然不会不认识。
  过去,在迦勒底的特异点中,罗真就曾经借助令咒的力量,短暂的实现过空间转移,将身为自己从者的玛修从别的空间召唤了过来。
  所以,罗真知道,空间转移乃是非常高级的大魔术,除非是神代的魔术师,否则,想单凭一人就实现这种奇迹,基本不可能。
  在这个世界上也是一样的,空间转移乃是非常高位的魔术,就算以魔术回路的方式内置在自动人偶的体内,通常也需要数名人偶使协力才能完美施展,进行精准的转移,否则一旦出错,被转移到地下或者是墙壁里,那就只有死路一条而已了。
  有鉴于此,空间系的自动人偶稀有得犹如万里挑一的宝石,即使寻遍全世界也许都不足百具,其中还有无法使用的类型。
  可如今,赤羽天全的身边就有这样的一具自动人偶。
  而且,还单凭其一人就成功的将其使用了出来。
  那也是当然的吧?
  “我等赤羽家本来就擅长操纵复数的人偶进行集团战斗,需要数名人偶使协力才能完成的魔术,如果是我们的〈傀儡术〉的话就算是一个人都能完成了,正是因为这样,赤羽一族才会有在这个时代崛起的信心,这个时代的确是属于我等赤羽的时代。”
  赤羽天全抬起眼帘,望向罗真。
  “只是,这份天赋实在太遭天妒,还是减少能够使用的数量比较好,你不这么觉得吗?”
  此言此语,简直就像是在挑战罗真的忍耐极限。
  而且,完全不像是过去的赤羽天全会说的话语。
  “你真的是天哥吗?”
  罗真便死死的盯住了赤羽天全。
  这个过去即和蔼又可亲的大哥,现在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你,该不会…”
  罗真刚想说出点什么,却是被迫打断了。
  “啪!”
  在一个清晰的脚步声下,名为火垂的自动人偶无声无息的钻进了罗真的怀中,将纤细的手贴在了他的腹部上。
  力量,就在那只手上爆发了开来。
  “咚!”
  宛若遭到了可怕的冲击一样,罗真的身体在一阵爆响中飞了出去,撞在一根燃烧着的火柱上,然后才滑落了下来。
  “咳咳…!”
  罗真的口中顿时咳出了些许的鲜血。
  但是,这个表现,反倒让赤羽天全佩服了起来。
  “最后的最后还是用〈天眼〉看到了火垂的行动,在最危机的关头里将大量的魔力集中在腹部,展开了〈魔防〉吗?”
  由此,罗真才在这一击下只是受到了些许冲击,否则内脏早全碎了。
  当然,要不是隐藏在罗真袖子里的火鼠的庇护,罗真在触及燃烧的柱子的时候,同样会被烧得体无完肤。
  赤羽天全虽然不知道这一点,可也能够从罗真的状态中猜出什么。
  “从以前我就这么觉得了。”赤羽天全淡淡的说道:“你的身上还隐藏着什么秘密,非常大的秘密。”
  这与其说是推测,不如说是直觉。
  “在这个家里,其实,我最不了解的人就是你,因为你总是自己进行着修行和研究,从来不与族人进行交流,仅和非常屈指可数的几个人来往而已,让我根本看不透你,更看不清你。”
  赤羽天全冷冷的看着罗真。
  那个眼神,简直就像是在看着一个值得惋惜的物品。
  “可惜,你没有〈红翼之血〉的力量,不是我的亲族,不然应该是最上等的**材料了吧?”
  如此一句话,给了罗真的精神一个巨大的冲击。
  **材料?
  难道…
  “你是为了制作禁忌人偶才屠族的?”
  罗真将这一可能性道了出来。
  如果,赤羽天全真是为了制作禁忌人偶才需要**材料,那么,他屠族的行为就有得解释了。
  就像其所言,仅以**材料而论,身具〈红翼之血〉的赤羽族人绝对是最上等的用品。
  可是,罗真又自己否定了自己的说法。
  “如果仅仅是制作禁忌人偶,那随便找个人做**就行了,犯不着为了〈红翼之血〉而屠族。”
  那么,赤羽天全又为什么会屠族呢?
  他,为什么需要身具〈红翼之血〉的族人来作为**材料呢?
  罗真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但是,如果仅是猜测的话,罗真还是能够做一点猜测的。
  既然禁忌人偶的材料只要是**就行,不需要对**材料的素质挑三拣四,那么,需要对**进行挑三拣四以后才能制作的东西是什么呢?
  “你追求的不仅仅是禁忌人偶,而是在禁忌人偶之上的东西…!”
  罗真的话语,让赤羽天全周身的氛围蓦然一变。
  变得凌厉了起来。
  “……我收回自己刚刚的话。”
  赤羽天全的声音缓缓的响起。
  “你并不是眼界太低,看不见太高的东西,恰恰相反,你是一个足以看见所有的可能性,将所有的不可能都计算在内的可怕人物。”
  罗真原本所追求之物就是理论上不可能发生之事,方才会被称为这样的东西。
  既然如此,罗真自然相信所有的不可能,并会计算所有的可能性。
  “原本还以为有了这六具人偶以后,你就不可能再追上我的脚步,现在看来,留着你,还是太过于危险了。”
  赤羽天全的声音降至了零度一般,极其冰寒。
  “也罢,就让你在这里和族人们一起长眠吧。”
  语毕,赤羽天全宛如不再留手一般,将所有的魔力通通释放了出来,注入了身边的镰切的身上。
  “嗡!”
  罗真背后的空间顿时波动而起了。
  而在那里,一个少女钻了出来。
  正是火垂。
  罗真用〈天眼〉看到了这一切。
  只可惜,在罗真做出反应之前,火垂已经凭借着压倒性的速度,贴在了他的背上。
  一对手掌,就这么探向了罗真的后背。
  死亡,向着罗真逼近。
  直到…
  “哈啊啊啊啊啊!”
  清脆的娇喝声中,有如漆黑的月夜一般的少女从半空中落下,直接在罗真的背后着地,飞起一脚,迎向火垂的掌击。
  “嘭————!”
  响亮的撞击声中,冲击波似爆炸般的盛起。
  罗真这才回过了身,看向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女,睁大了眼睛。
  “夜夜…!?”
  来者,正是夜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