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 一如既往的光景(求订阅)


小说:奇迹的召唤师  作者:如倾如诉
  迦勒底,罗真的房间。
  “铮!”
  一个由光之漩涡所组成的门扉就这么突然出现在这个房间中,打断了这个房间的寂静。
  身穿和服的少年缓缓的从漩涡里走了出来,踏上了房间的地板,回到了久违的居住地。
  背后的漩涡无声无息的消失。
  房间里再次恢复了寂静。
  少年环视着这个熟悉的房间,眼中流露出了怀念的情绪。
  “已经整整十五年了啊…”
  就算早有心理准备,重新回到迦勒底中,罗真还是禁不住有些惆怅,更有些激动。
  “房间里的布置完全没有改变嘛。”
  罗真的记忆力本来就不错,轻而易举的就发现了这个事实。
  而这也是当然的。
  “虽然机巧的世界过去了整整十五年的时间,可因为时间流速的关系,迦勒底肯定没有过去那么久。”
  具体到底过去了多久,罗真自己也不知道。
  但是,以前就已经说过,越是与迦勒底的时间流速差距大,罗真就会变得越小。
  “既然当初我前往机巧的世界时直接是变成了婴儿,那就证明两个世界之间的时间流速差距挺大的吧?”
  机巧的世界过去十五年,迦勒底不知道有没有过去一年呢?
  “可以肯定的是,至少2020年还没有到。”
  不然,迦勒底早就消失了。
  “先看看过去多久吧。”
  罗真放下了心中的感情,熟练的来到床上,将一旁床头柜上的笔记本电脑给拖了过来,并开机。
  耳熟的开机音乐响起,让罗真的心情跟着舒畅了起来。
  “十几年没有碰过电脑了,可憋死我了。”
  罗真顿时心痒痒了起来,恨不得赶紧打开那些熟悉的游戏,至少找找当初玩游戏的手感。
  不过,罗真还是忍住了,在笔记本电脑的界面上确认了时间。
  “原来我才离开了三个多月啊?”
  罗真打从心底里松了一口气。
  要知道,当初,罗真离开迦勒底时,这边的人理只剩下一年半的时间可以缓冲,一旦到了2020年就会瞬间消失的。
  本来,罗真还做好了自己已经离开一年半载,人理已经濒临灭绝,情况刻不容缓的心理准备,现在只不过是过去三个多月的时间,的确让罗真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不知道老哥和玛修怎么样了呢?”
  罗真便松懈似的想着这样的事情。
  直到…
  “嗤…”
  自动门开启的声音响了起来,唤醒了松懈中的罗真。
  “芙呜!”
  一个即像惊讶,又像惊喜一样的动物叫声立即从门外传开。
  紧接着…
  “前辈…?”
  携带着满满的不敢置信的声音便也跟着响起,进入了罗真的耳中。
  罗真用力的转过头,看向了门的方向。
  在那里,一身白色迦勒底制服的玛修正站着,眼中满是激动。
  “芙呜!”
  原本静静的待在玛修肩膀上的芙芙从其肩膀上一跃而下,轻灵的几下跳跃以后,扑进了罗真的怀里。
  “哈哈!好久不见了!小东西!”
  罗真同样发出了畅快的笑声,将迎面扑来的芙芙接进怀中,蹂躏起怀中不可思议的动物那柔软的毛皮来。
  然后…
  “前辈!”
  玛修竟是也跟着扑进了罗真的怀里。
  “呜喔!”
  由于玛修的力道过猛,罗真直接被玛修给扑倒了下去,一头栽在了床上。
  玛修却是丝毫不觉。
  “前辈…前辈…前辈…!”
  玛修像是想抓住失去了一次的重要东西一样,不停的用力抱着,让罗真能够清清楚楚的感受到玛修那曼妙又美好的身材的触感,痛并快乐着。
  “真是…”
  罗真只能失笑,一边回抱玛修,一边在心中默默的想着。
  …………
  迦勒底,管制室。
  “你现在立刻!马上!赶紧!最好!完美的给我将事情解释清楚!”
  当罗真重新回到了时隔十几年未见的管制室中时,首先迎来的就是这个怒气冲冲的声音。
  声音的主人自然便是奥尔加玛丽。
  只是,发出这个声音的却是一头猫头鹰。
  此时此刻里,猫头鹰便拍打着翅膀,飞在了〈迦勒底亚斯〉前面的半空中,对着走进管制室的罗真进行着怒视。
  看着这幅场景,罗真面带揶揄的出声。
  “看来你已经好好的适应了现在的身体了嘛,所长大人。”
  数个月过去,奥尔加玛丽显然已经不再像之前那般,无法控制作为邪灵的身体了,连飞行这么高难度的事情都能办到,证明其不会再有行动上的不便。
  但奥尔加玛丽显然不会对此引以为豪。
  “我在问你问题!给我老实回答!”奥尔加玛丽气愤无比的嚷嚷道:“你知道自己突然失踪给迦勒底带来了多大的混乱吗!?”
  混乱。
  这是一点都不夸张的说法。
  罗真在迦勒底中消失了整整三个多月,的确造成了不小的混乱。
  这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员失踪问题而已。
  要知道,目前,罗真已经是迦勒底内唯一一名御主,亦是唯一一个可以进行灵子转移,前往特异点,拯救人理的适任者。
  他的存在与否,乃至可以说是状况的好坏与否,都会对迦勒底的运行以及人理的修复造成极大的影响。
  若是罗真真的有什么不测,不仅迦勒底只能等死而已,连人理都再也没有了拯救的希望。
  在这样的情况下,迦勒底又怎么能够不混乱呢?
  而这些混乱,作为迦勒底所长的奥尔加玛丽就得全部承受下来,并为此制定对策,想尽办法。
  如此一来,奥尔加玛丽自然火大得不行了。
  不仅是奥尔加玛丽而已。
  “我也想听听你的解释啊,罗真。”
  一身白大褂的罗曼便站在了奥尔加玛丽的下方,以往软弱的脸上写满了严峻,盯着罗真的眼睛中更是浮现出放心和愤慨并存的情绪来。
  连刚刚见到罗真的时候表现得极为激动的玛修都在此时此刻里站在了罗曼和奥尔加玛丽那一边。
  “这一次我也有点生气了,前辈。”
  玛修一张精致的小脸便绷得紧紧的。
  “芙!”
  站在玛修肩膀上的芙芙应声附和。
  面对眼前这些人的兴师问罪,罗真即使早就预料到了,还是觉得有些悻悻。
  “那个…”罗真摊了摊手,无奈般的说道:“我不是留言说过只是出去逛逛而已吗?”
  一句话,让全体都爆发了。
  “““你以为这样就能蒙混过去吗!?”””
  玛修、罗曼和奥尔加玛丽的声音便响彻了整个管制室。