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人偶、人偶、人偶(一更求订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金刚力〉。
  这是夜夜所拥有的魔术回路的名称。
  过去,罗真只知道这个魔术回路能够提升使用者的身体能力,让夜夜这样纤细的少女都能拥有非常可怕的怪力。
  但现在,将魔力注入夜夜的体内,多少掌握住夜夜的魔术回路以后,罗真才知道,以前的自己想得太简单了。
  夜夜的〈金刚力〉并不是单纯的提升自己的身体能力而已。
  那是能够将自我领域内的单子、原子乃至粒子进行超高度的物质化,并将其硬化的魔术。
  利用此魔术,夜夜能够让身体的硬度提高数千倍有余,令其力量、防御和速度都将得到爆发性的提升,并使自身变得无坚不摧。
  这才是〈金刚力〉真正的效果。
  因此,当初,夜夜即使遭到了罗真的攻击,身上的衣服都没有破损。
  那就是将〈金刚力〉进行别类运用的证明。
  也就是说,夜夜的〈金刚力〉不仅可以作用在自己身上,还能作用在自己能够触及的领域之上。
  例如衣物、鞋子、手套乃至是操纵她的人偶使,纷纷都能得到这个魔术的效果。
  唯一的限制就是〈金刚力〉的作用对象仅限一个。
  如果是作用在人偶使的身上,人偶就会失去这个魔术的力量。
  如果是作用在人偶的身上,人偶使就不能得到这个魔术的效果。
  其余的也是一样,作用的对象仅限一个。
  就算如此,夜夜的〈金刚力〉依旧足以被誉为这个世界上最坚硬的魔术回路。
  面对这样的魔术…
  “看你怎么挡!”
  罗真在掌握住夜夜的魔术回路性质以后,立即改变了魔力的注入方式,让魔力更容易被夜夜所接收,使其体内的魔术回路的运作变得更顺利、更流畅。
  这可是超一流的人偶使才有的素质,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掌握住自己操纵的人偶的性能,凭借高超的技术,将其更好的发挥出来。
  拜此所赐,夜夜的速度再度暴涨一截,像幻影般的掠出,对着还没有来得及起身的火垂,捣出了力道十足的一拳。
  就在这个瞬间…
  “镰切!”
  赤羽天全向着身旁的镰切示意。
  下一秒钟,镰切就从赤羽天全的身边消失。
  再出现时,已经是出现在火垂的面前。
  不,不是面前。
  更准确的说,应该说是出现在了夜夜的头上才对。
  只见,镰切的手中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握上了一把通体呈现赤红色的大镰刀。
  那应该是用空间转移的魔术从别的地方取来用的武器吧?
  镰切就这么高高的举起镰刀,对着夜夜的脑袋狠狠的砍下。
  锋利的镰刀顿时划破了空气,重重的落在了夜夜的脑袋上。
  “锵!”
  清脆的交击声响了起来。
  火星同样在夜夜的脑袋上迸现。
  镰切的一击,落在夜夜的脑袋上,竟是连头皮都没有切开。
  说是理所当然,那也是理所当然。
  “既然那个镰切的魔术回路是空间转移的话,那就证明她不会使用别的魔术。”
  而不使用魔术,仅凭机体自身的臂力,就算使用了武器,又如何能够切开世界上最坚硬的魔术回路带来的硬化呢?
  “既然魔术回路没有杀伤力,那就乖乖的躲在一边就行,上什么前线?”
  罗真的魔力爆发了。
  这一刻里,罗真将自己的魔力注入夜夜的体内,并顺着魔术回路的流动,将夜夜的身体彻底的支配住了。
  这是人偶使们经常使用的一种技术————〈强制支配〉。
  顾名思义,那就是强行支配自己操纵的人偶的一种技术。
  罗真便用〈强制支配〉的技术,将夜夜的身体彻底控制住。
  于是,夜夜在的一声当中,蓦然一个凌空翻身,纤细的大腿如鞭,夹杂着可怕的力道,狠狠的抽在了镰切的身上。
  “嘭!”
  炸裂声中,镰切整个身体都被踢成了形,在惊人力道的冲击下,摔在了地面上。
  这一击,足以让镰切再也站不起来了。
  而趁着这个时候,火垂却是从地面上暴起,以快得无法看清的动作,对着翻身向上的夜夜的背部,释放出了快若雷霆的掌击。
  面对这一击,罗真就不敢怠慢了。
  从之前这个叫火垂的自动人偶展现出来的力量来看,她的魔术回路应该能够起到和夜夜的〈金刚力〉一样的作用,得到惊人的身体能力。
  再加上其一举一动之间都有股热浪在翻滚,罗真怀疑,这个人偶的魔术回路并不单纯。
  所以…
  “绝对不能被她给打中。”
  罗真的想法貌似通过魔力流向了夜夜,被夜夜所得知。
  当下,夜夜取回了身体的控制权,在空中再度一翻,二翻,仿佛陀螺一样迅速的旋转,靠着离心力的摆动,将一只手按在了火垂那击出掌击的手臂上,借力一跃,高高的跃上了半空。
  “追上去!”
  赤羽天全冷声下令。
  火垂立即踏破了地面,在热浪的拥护下,冲向了跃向半空的夜夜。
  “迎击!”
  罗真将新的魔力注入夜夜的体内。
  夜夜立即调整身形,迎向了来袭的火垂。
  “咚!”
  拳击与掌击再次相交,让冲击波乍现。
  “咚咚咚咚咚…!”
  夜夜与火垂便在半空中展开了激烈的对战,令得冲击不断的在半空中暴起,异常震撼人心。
  但这种激烈的对决并没有维持多久。
  从刚刚夜夜轻而易举的打飞火垂的状况中就能看得出来,只论性能,夜夜还要在火垂之上。
  现在,得到了充沛的魔力支持,夜夜展现出来的自然是火垂所不能及的近战能力,开始将火垂给压倒。
  可即使是这样,火垂依旧没有抽身而退,而是犹如跗骨之虫一般,不顾自身的损伤,缠住了夜夜。
  看到这一幕,罗真的第一想法是这样的。
  “不好!”
  当然不好。
  既然赤羽天全让火垂缠住了夜夜,其下面该采取什么行动,根本就不难猜。
  “唰!”
  只见,浑身伤痕累累的镰切竟是凭借着空间转移的魔术,瞬间出现在了罗真的背后,对着罗真举起了镰刀。
  “住手!”
  半空中,夜夜清楚的看到这一幕,心中一急,挥出一记重拳,将火垂给轰飞以后,掠向了罗真的方向。
  对此,赤羽天全只吐出了一个名字。
  “蜻蛉。”
  话音一落,一个少女出现在了夜夜的面前了。
  其脸上的面纱上写有一个字。
  名为蜻蛉的人偶对着夜夜的方向,伸出了自己的手。
  魔力有如波纹,在其双手之前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